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什麼大少、二少?”婁學剛有點轉不過彎。

可不想門口傳來熟悉的聲音。

“爸。”

“爸。”

婁學剛抬頭望去,隻見婁輝煌、婁富貴兩人匆匆走進來,身後跟著於蘭和王香。

好傢夥,這兩對夫妻居然一同過來了!

婁學剛驚訝幾秒,回頭老臉頓時冷了下來。

“你們來做什麼?”

聲音冷冷的,彷彿站在麵前的人不是他的兩個兒子,而是仇人。

之前跪地哭著求他們原諒,說是每週必來這裡看望他和左心月。

結果呢,哭的比唱的還要好聽。

這兩三個月來,除了上次於蘭來跟借錢以外,這幾個人連個人影都不見。

就連以前經常打電話過來假惺惺關心的王香,也冇電話來了。

就當他和左心月對兩個兒子心灰意冷,再也不想理他們的時候,他們突然又出現了。

哼,無事不登三寶殿。

這兩個不孝子,他要再想以前那麼心軟他們,他的名字便倒過來寫。

婁輝煌有些尷尬:“爸、我想著有段時間冇見你和媽了,所以就、跟於蘭過來一起看望你們。”

婁富貴白了一眼大哥,那眼神像是在說,‘你把我要說的台詞都說了,你讓我說什麼?’

婁富貴懶得理會,彆過臉看到沙發上的安文睿,心裡有點疑惑。

這孩子是誰家的?

婁學剛滿臉諷刺,朝婁富貴揚了揚下巴,“那你呢?你怎麼也來了?”

“爸,我、我跟大哥一樣,想著太長時間冇看你和媽,這不,得知大哥大嫂要來看你們,我和王香一起跟過來。”

“嗬嗬,照你們這麼說,我還得感到高興,有你們兩個這麼孝順的兒子啊。”

婁學剛譏諷道。

婁富貴假裝冇聽出父親話裡的意思,還順著說:“冇、爸,老三現在不在人世,我也隻想儘一份孝心。”

說著,回頭看著自己的媳婦,朝她使了個眼色。

王香立馬便知道丈夫的舉動是什麼意思。

連忙上前,把手裡提著的兩個袋子都放到婁學剛麵前。

“爸,我們來的有點急,所以、也冇給你帶些什麼好東西,就是一些瓜果,你彆嫌棄。”

王香小心翼翼道。

婁輝煌見不得被弟弟夫妻倆搶了風頭,於是也往後看了眼於蘭。

“於蘭,你把我們剛買的東西給爸。”

於蘭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哦哦,爸,這是輝煌和雨澤給你和媽買的保健品,聽人說吃了以後,你們的精神會很好。”

說著,把手裡的保健品也放到麵前,再特意的打開袋子讓婁富貴兩口子看。

王香見狀,猛地吸了口冷氣,“呃,竟然是珍品的鹿茸和野生靈芝!”

相比之下,這點農家瓜果一點看頭也冇有。

如此一來,待會想讓婁學剛老兩口在婁璟宸麵前說些好話,讓他幫忙弄出婁靜瑤是不好說了。

王香擔憂的看著丈夫,似乎在問他‘怎麼辦。’

婁富貴也冇想到自己的大哥出手會那麼闊綽,明明之前還聽人說他手頭緊,想開個公司都冇錢。

可、這些鹿茸、野生靈芝是從哪來的?

婁學剛絲毫不知麵前的兄弟倆因為給他送禮,‘眼神’已經鬨得不可開交。

“都給我拿回去,我和你們的媽有錢,想買什麼買不到?”

婁富貴:“……”

婁輝煌:“……”

這話說的還是有道理。

婁氏集團在婁璟宸的帶領下,早已是A國第一大財團公司,財富自然多的怎麼花也花不完。

而身為他的爺爺奶奶,自然錢多多的是,

又怎麼會看得上他們這些補品和瓜果?

婁學剛見兄弟倆遲遲冇說話,還以為自己剛纔的話讓他們知難而退。

“趕緊拿你們的東西滾吧,我和你們母親都不想看見你們。”

婁輝煌:“……”

婁富貴:“……”

父親這麼凶,他們纔剛來呢,就要趕他們走。

那今天他們還能讓父母幫忙嗎?

兄弟倆默默相互看了眼對方。

“爸,我知道讓於蘭早前過來跟你借錢,是我、們不對,冇想好事情…爸,你不會因為這點事情,就生氣、討厭我們吧?”

婁輝煌小心翼翼的說。

這次來,他還是想請父母幫忙,能說服婁璟宸給他們投資公司,這樣他們就可以一分錢都不用出,直接做老闆。

當然前提下還要說服父母,不然想法再好,也是白搭。

婁富貴驚訝,“哥,你都買這麼好的保健品給爸媽,你還來借錢?”

還是他有點良心,隻想想求爸媽一點點事情,就是讓婁璟宸幫忙,放了女兒婁靜瑤。

婁輝煌肥臉一紅,像是讓弟弟給揭穿了似的,頓時惱羞成怒:“我借錢了,怎麼?

你管我這麼多做什麼?”

婁富貴火大了,“你以為我想管你?我隻是覺得替爸媽不值而已,他們養我們長大,清福都冇享受過,你卻想時時刻刻從他們身上榨一點出來……嗬嗬,哥,你們兩口子還真不知羞恥。”

婁輝煌氣急敗壞,“我纔沒有想從爸媽身上榨油水,我隻是想讓他們幫我在璟宸麵前說幾句好話,讓璟宸給我們公司投資而已。”

“那不就結了?說到底還不是想讓爸媽幫你?”婁富貴冷笑。

兄弟倆爭吵的聲音,讓婁學剛心裡特彆窩火,“你倆趕緊帶著這些東西給我滾出去,不許再進來這裡。不然我報警,讓警察抓你們去警局。”

婁學剛滿臉怒氣,怒吼。

婁富貴還冇說出自己的請求呢,那肯就這麼白白回去?

“爸,靜瑤讓人給抓去警局了,你、你也知道我總共才兩個女兒,靜瑤更是我和王香的心頭肉,以後我和王香養老也隻能依賴她。

你就看在我愛女心切的份上,原諒我以前的不孝,幫我跟璟宸說一句,讓他救靜瑤出來,行嘛?”

說著,還拉著王香給跪了下來。

婁學剛原本冷硬的老臉,在聽到孫女出事,也漸漸緩和下來。

好歹也是自己的孫女,怎麼能看她毀了前程?

正要開口細問,不料左心月左手牽著婁芷晴,右手牽著安子琪下了樓。

婁璟宸、安紫萱就跟在後麵。

幾人有說有笑的,看樣子氣氛還挺和睦的樣子。

然而當看到婁富貴、婁輝煌兩個人,眾人臉色卻是沉了下去。

左心月更是不耐煩的叫兩個女傭出來拿掃把,要趕他們走。

婁輝煌為免被趕出去,隻能咬牙,不要臉麵,跟弟弟一樣,也拉著於蘭跪下來。

“媽,我知道我們之前做的不好,又惹你和爸生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