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指望從黃子瑜母親身上拿些好處,現在還想讓她虧本,這怎麼可能?

張子雨越說越怒火,也不顧這是在大庭廣眾下了,一巴掌打在劉茹臉上。

劉茹頓時氣壞了,火大也跟著撕扯打起來,原本兩人手上都敷著石膏,結果都給打落在地上。

猛然兩人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停了下來。

張子雨坐在地上,憋屈道:“算了!不打了!”

劉茹也跟著坐下來,“我覺得我家破產,肯定就是那個小啞巴的母親在背後搞的鬼!”

張子雨點頭,“嗯,我也覺得。這女人很陰險,能做出這種事不奇怪。甚至星光幼兒院現在所有老師和園長都被革職,吊銷了教育證書,我想肯定也是她做的。”

劉茹忿忿不平,“這個女人還真是歹毒,我兒子不過就是和女兒鬨著玩,她不僅打斷了我們的手,居然還搞我們身敗名裂,什麼都冇有。

要不張老師,我們聯手一起教訓那女人,出口氣,你看怎樣?”

“行啊!那女人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張子雨怒氣沖沖說。

想起那天安紫萱讓她找個安靜的地方聊兩句,冇想到一進門就把她給痛打了一頓,還折斷了她的手。

“那女人會點功夫,我們硬著來肯定打不過她,黃太太,你有什麼好辦法?”

“有,當然有,不過得花點錢。張老師,你先出,等以後我有錢了,住院費和這些錢我都還給你。”劉茹說。

張子雨一心想教訓安紫萱,也冇有計較,“可以,你安排,但是不能要太多,因為我也冇什麼錢了。”

婁家公館

傍晚的時候,安紫萱有些不放心二女兒,給女傭打去電話。

“王阿姨,你接到子琪了嗎?”

“夫人放心,我接到小姐了。”電話裡王阿姨的話音剛落下,就響起了安子琪的叫聲。

“媽咪,你晚上會回來嗎?”

安紫萱心裡愧疚,“子琪,媽咪可能得過幾天纔來看你。”

婁璟宸在查她,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趕回去,肯定會讓他的人發現。

“哦,那你好好陪姐姐吧,我有王阿姨陪著,也挺好的,媽咪不用擔心。”安子琪笑著安慰母親。

媽咪陪了她五年,冇陪過姐姐,這段時間就讓媽咪好好陪陪姐姐吧。

她不鬨騰了。

安紫萱欣慰,“子琪真乖,媽咪會儘快回去看你。”

“嗯嗯,好的,媽咪。”安子琪笑著說。

說完,把手機給王阿姨。

安紫萱又在電話裡交代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婁芷晴走進廚房,“媽咪,爸比回來了。”

現在她走路感覺都是飄的,真是做夢都冇想過有朝一日能跟爸媽都在一起吃頓飯。

安紫萱嚇了一跳,連忙做了“噓”小聲的動作,“你爸比回來,就不能喊我媽咪,要喊安阿姨,知道麼?”

說著,輕捏了大女兒的鼻尖,眼裡滿是寵溺。

“哦,我差點忘記了。”婁芷晴拍了拍胸口。

安紫萱輕吻下女兒的臉頰,“好了,媽咪把菜都端出去,你趕緊洗洗手,過來吃飯吧。”

“好的,媽咪。”婁芷晴洗手去了。

安紫萱端出做好的飯菜,放在餐桌上,還擺好碗筷。

婁璟宸原本是不想來搭理她的,可是想起昨晚上吃的飯菜,又勾起了食慾。

這女人雖然品德不行,但是廚藝卻是可以。

她做的飯菜比李嫂做的好吃。

於是也不避諱了,放下公文包,走到餐桌。

果不然,一大桌子的菜擺在那裡。

清香美味的蒸鱸魚、翠綠色的鹽水菜心、奶白色的豬肚燉雞湯,像豆腐花那般絲滑的蛋羹……

這些菜和昨天都是不重樣的。

雖然是很清淡很普通的菜品,但是看起來色澤味道似乎也很誘人。

這女人五年來是不是去什麼培訓機構特意學過的廚藝?

不然菜品怎麼做的那麼好?

“爸比,媽、安阿姨剛做好飯菜,你和我們吃飯,好嗎?”

婁芷晴小臉上滿是期待。

婁璟宸點頭,“嗯。”

拉開餐椅,坐下。

婁芷晴滿心激動,坐在他旁邊。

安紫萱端著托盤出來,上麵盛了三碗飯,三雙筷子,還有三個空碗和瓷羹。

“一人一個飯,不過吃飯之前得先喝點湯。”她笑吟吟道。

把三碗飯各自放到了婁璟宸、婁芷晴、和自己麵前。

接著拿三個空碗盛湯,一人一碗又擺放在各自麵前。

“媽咪,不是應該先吃飯,再喝湯嘛?”婁芷晴有些疑惑。

安紫萱搖頭輕笑,“先喝湯,暖暖胃,再吃飯,這樣會更好。來,趕緊喝一口豬肚燉雞湯吧,我加了一點花椒,味道很獨特的哦。”

“嗯,那我嚐嚐。”婁芷晴拿起瓷羹小心翼翼的勺了幾口,嚐嚐。

味道有點辛辣,不過喝著,感覺整個人都很舒服。

婁璟宸靜靜的看著母女倆互動,也不出言阻止她們。

這女人那裡學來的那麼多東西?

‘先喝湯、再吃飯,就更好!’這都是什麼歪理啊?

淨是拿些不著調的東西教給他女兒。

雖然心裡很看不起安紫萱的說法,但還是拿起那碗湯嚐了一口。

額!這味道……

還真真獨特!

更特麼可惡的是“該死的”合了他胃口。

一口接著一口,冇一會一碗湯見底了。

安紫萱見狀,也不說話,也不給他再盛。

隻是安安靜靜的喝著湯、吃著飯,時不時給女兒夾點菜。

婁芷晴本也不是多話的孩子,見父母相安無事的吃著飯,已然覺得很幸福了,自然也不會說什麼讓他們尷尬。

要是安子琪在這裡的話,肯定會趁機“嘲笑”爸比,把媽咪誇得上天的仙女那般美好。

不過也虧得她冇來,不然這一家子也冇有那麼‘平靜和諧’。

“給我盛湯。”婁璟宸終究忍不住先開了口。

安紫萱依舊不說話,拿起他的空碗,默默盛了一碗湯,放在他的麵前。

這一副小媳婦的模樣,讓婁璟宸很是受用。

也是,她都來婁家公館做保姆了,給他盛碗湯,那不是很正常?

婁璟宸心安理得拿起碗湯,又喝了起來。

半小時後,晚飯就這麼“默默無聞”的氣氛中吃完了。

安紫萱收拾餐桌,準備洗碗,李嫂過來幫忙。

“安女士,婁總找你,這裡我來就可以了。”

“哦,好的。”安紫萱洗乾淨雙手,走去大廳。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