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反應極快,放開小女兒,“快上去房間。”

安子琪連忙跑進去。

安紫萱轉身,往閃光的方向跑過去。

那人趕緊上車,要逃跑。

不料的是,安紫萱猛地一下撲上去!

頓時那人被撲倒地上。

“是誰讓你來跟蹤偷拍我的?”

“不、不知道。”那人慘兮兮的發出聲音。

安紫萱從那人手裡搶過相機,“說不說?”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接到了電話,說是讓我跟蹤你,拍你住在哪裡,他就給我錢。”

“那電話號碼是什麼?”安紫萱繼續逼問。

那人猶豫,“……”

安紫萱見他遲遲不說,便拿著他的相機往地上狠狠一摔!

“啪!”一台好好的相機,就這麼四分五裂的摔爛了。

“我的相機!”那人驚呼,臉上難過極了。

安紫萱冇有半點同情,冷冷道:“趕緊說,再不說把你的手摺斷!”

聲音裡帶著狠戾。

那人嚇了一跳,得知她並不是嘴巴上說說而已,當下也不敢猶豫了,趕緊告訴她電話號碼。

安紫萱這才鬆開他,從地上揀起相機的內存卡,“以後彆讓我再看見你!”

轉身走進酒店。

那人不敢繼續停留,看了眼酒店的名字,默默記在心裡,便趕緊走了。

安紫萱拿著內存卡,上了電梯,回到房間。

安子琪,“媽咪,抓到那個壞人了嗎?”

“嗯,抓到了。”安紫萱拿著內存卡,放到電腦裡檢視,順便也在電腦上輸入那個電話號碼查詢。

很快她通過電腦查到這個號碼是一個叫“洪經”的男人使用。

洪經,婁氏集團的總裁助理,突然找人過來跟蹤她。

這是為什麼?

難不成是婁璟宸讓他這麼做的?

剛萌生的念頭,還冇來得及思考。

手機號碼就響了。

安紫萱低頭一看,來電的正是那個電話號碼。

“喂!”

“你好!安女士,婁總讓我打電話通知你,明天繼續回婁家公館做保姆,照顧小小姐。當然如果你不想去,也沒關係。”

說完,就掛了。

“嘟嘟嘟……”

安紫萱甚至還冇來得及問對方為什麼找人跟蹤偷拍她和二寶。

“媽咪,你怎麼了?臉色為什麼那麼難看?”安子琪看著媽咪臉色凝重,有些擔心。

“子琪,媽咪可能這段時間不能和你住在一塊了!”安紫萱說。

如果婁璟宸真的派人過來查她,那早晚也會查到子琪和文睿,要是讓他知道他倆的存在,必定會想儘辦法從她身邊奪走!

她已經冇有芷晴的撫養權了,不能再失去子琪和文睿。

“媽咪,為什麼啊?”安子琪不解。

“剛纔那人就是你爸比派過來的。”安紫萱也不瞞她。

安子琪有些慌,“那媽咪,爸比是不是知道我了?”

她可不想被臭爸比抓去婁家公館啊!

整天對著臭爸比,不許讓她做這個、那個,像姐姐那般,她肯定會瘋掉。

“應該還不知道。子琪,媽咪待會出去給你找個房子,還有找個阿姨來照顧你,以後讓阿姨來接送你上下學,好嗎?”

安子琪點頭,“嗯,好。不過媽咪,你會經常來看我嗎?”

“當然,媽咪有空就回來陪你。”安紫萱說。

雖然把二寶放在一邊,讓彆人接送,有些對不起二寶,但為了以後,她也隻能這麼做。

“嗯。”安子琪終於放心了。

晚飯過後,安紫萱在中介處連夜找到了房子,連夜就搬了進去。

至於接送的保姆,因為今天在婁家就有找過女傭,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第二天早上,早餐過後,安紫萱送女兒去幼兒園,就在租房處等著保姆過來,叮囑照顧安子琪的飲食起居,還有去幼兒園接送的事。

直到臨近中午,她才匆匆去了婁家公館。

這邊婁芷晴得知媽咪中午過來,老早就讓李嫂做了午飯等她過來一起用餐。

“媽咪,趕快過來我們吃飯吧。”

婁芷晴一見安紫萱,就趕緊跑上去,摟著媽咪的胳膊,拉她進來。

安紫萱欣慰的摸著女兒的頭,“嗯。芷晴真乖,你的臉還痛嗎?”

雖然看著已經消腫了不少,可臉上還有些淤青,安紫萱還是忍不住心疼。

“不痛了,爸比昨晚讓李嫂拿藥酒給我擦了,好多了。”婁芷晴說。

“嗯,那就好。”安紫萱牽著大女兒進屋裡。

李嫂見到她們,也是笑顏逐開,“安女士,你可算來了!小小姐一直在門口等著你,非要等你到才肯進來呢。”

安紫萱聽了,心裡覺得有些虧欠,忍不住輕捏了芷晴的鼻子,“你這孩子,身體虛弱,以後可不許在門口吹風了,知道嘛。”

“嗯,知道了,媽咪。”婁芷晴心裡甜甜的,微笑道。

李嫂看著兩人親昵的舉動,心裡更是暗暗吃驚。

小小姐跟婁總都冇這麼親昵過。

冇想到安女士一來,居然能讓小小姐這麼開心歡喜。

安紫萱突然想到什麼,“芷晴,你這麼喊我,待會讓你爸比聽見,他會生氣的。”

她可不想因為一句稱呼,又讓他給攆了出去。

“媽咪放心,爸比可能知道你要來,老早就去公司了。現在家裡就隻有你和我、還有管家跟李嫂。”

婁芷晴笑著說。

真是太好了,她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媽咪在一起玩耍,不用忌諱爸比高興不高興。

安紫萱總算鬆了口氣,“嗯,那我們進去吃飯。”

“好。”婁芷晴牽著媽咪的手,高高興興去餐廳。

一箇中午,母女倆午飯吃的很開心。

午飯後,婁芷晴帶著媽咪去房間,拿出她獲得的獎牌還有勳章給她看。

“媽咪,這是我以前參加攀爬比賽得到的獎牌,你看看。”

安紫萱拿起來看了下,這是一個金色的獎牌,上麵有一個小人攀爬的圖紋,裡麵還刻著婁芷晴的名字。

“哇,不錯嘛,芷晴你真厲害,子琪可冇獲得過什麼獎項呢。”安紫萱笑著說。

要是安子琪在這裡聽到媽咪這麼說,肯定不服氣,立馬反駁。

婁芷晴驚訝,“為什麼妹妹冇有啊?那弟弟呢?他也冇有嗎?”

“你妹妹整天就喜歡搗蛋,除了電腦之外,她不喜歡上課,也不喜歡這些戶外活動。至於你弟弟,他很安靜,他在音樂和畫畫方麵都很有天賦。我想你應該聽過他的名號。”

“是嗎?那弟弟名號是什麼啊?”婁芷晴更加感興趣了。

安紫萱微笑,“安吉列小王子。”

婁芷晴震驚,不敢相信,“是Y國那個安吉列小王子?”

“嗯。”安紫萱點點頭。

婁芷晴真是驚訝嘴巴都張開了,“媽咪,弟弟這麼牛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