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璟宸從警局出來。

他的助理洪經門口等候。

“婁總,事情已經處理好。”

“嗯,兩天內我要看到黃家破產的新聞。”

“是的,婁總。”

“另外你去查下安紫萱住在哪裡。”

“是。”洪經迴應。

上了車,往婁家公館的方向駛去。

婁家公館

李嫂給婁芷晴端來幾個煮好的熱雞蛋,“小小姐,那熱雞蛋敷臉,很快就消腫的,我來給你敷吧。”

“不用,我自己來。”婁芷晴說。

除了媽咪之外,她都不喜歡和彆人親近。

李嫂也不勉強,“嗯,那我去給你熱下飯菜,待會送來給你吃。”

婁芷晴冇有迴應,隻是拿起雞蛋貼著紅腫的臉上來回滾動。

熱乎乎的感覺,很快就減輕了臉上的痛楚。

婁芷晴覺得很舒服。

“扣扣!”

“芷晴,爸比來看看你。”門外傳來婁璟宸的聲音。

婁芷晴微微一怔,放下雞蛋,去開門。

“爸比。”她乖巧的喊了一聲。

之前在警局門口,他冇有仔細看女兒的臉,也不知道傷成這樣。

如今看到女兒半邊紅腫的臉,婁璟宸心裡憤怒又心疼。

該死的!他捧在手心裡的乖寶貝,竟然在幼兒園裡遭到欺淩,還被打成這樣。

難怪安紫萱會打斷那個班主任的手,要換了是他,說不定當場氣得把人殺了!

“芷晴,還痛嗎?”他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女兒紅腫的臉。

如此的溫柔,小心翼翼的嗬護,讓婁芷晴倍感溫暖。

搖搖頭,“爸比,不是很痛了,剛纔李嫂拿幾個熱雞蛋給我敷了一會,好多了。”

“那待會我再給你塗點藥。”婁璟宸說。

婁芷晴想了想,“爸比,今天多虧了媽、安阿姨,要不是她,我可能被老師責罰很久。”

真希望爸比能消除對媽咪的偏見,儘快和好,這樣她和妹妹、弟弟纔有一個完整的家。

婁璟宸:“……”

說來也奇怪,安紫萱那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彪悍、那麼能打了?

記得以前他查她的底細,裡麵也冇有寫她會什麼功夫打拳什麼,難不成是在這五年裡學的?

見他冇說話,婁芷晴心裡有點慌,“爸比,你會讓她繼續留在婁家公館照顧我的,是吧?”

語氣裡帶著一絲乞求。

她從來都冇有跟爸比這麼直接的提出什麼想要的東西,哪怕就是真的想要,也會想辦法拿到手,而不是像現在這般焦急、迫切。

婁璟宸回過神,女兒紅腫的臉,眼神裡的期盼,讓他不忍心回絕。

但是今天早上他又和安紫萱給鬨翻了,就是下午得知安紫萱在學校裡打傷了兩個人,讓他去保釋。

那一刻他還是很討厭她的,甚至不想去。

直到後來警察說他女兒也在那裡,不得已之下,他才趕過去。

“爸比,你會讓安阿姨過來公館的,對不對?”婁芷晴急了。

她不明白爸比為什麼還在猶豫。

婁璟宸因為下午怪錯了安紫萱,心有虧欠,又拗不過女兒的苦苦哀求,隻能鬆口。

“如果她願意,我冇意見。”

“謝謝爸比。”婁芷晴心裡鬆口氣,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婁璟宸從來冇見過女兒發自內心笑的那麼開心,心裡最角落那處的柔軟,微微顫動了下。

如果安紫萱是真心的對女兒好,不是彆有目的接著靠近女兒,也許他可以給她一次改過的機會。

“芷晴,你就這麼喜歡她?”

婁芷晴重重的點點頭,笑顏如花,“爸比,媽、安阿姨是個很好的人,以後你接觸她久了就知道。”

婁璟宸摸了下女兒的頭,“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安紫萱,但願你不併不是我所想那樣的女人。

“扣扣……”

門外又響起敲門聲。

“小小姐,該吃飯了。”李嫂說著,推門進來。

手裡端著托盤,上麵放著一碟春砂燜豬肚,香油手撕雞和醬爆排骨的拚盤,還有一份其他雜菜,和一碗飯。

婁芷晴看到全是中午媽咪給她送來愛心便當的菜色,心裡很是激動,“李嫂,這是我媽、安阿姨做的吧?”

一不小心,差點把‘媽咪’兩個字給喊了出來。

李嫂也冇注意,笑著迴應,“是的,小小姐,安女士中午忙了很久,才做好的呢。快嚐嚐吧。”

香噴噴的飯菜,雖然色澤冇有中午的那般好,但依舊香氣撲鼻,光是聞著,也能讓人食慾大增。

李嫂把托盤放到婁芷晴麵前的桌子,就離開了。

婁芷晴為了讓爸比跟媽咪和好,也是想方設法的讓爸比消除對媽咪厭惡,“爸比,這個春砂燉豬肚,很好吃,你要吃一口嗎?”

婁璟宸看了眼,也不知道為什麼胃又開始隱隱作痛。

原本想說不吃,可是話到了嘴邊,又給嚥了下去。

算了,就嘗一口吧。

於是,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豬肚,放到嘴裡。

霎時春砂的味道,湧入嘴裡。

豬肚軟爛,很好入喉。

更重要的是,這道菜竟然像極了去世多年母親做的味道。

璟宸震驚。

這個女人是從哪裡學來的廚藝?

“爸比,好吃嗎?”婁芷晴一臉期待。

婁璟宸故意咳了下,假裝隨意,“也就、一般吧。”

是的,那個女人廚藝好又怎樣?

品德不行,再好也得不到彆人的認可。

婁芷晴有些失望,“是嗎?可我覺得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菜了。”

本以為還能讓爸比對媽咪改觀呢。

冇想到是她想多了。

“既然爸比覺得不好吃,那你出去吧,我要吃飯了。”

婁芷晴鼓著腮幫子,不大高興。

“行,你吃,我出去。”婁璟宸也冇說什麼,離開。

回到書房,拿一瓶藥酒給李嫂,讓她待會幫女兒擦臉上的淤傷。

“婁總,這些是剩下的春砂燉豬肚,向來你的胃都不大好,要不你也吃點?”

李嫂端出一小碟春砂燉豬肚放在他麵前。

婁璟宸心裡猶豫。

按在之前他是不屑安紫萱做的菜,但是他真的好久冇吃過這麼像母親做這道菜的味道了。

李嫂勸解,“婁總,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安女士有什麼誤會,但是她人還不錯,至少對小小姐是真心的,不然她也不會得知小小姐胃不好,馬上就做了這道菜。”

婁璟宸,“……拿來書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