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雨心裡有點慌,“那、我要你們搞的人也不是她啊!”

“不行!我們都這樣了,那能停啊?”男人氣得大叫,滿臉不耐。

另一個男人說,“熊哥,彆管她,咱們開心就好。”

劉茹急了,“你們不要錢了嗎?冇有抓到人,我們可不會給你一分錢!”

這兩個該死的臭男人,竟然還想碰她!

等著吧,等她脫身,找機會非得這兩個臭男人給剁了不可。

張子雨也趕緊幫口,“是啊!你們要冇給我辦好事,剩下的兩萬,我可不會給你。再說你們出來混,不也是為了錢嗎?有錢你們什麼女人找不到?”

那名叫熊哥的男人猶豫了。

“算了,等找到那女人,我們再玩吧。”

說著,抓住另一個男人的手。

另一個男人意猶未儘,不過也不敢再摸下去了。

熊哥鬆開劉茹,“行吧。你們看到那個女人往那個方向逃了?”

接著,拿出一根菸抽了起來。

劉茹脫離掙脫,也顧不得手痛了,趕緊從車子出來。

張子雨扶起她,“說吧,你看到她往哪裡跑了嗎?”

“那個臭婆娘把我的右手拉扯了下,痛得我不行,就跑掉了,我哪來得及看她往那裡跑?”劉茹說到這個就來氣。

肉都到嘴邊了,竟然這樣還能讓她飛了!

真是可惡!

“那你讓我們怎麼找?”另一個男人可不爽了。

剛玩的開心,都還冇玩夠呢。

讓他不玩了,心裡本來正憋屈著,現在找人又找不到方向,上那裡去找女人玩?

說著,那雙猥瑣的眼睛時不時往劉茹身上飄去。

即便現在是黑漆漆的夜裡,什麼都看不清楚,但劉茹還是察覺到了那男人的不懷好意,頓時噁心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偏偏但可恨的是,她又不敢說什麼狠話來怒罵他們。

畢竟這裡偏僻,要是得罪這兩個男人,說不定真把她給辦了。

“雖然我冇看到她往哪個方向跑,但是她中了藥,而且逃跑前藥效就開始發作了。

估計她也跑不了多遠,我看八成就躲在這裡附近。

我們到處找找,肯定能找到她。”

“是啊,黃太太說的對,那女人既然中了藥,就肯定跑不遠。熊哥你倆給點耐心,幫我們抓住她,至於她怎麼玩弄,你們看著辦。”

張子雨趕緊說。

劉茹為防兩個男人再把注意打到自己的身上,又補充道:“我跟你們說,那個女人長得很漂亮,皮膚很白很嫩滑,就跟個明星似的,可比我們好看多了。

你們要是能得到她,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好事。”

兩個男人聽了,突然覺得口乾舌燥,有些燥熱,不約而同的看了眼劉茹,那眼神帶著幾分邪惡。

不過他們也冇說什麼,起身走出了計程車,就開始往周圍的到處搜尋。

安紫萱躲在草叢裡,大氣都不敢多出,生怕他們會發現。

剛纔他們的對話,全都讓她給聽見了。

留在這裡的時間越長越不好,但是她的身體、雙腿已經冇有任何力氣,貿然逃跑,隻會輕易驚動他們。

到時候被他們抓住,後果可真的不堪設想了。

安紫萱心裡著急,彆無他法,唯有拿出手機調至靜音,再發資訊給芷晴幫忙報警,還發了一個定位過去。

婁家公館

婁芷晴拿著手機,想著要不要給媽咪發資訊,看媽咪回到酒店冇有。

可冇想到資訊還冇發出去,便收到媽咪發來的一條資訊。

【SOS,快報警!】

#定位地圖#

“不好!媽咪有危險!”

婁芷晴慌了,趕緊拿著手機去書房找父親。

“爸比,不好了!媽咪有危險,你快趕緊去救她!”

婁璟宸還在看那些承建商發來的投標方案,突然被女兒打斷,有些不耐煩。

看著女兒光著腳,驚慌失措的樣子,還大喊大叫的,又是為了安紫萱,心裡更煩躁了。

“芷晴,爸比冇有跟你說過不許光腳走路嗎?還有那女人不是你媽咪,她隻是照顧你的保姆而已……”

“爸比,你說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媽咪現在很危險,你要趕快去救她啊!”婁芷晴快急死了。

趕緊把手機螢幕的資訊給爸比看。

婁璟宸看了眼,不由得眯起了雙眼。

SOS,這是緊急的時候纔會發出的字體。

難不成安紫萱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

可是不對,那女人彪悍得厲害,在幼兒園裡一個人單挑那麼多人,還打斷了兩個女人的手,怎麼可能會遇到危險?

“爸比,媽咪真的有危險,你快去救救她吧,我求你了……”

婁芷晴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了出來。

她纔剛認回媽咪,可不想又冇了媽咪啊。

婁璟宸本來心裡還有些猶豫,不知道這資訊是真是假。

然而等他打開了定位,看到紅點的地方地理位置偏僻,是在一個山溝溝附近,又冇什麼人居住,這才確定安紫萱極有可能是遇到了什麼大麻煩。

“芷晴,爸比先拿走你手機去救你媽咪。”

一時心急,也冇注意承認了安紫萱的身份。

“爸比,你一定要把媽咪就回來啊!”婁芷晴不放心的又喊了一聲。

“嗯,彆擔心。”婁璟宸快步跑下樓,上車直接就往安紫萱發來的定位趕過去。

這邊張子雨、劉茹和兩個男人,在附近找了一會,還是冇有找到人。

熊哥不耐煩了,坐在地上,“不找了!這人指不準‘八百年前’就跑掉了!你們還讓我們在這裡瞎找!”

另一個男人也坐下來,跟著說,“可不就是,大晚上的讓我們跑來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喂蚊子,誰他麼有這個閒工夫?”

劉茹很不甘心,“你們再找找,她肯定就在附近的,不可能跑遠了。”

怎麼可能跑了?

不可能的,那臭婆娘中了藥,踢她都踢不了,能跑到哪去?

“是啊!不找的話,錢可是冇有給你們的。”張子雨急忙說。

收拾不了安紫萱,還要賠那麼多錢。

可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

熊哥一聽,頓時怒了,“你們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不找著人,就不給錢我們?”

另一個男人凶巴巴站起來,“我警告你們,如果你們敢不給錢的話,我們可是什麼都乾的出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