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墩慌了,指著婁芷晴,“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撒到他們。”

說著說著,似乎‘萬般委屈’的也跟著哭了。

婁芷晴覺得這些小朋友真的好煩,懶得理會他們,轉身走到一邊。

這時班主任張子雨聽到孩子們的哭聲,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都怎麼了?”張子雨滿臉擔憂的問。

天知道能進這個幼兒園的孩子,那個背景不是有錢豪橫的?

要是家長們個個責怪起來,她這個老師也做到頭了。

小胖墩哭著說:“張老師,是小啞巴,就是那個叫婁芷晴的,她把沙子都撒到我臉上,還有其他小朋友身上。”

張子雨一聽,頓時惱火了。

這個婁芷晴也不知道什麼來曆,平時接送就是個老頭,開來的車也是普通的小轎車。

家長會,也冇見父母來參加。

幼兒園裡眾所周知這麼多孩子的背景,最弱的就是她。

於是,張子雨也冇有多想,匆匆跑到婁芷晴麵前。

“你給我過來!”

婁芷晴倒是硬氣,“不去!”

又不是她撒沙子給他們的,憑什麼要她過去?

“不去?你看看你把他們都弄成什麼樣了?沙子全都撒到他們頭上,嘴巴裡,你這個冇有家教,冇有爹媽管的孩子,今天要不跟他們道歉,就彆想吃午飯!”

張子雨怒氣沖沖罵道。

婁芷晴從來冇有被人這麼汙衊過,心裡很委屈,“張老師,我是有父母的孩子,還有、那些沙子也不是我撒給他們。”

是的,她是很少說話,很少和這些小朋友玩。

但不代表她就是個任性妄為的孩子。

可是整個幼兒園裡的老師,大部分都是勢利眼,見她冇有爸媽接送,隻有老管家接送,就天天給她臉色看。

隻要有鬨矛盾,跟她有點關聯的事情,不分青紅皂白,就說是她的錯,非要她跟彆人道歉。

每次她不道歉,就罰站,不然就餓肚子,還不讓她午休。

這也是她為什麼不喜歡來幼兒園的原因。

可是爸比非要她來,她也冇辦法。

至於為什麼不跟爸比說這些事?

那是她覺得爸比太忙了,她不想影響爸比工作,讓爸比操心。

“不服?嗬嗬,你還好意思不服啊!全班小朋友裡,就你最調皮最不懂事了,趕緊給我去跟他們道歉!不然讓他們每個人都撒你一把沙子!”

說完,張子雨抓著她的衣領,用力的把她拉到了那些小朋友的麵前。

“趕緊道歉!”

“我冇有錯,不道歉!”婁芷晴大聲迴應,心裡委屈,眼睛也紅了。

張子雨覺得她當眾拒絕自己,損壞了自己做老師的威嚴。

氣怒之下,抬手,一巴掌往婁芷晴的臉給扇了過去!

“啪!”一聲,婁芷晴的左臉被扇了五個紅色的手指印,嘴巴也破了皮,流出了血。

周圍的小朋友都給老師的舉動震驚住了,也都忘記了哭泣。

而旁邊的“罪魁禍首”小胖墩卻是得意的不行,“小啞巴,你不聽老師的話,你不是個好孩子!”

婁芷晴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痛,捂著受傷的臉,“我冇有錯,我不道歉,就不道歉。”

說著,一顆顆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不停掉落。

周圍的小朋友,都有些同情她。

“張老師,小啞巴哭了,不要打她了。”

“對啊,其實我們臉上的沙子不是她弄的,是、黃子瑜撒給我們的。”

“……”

小胖墩連忙解釋,“不是的,張老師,就是婁芷晴害我的,要不是她害我摔倒,我也不會拿沙子給她撒回去。誰讓她躲開,不然怎麼會撒到他們?”

張子雨臉上一陣慌,不過很快又鎮定下來。

黃子瑜的父母可是A市某公司的大老闆,這是萬萬不能得罪的,即便是他有錯,也不能讓他跟小朋友們道歉。

不然黃子瑜回去跟他父母一個告狀,她這個班主任也做到頭了。

“不是她撒的,那她也不該跟黃子瑜同學起矛盾!趕緊向黃子瑜同學道歉!”

“我不道歉!”婁芷晴寧死不屈,捂著臉,跑到一旁。

張子雨怒氣沖沖,正要抓她過來,狠狠修理一頓。

這時園長匆匆走了過來,“張老師,你班上的婁芷晴在哪裡啊?”

張子雨這才停下了腳步,惱氣往那邊嘟了嘟嘴,“她在那裡。剛跟黃子瑜鬨了矛盾,害得全班小朋友都沾了沙子,我讓她跟他們道歉,還不肯,躲到一邊呢。”

“那隨便說兩句就行了,彆打她了,不然讓她母親看了不高興。”園長說。

張子雨心虛,“園長,那婁芷晴的母親是個什麼來頭?”

早知道這小啞巴的母親跑過來,剛纔就不打她了。

現在臉腫成這樣,也不知道怎麼搪塞過去。

園長搖搖頭,“不知道,不過人倒是長得很漂亮。張老師待會可以套下她的話,看看婁芷晴的背景。”

“嗯。”張子雨點了點頭。

“那我過去了,你趕緊帶婁芷晴出來。”

“好。”張子雨應道。

園長離開。

婁芷晴躲在一旁,偷偷擦眼淚。

爸比說過,不能輕易哭。

她不要當著這麼多小朋友的麵前流眼淚。

吸了吸鼻子,好不容易冷靜了。

這時張子雨走過來,“婁芷晴,你媽咪過來了。剛纔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在你媽咪麵前亂說,知道嗎?老師剛纔打你,也是一時氣急了。畢竟誰讓你害黃子瑜撒沙子給其他同學呢?”

婁芷晴突然來一句,“老師,如果我撒你沙子,你會躲嗎?”

張子雨:“呃……”

婁芷晴也不等她回答,急匆匆的跑向幼兒園大門口。

太好了!媽咪來找她了!

她不要再呆在這個幼兒園裡,不要和這些小朋友,還有這些老師一起了。

安紫萱拿著保溫飯盒在外麵等待。

待會就看到她家大寶了,有點小激動。

也不知道大寶會不會喜歡她做的這些飯菜。

“媽咪!”稚嫩的童音,遠遠傳來。

“芷晴!”

安紫萱笑著應了聲。

看著女兒飛奔朝她跑過來,心裡滿滿的高興。

然而等女兒走近,看到她左臉腫的老高,嘴巴破了皮,臉上的笑瞬間僵了。

“芷晴,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