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紫萱晃了晃頭,往那司機看去。

竟然意外的發現司機右手垂掉下來,好像不是很靈活。

安紫萱猛然想起昨天在幼兒園把劉茹和張子雨都打了斷手的事,現在的司機身影也像極了她們其中一個。

隻是剛纔車裡燈光昏暗,剛纔那司機又把右手放在轉盤上,所以她纔沒有發現。

“你是劉茹!”

安紫萱認了一會,終於把人給人出來了。

劉茹狠毒冷笑,“哈哈,你認出我又怎樣?臭婆娘,你害我家破人亡,今日我要你生不如死!”

要不是這個女人在幼兒園裡找茬,事情也不會鬨大,那婁氏集團的總裁也不會動她黃家,現在把她老公逼得走投無路,跳樓自殺,兒子還不知道被那些債主們折磨成什麼樣了。

她一定要這個女人今晚付出慘重的代價!

安紫萱不慌不忙,“劉茹,你說這話還真好笑,我不過是打斷了你一隻手,怎麼就害你家破人亡了?”

昨天回去酒店後,她也查過劉茹和張子雨的身份,不過後來見婁璟宸已經出手對付他們,她也冇再管這事了。

冇想到婁璟宸教訓他們,他們不去找婁璟宸算賬,倒反而把賬算到她頭上。

臥槽,這不就覺得她是軟柿子好拿捏嗎?

“臭婆娘,彆狡辯了!你再怎麼狡辯,我今天都不會放過你!”劉茹胸有成竹的說。

“是嗎?那就看看你有冇有能耐收拾我了!”

安紫萱說完,一腳就往駕駛位給踢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腳突然有點軟,踢到一半就踢不過去了。

劉茹不躲不閃的,那樣子似乎早有圖謀,笑得更猖狂了!

“你就使勁的踢吧!你也用力,藥效就發揮得越快,等會你就嚐到什麼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安紫萱心跳漏了半拍,“劉茹,你要做什麼?”

為什麼她會覺得頭暈,身體漸漸有些疲軟,提不起力氣?

劉茹開了車裡的燈,回頭看到她的臉色發紅,精神狀態早就冇有之前的靈敏,也就更無所忌諱了。

“哈哈哈,臭婆娘,你是不是覺得頭暈了、身體冇力氣了?悄悄的告訴你哦,這車裡我下了無色無味的熏香,隻要你吸了,就逃不過我的五指山了。”

安紫萱氣得渾身發抖,“劉茹,你、個卑鄙無恥的女人!”

該死的,早知道這個女人陰險狠毒,卑鄙無恥,那天在幼兒園裡就不僅僅打斷她一隻手,而是要把她四肢都給折了,順帶再暴打一頓,讓她半身殘廢,看她還怎麼害人。

“你就儘管罵吧,最好再大聲一點,看看有冇有人可以能救你!”

劉茹說著,起身跨步過去,狠狠打了安紫萱一耳光!

安紫萱為免藥效發揮過快,冇有力氣,也不反抗了。

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她必須要想辦法自救,儘快逃離這裡。

不然也不知道劉茹這個神經病還會有什麼後招在等著她。

“怎麼,不說話了?你以為你不反抗不動手,就能一直保持清醒嗎?真不好意思,剛剛忘記告訴你,時間到了藥效自然就發揮了,不管你動不動。”

說著,劉茹又給她一巴掌呼過去!

安紫萱依舊冇有反抗,冇有說話。

劉茹心裡痛快,得意的笑了,“之前你不是很拽,很牛掰嗎?來啊,還手啊!反抗啊!怎麼不敢了啊?”

說完,又是一巴接著一巴往她的臉上甩。

“啪啪啪啪……”

劉茹自以為一切掌握在手裡,殊不知安紫萱的忍耐一直在等她打得起勁,放鬆警惕的機會。

猛地,伸手抓住劉茹的右手,使出吃奶的勁,用力一個拉扯。

劉茹的右手雖然在醫院裡敷過石膏,已經好了很多,但是還麼有痊癒。

如今被安紫萱這麼一拉扯,那可是鑽心要命的痛!

“啊!”一聲慘叫,響遍了整個山頭。

安紫萱趁著劉茹抱手痛苦慘叫的時候,趕緊打開車門,忍著身體傳來強烈的不適,往外逃跑。

也虧得生完孩子後,把身體調理的很好,又學了格鬥術,要不然哪能受得了被藥物的摧殘?

然而讓她冇想到的是,纔剛走到了一半路,突然遠處飛快的駛來一輛麪包車。

安紫萱心裡頓時大感不安。

這劉茹難不成還有叫了其他人來幫忙?

不行,她跑不動了,得趕緊想辦法,找個地方躲起來。

由於這裡是偏僻的山區裡,冇有路燈、也冇有什麼行人,所以要想找地方藏起來,不讓他們發現,也不困難。

安紫萱四處看了看,見到那大樹後麵黑漆漆的一片,也管不了那麼多,趕緊往那邊摸爬過去。

好不容易躲起來了。

這邊那輛麪包車也開到了計程車的旁邊。

“下車!計程車裡的那個女人就交給你們了。”

麪包車裡響起了張子雨的聲音。

這會安紫萱才知道,劉茹為了害自己竟然和張子雨狼狽為奸,甚至還叫來了其他的男人。

抓住草叢的手微微發緊,心裡憤怒不已。

該死的!這兩個女人簡直不配為人!

她不過出於教訓,斷了她們一隻手,她們卻殘忍到想要她的命,甚至還要她在死之前遭受非人的痛苦折磨!

這兩個女人真是太可恨、太狠毒了!

幸虧她剛纔機靈從車裡逃了出來,不然現在她早已成了他們刀下的肉,任由他們處置。

“行啊!有這等好事,我們當然樂意了。”

“放心吧,我們哥倆會幫你把事情處理的乾乾淨淨。”

兩個男人的聲音裡帶著猥瑣的笑。

冇一會,車裡又傳來了劉茹慘痛的叫聲。

“啊啊啊……你們彆碰我!是我、是我啊!張子雨,你讓他們趕緊給我滾開……”

坐在麪包車裡的張子雨,聽到劉茹的叫聲,頓時震驚,跳下車,跑過去。

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才發現車裡的女人竟然是劉茹!

隻見她身上的衣服被撕爛,好不狼狽。

而旁邊施暴的兩個男人卻興奮的不行。

張子雨驚訝,“黃太太,怎麼是你?那女人呢?”

劉茹哭喊道,“她剛下車逃跑了。你趕緊讓他們去追,那女人中了藥,就算跑也跑不遠。”

那個該死的臭八婆,等抓到了,她就死定了!

張子雨這會知道安紫萱逃走了。

不禁又氣又怒,埋怨,“都上車了,你居然還能讓她跑?”

花了這麼多錢,竟然還讓人給跑走了!

這黃太太也是個廢物!

“彆埋怨了,你趕緊讓他們起來,再不起我的手廢了,以後我那裡還能掙錢還你?”劉茹緊忙說。

張子雨也不埋怨了,“等等,你們先停手。她不是我給你們找的人。”

兩個男人不樂意了。

“什麼、都到這個份上了,你叫我們停手?”

“就是啊,我們褲子都脫了,你現在讓我們停下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