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朋友們你一言我一語,很快就把事情給交代清楚。

班主任臉色難看,很凝重。“劉大勇,你跟我出來!”

剛送到校醫室,於沉的情況很不妙,已經痛的昏迷過去。

現在要趕去把於沉送去醫院急救,看能不能救回來,要是救不回來的話,不僅劉大勇有問題,就是幼兒園出事故,她這個班主任的也逃不了乾係。

劉大勇身體不停發抖,心裡慌張害怕。

可儘管如此,嘴巴還嚷嚷著:“為什麼要我一個人去呀?這事又不止我一個人的錯,要不是婁芷晴處處挑釁我,我也不會氣得出手傷人。”

說著說著,又有底氣了。

班主任氣急,“你說的還有理了?你知道於沉現在被你打成什麼樣嗎?

你趕緊給我出來,再不出來,等於沉的媽媽過來,你就死定了,就是你爸媽都救不了你。”

班主任火大,一把抓住劉大勇的胳膊,硬是拖著他出去。

雖然劉大勇是個頭大塊的小胖子,但怎麼說也是個孩子,班主任這麼說,頓時害怕的六神無主,就這麼被拉出了教室。

安子琪雖然冇有讓班主任帶走,但她心裡也很不安。

儘管事情的起因錯不在她,但不管怎樣,於沉也等於替她捱了劉大勇的一拳。

如此悶悶不樂,也冇什麼心情玩耍了。

王美美想和她玩,她也不怎麼搭理。

婁家公館

安紫萱決定中午去幼兒園給二寶送飯。

雖然她知道二寶聰明機靈,不會在幼兒園裡吃虧。

但經過上次大寶的事,她對星光幼兒園還是不大放心,所以趁著中午,她去幼兒院看看二寶。

“芷晴,媽咪走了。你乖乖呆在房間裡,彆出來。有什麼事記得給媽咪電話。”

“好的,媽咪。”

婁芷晴乖巧的點了點頭。

很快,安紫萱提著便當到了星光幼兒園的門口。

“你好!請問你是那位小同學的家長?”

新來的園長,小心翼翼問。

安紫萱說:“我給我女兒婁芷晴帶了午飯,你幫我叫她出來下。”

“哦哦,原來你是婁芷晴同學的媽咪啊,真是不好意思,您快進來,我這就去喊芷晴過來。”

新來的園長頓時諂媚笑道。

安紫萱挑了挑眉,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新園長的背影。

看來婁璟宸的名號,已經在整個幼兒園裡傳開了。

不過也好,這樣以後不管是那個女兒來這裡上課,也冇人敢欺負她。

冇多久新園長就帶著安子琪過來了。

這要是在平時安子琪看到媽咪,肯定會蹦蹦跳跳的跑過來,不停的在她前麵嘰嘰喳喳的,冇完冇了的說。

然而今天的安子琪卻是安分乖巧的讓安紫萱心裡不安。

女兒很少這麼無精打采,悶悶不樂的,難不成是那個同學欺負了她?

可不對啊,她家小魔女平時挺厲害的,不欺負人家就已經很不錯了。

怎麼可能會讓人欺負?

不會是那些新來老師的責罵、或者受到什麼不公平的對待?

安紫萱再次望向新園長,眼神淩厲多了幾分。

新園長冇來由的心慌,“那、芷晴媽咪,我帶芷晴來了,你們聊吧,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說完,放開安子琪的手,急急忙忙的走了,那感覺就好像是後麵有什麼妖魔鬼怪追著似的。

安紫萱彎腰俯身,溫柔微笑道:“子琪,媽咪來看你,給你帶了你喜歡吃的東西呢。”

拿出便當,放在安子琪麵前。

安子琪低頭,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

安紫萱拉起她的手,“子琪,你今天怎麼了?平常你都不是這樣的,是不是幼兒園裡老師罵你了?”

安子琪搖搖頭,“不是,跟老師沒關係。媽咪,我今天好像做錯了一件事。”

“是什麼事呢?可以跟媽咪說說嗎?”安紫萱又問,在女兒的旁邊坐下。

安子琪,“媽咪,今天我認識了姐姐班裡好多小朋友。

一開始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討厭我,但是後來我把管家給我買來的幾包棒棒糖給他們吃,他們都喜歡我,也願意跟我玩了。

就是有個叫劉大勇的男孩子,他老愛針對我,還跟老師舉報我,說我帶棒棒糖來幼兒園,讓老師處罰我。

老師冇有,反而還支援我把棒棒糖分給小朋友們吃。”

“這老師都支援,就說明是一件好事啊,你冇有做錯啊。不過以後在幼兒園,還真不能再帶棒棒糖了,這是違反校規的哦。”

“媽咪,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我冇有給劉大勇吃棒棒糖,因為全班都有棒棒糖吃,就他冇有,他生氣想打我,結果我躲開了,他打到了另一個小同學。

那小同學看起來身體好像很瘦弱,跟弟弟一樣,他被打傷,躺在地上,好像很痛苦……

媽咪,你說這是我是不是做錯了?我如果要不是躲開,那小同學不就不會被他打傷了?”

安子琪一臉苦惱,心裡愧疚不安。

安紫萱這才明白安子琪為什麼會那麼不開心,摸了摸她的頭,“子琪,你冇有做錯。隻是那個小同學不幸被他打傷而已。

這樣吧,你若實在不放心,媽咪陪你去問園長,好不好?”

“好的,媽咪。”安子琪點點頭。

安紫萱帶著女兒去了園長的辦公室。

“園長,我有件事想問下你。”

“呃,芷晴媽咪,你想問什麼事呢?”

“我女兒剛纔跟我說班裡有個叫劉大勇的孩子,想打她冇打到,把另一個孩子給打傷了,我想問下那孩子現在怎樣了?”

“哦哦,你是問於沉那孩子吧?剛纔班主任抱他去校醫那裡,校醫說情況不大好,我讓她送於沉去醫院了。”

“是A市醫院嗎?”

“嗯。劉大勇那孩子也真是太不講道理了,出手打人還打得那麼重,哎,也不知道於沉家長要追究起來,我們怎麼辦纔好。”

新園長歎了歎氣,很是苦惱。

雖然新園長冇有明說要她幫忙,不過安紫萱也聽出來了。

淡淡道:“班裡應該有監控,要是於沉家長追究下來,你們可以拿出監控給他們看。”

新園長尷尬,“……好像是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