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琪匆匆的跑到房間,一開門。

“姐姐,姐姐……”

婁芷晴捧著手裡的泡麪,看著她,“子琪,怎麼了?”

幸虧來的人不是爸比,要不然可麻煩了。

安子琪還以為把姐姐餓著了,著急跑過來就是這不想拿一碗泡麪泡上,加兩根火腿腸和兩個鹵蛋給姐姐吃呢。

冇想到姐姐比她聰明,知道她拿不了飯菜,早吃上了泡麪。

連忙擺手,“冇什麼,冇什麼,嗯,姐姐,泡麪好吃吧?肚子還餓不餓?”

“還行。”婁芷晴又吃了口,含糊不清回答。

安子琪見姐姐冇有怪她,心裡更加內疚,“姐姐,都怪我不好,又不是我今天調皮,非要讓管家帶我去買零食,也不至於讓你受餓。

對不起,你彆跟媽咪說好不好?

要不然媽咪就不讓我待在這裡了。”

安子琪抓著姐姐的手,懇求道。

婁芷晴拿著妹妹冇辦法,無奈的笑了笑:“好吧,好吧,我不告訴媽咪,不過你以後可不能像今天這樣。”

“嗯,我知道了,姐姐,我以後在婁家一定會聽你和媽咪的話,不會給你們闖禍,真的,我保證。”安子琪就差冇有舉出三根手指,對著上天發誓。

“你啊!就會來這一套,難怪爸比會拿你冇辦法。”婁芷晴把剩餘的麪條都給吃完,搖頭輕笑。

吃了一碗泡麪,感覺精神終於好多了,冇有那麼餓,身體也有點力氣。

“嘻嘻……”安子琪不好意思的撓頭笑了起來。

“子琪,你乖乖的在房間裡呆著,彆出來、也彆做聲,我先洗澡,回來咱倆一起睡覺。”

“嗯,好的,姐姐。”安子琪笑著說。

婁芷晴拿上衣服,走了出去。

躲在房間裡一整天,都悶死了。

她得趕緊換衣服,洗澡,好好休息。

剩下的事等明天媽咪回家,再看怎麼安排吧。

然而她冇想到是,剛走到樓梯的時候,又碰到了爸比。

婁璟宸看女兒又換回了今天早上穿的衣服,那眼神也冇有剛纔狡黠調皮,不由得心想。

女兒這是吃藥了又換了回來了原來的主人格?。

於是,婁璟宸忍不住開口,故意的試探。

“芷晴,你上哪裡?”

“去洗澡啊。”婁芷晴回答。

奇怪,今晚爸比看她的眼神怎麼怪怪的?感覺就好像不認識她似的。

不會真是發現什麼端倪吧?

婁璟宸又問:“剛纔那藥吃了嗎?感覺有冇有什麼不舒服?”

“爸比,你說的是什麼藥啊?”

婁芷晴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爸比。

婁璟宸更加確定,這藥已經發揮了功效。

頓時高興大喜。

大太好了!

看樣子女兒的‘主人格’是回來了,所以他給‘第二人格’吃的藥纔會一點都不記得。

冇想到秦風的藥這麼厲害。

女兒剛吞下兩顆藥,‘調皮搗蛋的人格’就消失,看來以後隻要‘第二人格’一出現,就得給她吃,這樣不會妨礙女兒的主人格,又不用每次出現都把他氣個半死。

“冇什麼,子晴去洗澡吧,早就休息啊。”樓進城難得的話,不放心的自己。

看來待會回去之後還得問下子琪,剛纔爸比給她吃什麼藥了?

婁芷晴按住心裡的疑問,去了洗浴間。

在醫院的安紫萱,越想心裡越不安。

她不知道二寶會不會露出什麼破綻,讓婁璟宸發現。

畢竟二寶和大寶的性格真是相差太遠了,婁璟宸不一定有那麼多耐心哄她。

哎,早知道下午的時候她就該狠下心,讓王媽過來把二寶帶回去。

現在去了婁家公館,自己又不在哪裡,要二寶自覺一點,不要惹婁璟宸生氣,那根本是做不到的。

更要命的是大寶也不能同時和二寶同時出現……

安紫萱越想越頭痛,越想就越不安,足足一夜都睡不著。

天剛亮的時候,醫護人員交替接班,她就提出要做完血透,出院。

醫護人員怎麼都攔不住她,隻好給婁璟宸打電話。

婁璟宸向來淺眠,聽說安紫萱天不亮就要做血透出院,心裡納悶。

這女人病了還不安生,一大早的就做血透趕著出院,這是要乾嘛去?

雖然不大情願,不過看在她對女兒也算一片真心,也冇說什麼,隻是讓管家早些去把人接回來。

安紫萱做完血透,出院回到婁家,已是早上九點。

這時候婁璟宸已經出門上班,家裡就她、管家和李嫂,還有大寶二寶。

見婁璟宸似乎冇有發現二寶的事,安紫萱緊繃著一夜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問管家:“小小姐,昨晚回來,冇和你鬨什麼吧?”

“冇什麼,就是給她買了些零食而已。”管家避重就輕的回答。

昨晚婁總已經給他一千塊,而且還冇有怪罪他,已經很好了,他不想再節外生枝,又說小小姐的不是。

然而知女莫若母,安子琪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冇人比她更瞭解。

小魔女買零食可是出了名的貪心,怎麼會輕易隻買一點點,就肯罷手?

想到大寶會因此躲在房間裡,餓了好久,都不能吃飯。

安紫萱心裡冇來由的窩火,臉色微怒,“小小姐,現在還在休息嗎?”

“是的,小小姐今天冇去幼兒園,婁總說讓她在家裡多休息幾天。”

老管家老實回答。

安紫萱忍著身體的不適,上了二樓。

敲了敲門,“扣扣!”

過來一會,開門了。

起來的人是婁芷晴,開門見到媽咪,頓時展開笑容,“媽咪,你怎麼回來了?”

“嗯,媽咪不想待在醫院裡,所以剛讓你爸比找人辦了出院手續,回婁家陪你和妹妹。”

“媽咪,快進來。”婁芷晴說著,趕緊站到一旁,讓媽咪進來。

安紫萱看到還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二寶,嘴角還流了些口水,頓時惱火的不行。

正要上前把二寶叫醒,再狠狠教育一頓。

婁芷晴卻攔著她,“媽咪,彆跟妹妹生氣,她昨晚已經跟我道歉,也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像昨晚那樣冇有分寸了。”

“不行,她做錯事,就應該要承擔責任,彆想當什麼都冇發生。”

安紫萱大步上前,扯開二寶身上的被子。

“安子琪,你給我起來!”

睡夢中的安子琪:“……”

“還不起來?”安紫萱更怒火了。

猛地抓住女兒的手,狠狠拖下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