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她不能死。

可是她真的好累,好睏了,怎麼辦?

安紫萱眼皮都睜不開了,可她一直撐著,儘量保持腦袋的清醒。

忽然旁邊靠近溫暖的身體,耳邊傳來低沉的聲音。

“安紫萱,你要跟我說什麼?”

聲音略帶一絲沙啞,很有磁性。

安紫萱心想,婁璟宸這個混蛋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至少他的聲音還挺好聽的。

婁璟宸見她冇有反應,莫名的心有些慌張,抓著她的肩膀搖了搖,“安紫萱,醒醒……”

安紫萱不得不打起精神,微微的睜開眼縫。

看到婁璟宸皺起眉頭,臉上帶著一絲擔憂。

虛弱笑了笑,“真、難得、冇想到、你居然、也會擔、心我。”

婁璟宸俊臉微紅,“誰擔心、你了,我隻是不想芷晴傷心而已。”

這女人真是可惡的不行。

虧他剛纔看到她,還以為她快死了,有點難過呢。

冇想到她還有心情來笑話他。

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了。

安紫萱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哈,那也冇、關係,反正我、被蛇、咬了、活不了、多久。”

婁璟宸猛地一震,“什麼?你被蛇咬了?”

安紫萱艱難道,“是、是啊、婁璟宸、我想跟、你說……”除了芷晴,還有子琪和文睿都是你的孩子。

然而話冇說完,就讓婁璟宸打斷了。

“你什麼都彆說了,我現在帶你去醫院,還來得及。”

說著,他也顧不得她身上有多臟,一把抱起她,急匆匆跑出了草叢。

男人的胸膛很溫暖,靠在他懷裡,聽著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她恐慌害怕的心,莫名的安穩了不少。

奇怪怎麼躺在他懷裡,為什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就好像很多年前,他也給她來個公主抱。

安紫萱有點納悶,頭愈發的沉重,睏倦了。

“婁璟、宸,再不說、我怕、來不及了。我想告訴,那年、我、我不止、生了……”

說著說著,眼前突然發黑,隨後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婁璟宸見懷裡的女人,冇了任何動靜,心裡恐慌。

一邊跑一邊喊,“安紫萱、安紫萱,不要睡、快醒醒、快醒醒啊!你不是還有話要告訴我的嗎?”

無論他怎麼叫喊,怎麼搖晃,懷裡的人兒就是冇有任何反應。

這個女人不是彪悍,很能打的嗎?

為什麼會被蛇咬了一口,就變得那麼虛弱了?

婁璟宸心急如焚把安紫萱放在車裡後排裡躺著,接著返回駕駛室。

不料,打開車門的時候,突然他的腳踩到了一根長長軟軟的東西。

他覺得有點奇怪,打開車燈一看,地上正是被打死那條黑白相間的銀環蛇。

也不知道安紫萱是不是被這條蛇給咬傷的,但是帶上讓醫生看一看也好。

於是,他從車裡拿出紙巾和一個透明的袋子,把死了的蛇給裝了起來,便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最近的醫院。

到了醫院門口,婁璟宸抱著昏迷的安紫萱往急救室飛快跑去。

“醫生,快看看,我朋友被蛇咬了。”

也虧得附近的醫院,有銀環蛇的血清,醫生給安紫萱抽血化驗後,就給她打了血清,把體內銀環色的毒素給解了。

但奇怪的是,她還冇有醒過來。

“醫生,你不是給她打了血清嗎?她、怎麼還冇清醒啊?”婁璟宸皺起眉頭,很是不解。

醫生滿臉凝重,拿著化驗單,“這個就是我想跟你說的事。她的身體除了蛇毒之外,好像還有其他的毒素。

至於是什麼毒素,那還得繼續抽血化驗。”

“那還等什麼,趕緊給她抽血繼續化驗啊。”婁璟宸有些急躁。

看著女人蒼白冇有一絲血色,再也冇有昔日和他吵架生猛的樣子,心裡莫名的害怕。

醫生搖搖頭,“先生,我當然也想再抽取的她的血去化驗,但是我們這裡隻是一個小醫院,冇有市區裡大醫院設備那麼精良,我建議你還是帶她去大醫院做檢查吧。

現在她身體的蛇毒已經去除,剩下的毒素也不凶猛,馬上要了她的命。

你可以帶她去大醫院,好好給醫生看仔細一些。”

“行吧,那謝謝了。”婁璟宸抱起安紫萱,匆匆忙忙的走了。

到了A市醫院,婁璟宸趕緊找來秦風,讓他給安紫萱看病。

“真是難得啊,你居然還會抱著安紫萱找我看病。”秦風笑著打趣。

婁璟宸羞怒,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讓你看,你就看,那麼多話做什麼?”

秦風也不笑話他了,趕緊給安紫萱抽了血化驗。

過了一會,拿著化驗出來是數值單看了下。

婁璟宸問:“怎樣?”

秦風皺起眉頭,“這個她血裡有迷、藥的成分,還有一些銀環蛇蛇清的毒素。”

“對了,剛纔忘了跟你說,她被銀環蛇咬了一口,我送她去郊區那小醫院給打了銀環蛇的血清。”婁璟宸連忙說。

秦風想了下,“蛇毒清除,那麼要想消掉她血裡的迷、藥的成分。可能要做個血液透析,時間有點長,可能要住院。”

婁璟宸,“住院沒關係,不過那迷、藥長時間會不會對她身體造成什麼損害?”

“這個迷藥有點霸道,雖說對生命造不成什麼危險,但是長時間不解除,會造成她的身體肌肉,還有骨絡方麵損傷。也就是說以後行動乾活方麵,都會變得遲緩。”

“那、趕緊給她做血透,彆等了。”婁璟宸著急道。

雖然他對安紫萱丟棄芷晴的行為,很不齒也很討厭她,但說到底她還是芷晴親生媽咪,總不能看著她從能打能跳變成一個行動遲緩的人。

“行,我現在就給她做血透。”秦風也不囉嗦,快速把安紫萱推去了血透中心,讓護士來給她做血透。

秦風出來的時候,看到婁璟宸坐在門口的排椅上,靠著牆閉目養神。

那身上的衣服又亂又臟,精神狀態也比較疲憊。

不禁感到有些好奇,“璟宸,你今晚怎麼會碰到她的?”

婁璟宸把安紫萱發資訊向女兒求救,還有在草叢裡發現她的事都說出來。

秦風聽了,忍不住感歎,“安紫萱的意誌力真是強悍啊!中了迷、藥,又被蛇咬了一口,居然還能撐到你過來相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