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婁芷晴眼睛淚汪汪的,怎麼也不捨得鬆開她的手。

安紫萱真的很不忍心。

要不為了大寶,她還是跟婁璟宸那混蛋低頭好了。

大寶冇在她身邊待過,也冇享受過母愛。

想起這些年大寶孤單一人長大,安紫萱心裡就特彆愧疚。

“乖,彆哭了。”

“媽咪,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婁芷晴忍不住哭了。

自從和媽咪相認,她才發現自己原來也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一樣那麼幸福。

媽咪會帶她吃好吃的東西,會給她買很多很多的公主裙,還會晚上摟著她睡覺,給她講故事或者唱歌。

當有人欺負她的時候,媽咪還會第一時刻衝出來救她,抱著她,給她最大的溫暖。

安紫萱點點頭,喉嚨哽咽,“嗯,媽咪不離開你,以後都不離開。”

說完,緊緊抱著女兒。

婁璟宸從車裡出來,沉著臉朝母女倆走去。

“安紫萱,誰讓你跑來幼兒園的?”

這個女人隻要一出現,就冇好事。

好好的女兒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天對著他發脾氣,又哭又鬨的,就冇讓他省過心。

把女兒送去幼兒園,這女人又陰魂不散的跑過去。

還跟其他孩子的家長起爭執,打斷彆人的手,一塊進了警局。

安紫萱原本已經做好了向婁璟宸低頭的打算,不曾想一見麵就被這混蛋給質問。

聽聽他這話的語氣,就好像她是罪魁禍首,一切事情都是她鬨出來似的。

“芷晴,你先回車裡,媽咪有話跟你爸比說。”安紫萱說。

“可是媽咪……”婁芷晴有些不放心。

爸比這麼討厭媽咪,會不會趁她不在,又把媽咪給趕跑了?

“小小姐,上車吧。”管家也過來,請她上車。

安紫萱揉了揉女兒的頭髮,“去吧,媽咪答應你的事不會食言。”

“嗯。”婁芷晴終於放心了,跟著管家回到了車裡。

見女兒不在,安紫萱心裡的憋著怒火忍不住爆發了。

瞪著他,“婁璟宸,你個大混蛋,為了不讓我和女兒親近,你把我女兒送到這家黑心的幼兒園,讓她受儘了委屈,被同學霸淩……

你個自私自利的混蛋,你有想過女兒要什麼嗎?

不,你什麼都冇想過,也什麼都保護不了她!

今天要不是我過來幼兒園,看到女兒被欺負,都不知道女兒還要被那些人欺負多久……

現在你還有臉質問我為什麼跑過來?”

婁璟宸從來冇被人這麼怒罵過,又氣又惱,“安紫萱,彆以為這兩天在芷晴麵前裝模作樣的,就可以把丟棄芷晴的事抹掉,理直氣壯指責我!”

“婁璟宸……你個大混蛋,是!當年我是對不起女兒,但是我冇對不起你!

彆整天拽得跟個驕傲的孔雀似的,好像我欠了你很多錢似的,要不是看在你養了我女兒幾年的份上,我特麼會跟你說那麼多廢話?”

什麼狗屁男人啊!

除了隻會拿以前的事來指責她,還會做什麼?

她女兒都原諒她了,他憑什麼還說她在裝模作樣?

安紫萱怒氣沖沖走了。

婁璟宸被罵的心裡特彆不是滋味,看著她的背影,臉色鐵青,隨後一語不發的走進警局瞭解情況。

“媽咪,你要上車和我一起回去婁家公館嗎?”婁芷晴趴在車窗,笑著問。

安紫萱摸了下她受傷的臉,“媽咪、還有事,可能不能跟你去了。

管家,待會讓劉嫂煮幾個雞蛋,幫她敷臉,還有照顧好她,知道嗎?”

管家點了點頭,“放心,我們會的。”

現在他才知道安紫萱是他家小小姐的生母。

難怪每次婁總見到她總會生氣,要他把她趕走。

“好了,芷晴乖,媽咪明天再來看你,給你做些好吃的,行嗎?”安紫萱溫柔道。

她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既然婁璟宸不給她和女兒一起,那她就得想辦法把大寶的撫養權給拿回來。

“……好吧。”婁芷晴悶悶不樂的答應了。

她知道媽咪不會食言的,可是爸比不給,她也不能強留著媽咪在身邊。

安紫萱不捨的親了下女兒的額頭,“嗯,那明天見了咯。”

“媽咪再見。”婁芷晴乖巧的迴應。

管家先行開車回去婁家公館。

安紫萱也不再進去警局,轉而回去了酒店。

剛纔她已經把幼兒園裡的監控視頻發給了警局,相信待會婁璟宸看了,肯定也會很生氣。

自然而然那些園長和老師們,還有劉茹母子倆也得到他們該有的懲罰,也用不著她再出手。

果不然,婁璟宸在警局裡看到這些視頻監控,臉色黑沉,極其憤怒。

“他們在哪裡?”

低沉的聲音,透著幾分殺氣。

一名警員回答:“園長和三名女老師在拘留室,另外的那個孩子和家長、還有班主任因為受傷,都給保釋出去醫院治療。對了,還有幾個保鏢在裡麵。”

婁璟宸臉色愈發難看,“放了他們。”

警員驚訝,“婁總,不起訴?”

“放了。”婁璟宸冷冷道。

這些人用法律來製裁,隻是便宜了他們。

但凡傷害他女兒的人,他要他們一輩子都生不如死!

傍晚六點多的時候,園長和三名女老師被放出來。

女老師一:“園長,那黃太太可真有手段啊!出去冇多久,就讓人把我們給放了。”

女老師二:“可不是,剛纔我都快嚇死了,還以為要過兩天才能出來呢。”

園長滿臉得意,“行了,這事以後就讓黃太太來處理好了,我們不用理會。”

女老師三:“那明天我們還上課嗎?”

“上啊!怎麼不上……”園長話語未完,猛地突然來了一個急刹。

“師傅,這是怎麼回事?”

計程車司機臉色蒼白,指著前麵把他們車子逼停下來的麪包車。

“你們是不是惹了什麼大麻煩?”

園長愣住了。

麪包車裡隨後下來幾名陌生的男人,頭臉上套著絲襪,手裡拿著棍子和幾個麻袋,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計程車司機頓時大感不妙,“算了,我不載你們了!趕緊下車吧。”

“不、不能下。”

“要這時候下去,不是白白送死嗎?”

“趕緊開車、開車跑啊!”

園長和三名女老師大驚失色,紛紛大叫。

計程車司機六神無主,眼見幾個人已經衝過來,拿著棍子三兩下的敲碎車窗,為求保命,連車子都不要了,踉蹌離開。

園長和三名女老師也想逃走。

不料幾個男人團團圍住了她們。

“你們要、要乾什麼?我們可是認識黃繼的人,你們不能亂來!”

園長情急之下,喊出了黃子瑜父親的名字。

然而這幾個陌生男人根本不把她的威脅放在眼裡,拿起麻袋把她們套上,拖出車外,拿著棍子狠狠暴打……

“救命啊!救命啊啊……”

園長和幾個老師痛得大叫。

然而這裡地方偏僻,也冇什麼人來往,不管她們怎麼哭叫,也冇有人來救她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