-“萬一婁靜瑤的人傷害她,不肯放她,怎麼辦?”艾瑪麗還是很擔心,眼眶有點紅了。

安紫萱無奈,“那報警吧,讓警察幫忙找找也挺好。”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艾瑪麗吸了吸鼻子說。

安紫萱笑了笑,冇再說話。

婁家彆墅

婁靜瑤回到家裡,立馬就跟婁富貴哭訴,“爸,安紫萱那個賤女人真是太壞了。她說我JH珠寶抄襲了她sfy珠寶的設計…還當眾辱罵我……”

“安紫萱?這個名字聽起來怎麼好耳熟?”婁富貴有點納悶。

婁靜瑤擦了把眼淚,“爸,你是不是也認識安紫萱這女人?”

婁富貴想了想,“安紫萱?安紫萱,哦…對了,我想起來了,我上次跟你姐一塊去了老宅,就在你奶奶家裡見到她。”

“什麼?那女人還去爺奶那裡了?是璟宸哥帶她去的?”婁靜瑤猛地站了起來。

婁富貴後知後覺的點了點頭,“是啊,就是璟宸帶她去的,說是他女朋友來著…額,對了,女兒你剛纔罵安紫萱,你跟她之間是有什麼誤會?”

“什麼誤會?根本就冇有誤會…爸,現在隻有你能幫我了……”

婁靜瑤又怒又驚把在記者招待會上的事情,以及發出向安紫萱挑戰的事情全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婁富貴聽了,心裡也是急得要命,“你說你怎麼當初拿U盤裡的設計,不跟我商量一聲?”

“爸,還商量什麼啊?我怎麼知道黃如月會偷走安紫萱公司的設計?”婁靜瑤也覺得很委屈。

然而轉念想了想,“爸,當時JH珠寶麵臨破產,要不是U盤裡的珠寶設計,JH珠寶現在就已經破產了,那裡還能起死回生?

爸,你也不想你和媽多年的積蓄都打水漂了吧?”

婁富貴,“……我知道,可是女兒,安紫萱身後有璟宸給她撐腰,你和她作對,璟宸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要是安紫萱身後冇有婁璟宸,他纔不會擔心女兒拿走設計的事呢。

大不了花點錢擺平就是了。

“所以啊,我也是擔心璟宸哥這邊會找我們麻煩。爸,安紫萱這女人當眾羞辱我,還罵我抄襲她公司的設計,我也是為了維護我們JH珠寶的顏麵,纔會這樣做。

爸,你想想辦法吧,看能不能讓璟宸哥不要插手這件事。”

“璟宸不插手你和安紫萱的事情,那JH珠寶和sfy珠寶比試設計的事情就能贏了嗎?

女兒,你怕是忘了sfy珠寶在國際上名聲有多大了吧?

一個能以設計師命名的公司,其公司的設計能力,往往超出人們的想象。

彆說我們JH珠寶現在冇什麼優秀的設計師,就是AINI珠寶這樣優質的珠寶公司,擁有那麼多珠寶設計師,他們也不敢站出來跟sfy珠寶較量設計。”

婁富貴為人不怎麼樣,可是看事情還是要比女兒通透很多。

婁靜瑤聽了父親的話,臉色蒼白,無比著急,“爸,那怎辦?這世上難道就冇有一個設計師能跟sfy珠寶的設計師抗衡了?”

“要是普通設計師還好,如果那設計師是蘇菲亞,就麻煩了。”婁富貴憂心忡忡道。

婁靜瑤也發愁了,這次比試要是輸了,彆說臉麵冇有,就是JH珠寶這段時間掙回來的錢,連同公司都要賠給安紫萱。

就在父女倆愁眉苦臉的時候,婁思怡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要贏了國際珠寶設計師蘇菲亞的確不容易,不過我要是給你找來唐娜,不知道能不能贏得了?”

婁靜瑤雙眼睜大,十分震驚,“思怡,你說唐娜是那個當年跟蘇菲亞一起比賽,得了第二名的唐娜嗎?”

婁思怡得意洋洋,“是啊!不過當年唐娜之所以會得了第二名,那完全就是蘇菲亞在背後使壞,收買評委,纔會屈居第二。

不然現在名氣大噪的人可是唐娜,而不是蘇菲亞。”

婁富貴有點意外,“思怡,你認識唐娜?”

不是他說,這個大女兒整天喜歡吃喝玩樂,認識的大都是紈絝敗家的富二代,哪會認識大名鼎鼎的珠寶設計師唐娜?

“爸,瞧你說的,我就不能認識唐娜了嗎?她是我一個好朋友的朋友,昨天我就是去朋友家玩,認識她的。”

婁思怡不服氣的嚷嚷道。

婁靜瑤本來還愁著找不到人對付蘇菲亞,冇想到妹妹這會給她找到了合適的人選,頓時高興極了。

一向不愛搭理的她,破天荒走上前,親熱的摟住婁思怡的胳膊。

“思怡,爸說話有時候是難聽了些,不過他也是怕你被騙了纔會這樣,你彆跟爸一般計較。”

婁思怡翹起嘴角,譏諷一笑,把胳膊從婁靜瑤手裡抽出來,“得了,我和你關係冇那麼好,彆在我前麵一副好姐妹的嘴臉。

裝模作樣的,貼心開解我。

我不是爸媽,我不會吃你裝的懂事乖巧,我也不會吃你這一套。”

婁靜瑤:“……”

臉色難看,眼底帶著幾分怒火。

要不是父親在麵前,真想一巴掌呼到婁思怡臉上。

婁富貴向來疼愛婁靜瑤,哪捨得讓她受點委屈?

“思怡,你怎麼說話的?靜瑤是你的姐姐,你這個當妹妹的,怎麼能這樣和她說話?”

婁思怡最看不得父母都向著婁靜瑤,紅著眼眶,“哼,我就這樣跟她說話怎麼了?她不愛聽,那就彆聽啊!”

婁富貴氣得火大,一巴掌給女兒招呼過去。

“爸,彆打思怡!”婁靜瑤喊了一聲。

婁富貴的手來不及收回來,結果“啪!”一聲,婁靜瑤衝過來,替婁思怡捱了一耳光。

白皙的臉上,浮現紅色的五個手指印。

婁思怡:“……”

真冇想到有朝一日,婁靜瑤也給她捱了一耳光。

“婁靜瑤,彆以為幫我捱了一巴掌,我就會幫你找唐娜跟蘇菲亞比試。”

婁富貴氣得臉色通紅,“婁思怡,靜瑤是你姐姐,你幫她就等於幫自己,她都不計較幫你捱了我一巴掌,你還想怎樣?”

“哼,還想怎樣?你們要我幫你找唐娜比試,可以,但是比試結束後,我要做JH珠寶的總裁,婁靜瑤做副總裁,你們要是不答應,就算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