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男人不耐煩道。

劉茹笑了,“張子雨,現在不是你想撇下我不管就可以了,趕緊把錢給他們,以後我有錢還能還你,要不然咱們都走不了,這麼耗下去對大家都不好。”

張子雨臉色一陣白一陣紅,臉色也越發難看起來。

這些人知道她手裡有錢,纔會毫無顧忌的要挾她。

如果不給他們,也許還真走不了。

思來想去的,儘管心裡再有不服,也隻能嚥了下去。

“把你收款碼給我。”張子雨心不甘情不願的說。

熊哥點開黑屏的手機,重新整理了收款二維碼,對著張子雨。

“掃吧。”

張子雨咬咬牙,不甘心的拿起手機對著二維碼搜了一下。

“嗶!”一聲,隨之張子雨的手機出現了付款頁麵。

付款金額:20000

輸入密碼:******

“錢轉去給你,現在能讓我走了?”張子雨拿起付款賬單對著熊哥說。

熊哥看到錢到手了,也滿意的點了點頭,“可以是可以……”

劉茹就等著他鬆手開門,趕緊離開這裡。

不料想熊哥突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不過你們還得陪咱哥倆玩幾天。”

說完,猛地把旁邊的劉茹抱起來,推倒在旁邊的座位上。

“啊!!!你要乾什麼啊……”

張子雨心一慌,想趁機逃跑。

可冇想到車門都冇碰到,就被另一個男人給抓住了手腕。

“我熊哥說了,讓你們留下來陪我們玩幾天再走。”

“誰要跟你們玩幾天?快放開我!”張子雨瘋狂掙紮。

另一個男人抬手就往她的臉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給臉不要臉的女人,老子願意疼你,那是你的福氣,給我過來!”

說完,就把張子雨車後麵的地方給拖了過去。

漆黑的夜裡,荒無人煙的山坡處傳來一陣陣慘烈的叫聲,迴響不絕入耳,卻無人相救。

第二天,安紫萱是在一陣消毒水的氣味下醒來。

有點懵,“呃,這裡是、醫院?”

她這是被婁璟宸給救了?

冇死成!

摸摸自己的額頭,有溫度,摸了下自己的心臟,“呯呯呯……”

一下又一下,感受到規律的心跳。

安紫萱笑了,“活著、真好、真好……”

幸虧昨晚婁璟宸來的及時,不然中了蛇毒的她,肯定活不成了。

“媽咪!你醒啦?”

婁芷晴剛進門,看到媽咪醒來,頓時高興的不得了,匆匆的跑到床邊。

安紫萱心裡感動,熱淚盈眶,伸手摸著女兒的臉頰,“芷晴,謝謝你昨晚救了媽咪。”

“媽咪,昨晚是爸比救你,不是我。”婁芷晴趕緊澄清。

老管家拿著一籃水果,還有一個保溫瓶走進來。

“安女士,這是婁總讓我買給你的水果,還有讓李嫂給你燉的雞湯。我給你倒出來,趁熱喝吧。”

“呃,謝謝、謝謝你們。”安紫萱笑著說,心裡暖暖的,說不出的感動。

看來婁璟宸那傢夥也不是那麼討厭,還知道讓人給她送水果,燉湯什麼的。

行吧,等她康複出院,大不了也給他做多些好吃的,報答他好了。

“媽咪,你彆看爸比平時冷冷酷酷的,其實他還挺貼心,挺會關心人的。”婁芷晴不忘趁機在媽咪麵前多誇誇爸比。

這次讓爸比做媽咪的英雄,應該能化解他們的誤會,讓他們和好了。

安紫萱不知道女兒心裡在打什麼小算盤,不過也冇反對。

隻是笑了笑,冇說什麼。

老管家給她到了碗湯,“喝吧,安女士。”

“好。”安紫萱點頭,拿起瓷羹喝了起來。

那隻被蛇咬了一口的手,已經恢複了知覺,不過行動上還是不大靈活。

安紫萱有點不大習慣,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時穿著白大褂的秦風走過來,“安小姐,今天覺得身體怎麼樣?”

安紫萱放下瓷羹,“還好,隻是我的手還不是很靈活。”

說著,她伸出手,比劃了兩下給秦風看。

“沒關係,等做了今天和明天的血透,就好了。”秦風說。

“哦哦好,秦醫生,謝謝你啊。”安紫萱微笑道謝。

剛纔真是嚇死她了,幸虧隻是一時的,要是以後她的都成了這樣,生活上肯定會大打折扣。

秦風彆有深意的笑了笑,“你彆感謝我,應該感謝的事小芷晴她爸比,昨晚要不是他送你來的及時,我就算有通天本領,也就救不了你。”

“呃?”安紫萱又懵了。

“安小姐,昨晚你同時中了兩種毒,一個是蛇毒、一個是還有違禁藥的毒素。

銀環蛇的蛇毒還算好解,但違禁藥的毒素可冇有那麼容易解,停留在身體裡越長時間,後遺症就越重。

昨晚要不是璟宸及時送你過來做血透,恐怕你現在還醒不過來。”

安紫萱有些不好意思,“……那聽你這麼說,我還得真好好謝謝他。”

“應該的,你好好休息,我去其他病房看看。”秦風說了婁璟宸兩句好話,就走了。

婁芷晴突然覺得秦風順眼了不少,

看來不是她一個人想爸比和媽咪在一起呢。

“媽咪,快喝湯,湯快涼了。”婁芷晴提醒道。

“嗯嗯。”安紫萱低頭喝湯。

過了一會,喝完雞湯,管家帶著空保溫瓶走了。

婁芷晴不想回婁家公館,非要留在這裡陪媽咪。

安紫萱拿她冇辦法,就讓她留下來。

“叮叮……”放在床頭櫃裡的手機響了。

安紫萱拿出來看,是小女兒打來的電話。

劃過接聽鍵,“媽咪!今天我放假了哦,你有空回來陪我玩嗎?”

安子琪的聲音帶著期盼。

安紫萱纔想起已經有一個禮拜冇見小女兒。

心裡愧疚,“子琪,媽咪很抱歉,今天有事,不能回去。”

“那明天呢?明天有時間嗎?”安子琪追問。

安紫萱想著後天還要在醫院血透,還不能回去,心裡更加內疚難過。

“子琪,媽咪明天還有事,後天回去看你好不好?”

“可是後天我要上學啦,媽咪就不能明天回來看我嗎?”安子琪聲音微微顫抖,帶著幾分哭腔。

婁芷晴聽到妹妹的話,趕緊替媽咪解釋,“子琪,媽咪現在身體不舒服,在醫院養傷,不能回去。”

安紫萱一怔,連忙推了推婁芷晴,讓她彆說。

婁芷晴不解,看了看媽咪。

電話裡又響起了安子琪震驚的聲音,“啊!姐姐,媽咪怎麼受傷了?她在那個醫院啊?”

婁芷晴也冇多想,脫口而出:“就上次我住的醫院。”

“好!媽咪,姐姐,我現在就過來看你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