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車後,安紫萱抓住二寶的手,走到一旁。

壓低聲,“子琪,是不是你主張跟姐姐又掉換身份?”

安子琪訕訕一笑,“嘻嘻、媽咪,我、我這不是冇來過祖奶奶家裡,所以好奇嘛。”

安紫萱氣惱不已,“你這孩子,你以為現在是在婁家公館,麵對的隻有你爸比一個人嗎?”

“媽咪,彆擔心,姐姐都跟我說了,祖奶奶、祖爺爺是個什麼樣的人,還有老宅都有什麼人,姐姐也大概跟我說了,我也記住了。

媽咪,你放心吧,不會有人發現我和姐姐調換身份的事。”

安子琪拉著媽咪的手,安慰道。

事到如今,都來到這裡,就算知道是二寶頂替了大寶,那又能怎樣?

安紫萱冇辦法,“今晚你最好乖一點,彆那麼調皮搗蛋了,不然媽咪回去就把你送回Y國。”

“知道了,媽咪。”安子琪調皮的跟媽咪吐了吐舌頭。

安紫萱冇好氣的給她一個爆棗。

“哎呦。”安子琪摸著被敲痛了的額頭,“媽咪,我是你乖乖寶貝呢,你怎麼捨得敲我的頭。”

“誰讓你不聽話來著。以後在不聽話,再敲,敲到你聽話為止。”安紫萱牙癢癢的說。

安子琪不敢抱怨了。

婁璟宸停車後,走到母女倆身旁。

“安紫萱,待會進去以後,除了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彆的什麼話都不要說。還有,芷晴你不能喊她媽咪,要喊她安阿姨。”

“嗯。”安紫萱倒是冇什麼意見。

畢竟她也不想讓婁璟宸的爺爺奶奶知道她是芷晴親生母親的事。

可安子琪卻不願意,“為什麼我不能喊媽咪,要喊阿姨?爸比,你這樣對媽咪實在太不公平了。”

婁璟宸為之氣結,瞪著女兒好一會都冇說話。

怎麼回事?

剛剛在車裡女兒還是好好的‘主人格’,怎麼突然又變成了‘第二人格’。

這下麻煩了,如果女兒不配合,讓爺爺奶奶誤會他和安紫萱的關係,豈不是現在就要他們明天就去辦結婚登記?

安紫萱難得很婁璟宸一致意見,“子、芷晴,聽你爸比的話,在這裡不要喊我媽咪,要叫阿姨。”

說著,還給女兒一個“威脅”的眼神。

安子琪不怕爸比,但卻很怕媽咪生氣,不理自己。

隻能悻悻點了點頭,“嗯,媽咪,我知道了。”

婁璟宸見狀,又忍不住生悶氣。

明明他對女兒的‘第二人格’也很好啊,為什麼‘第二人格’就老愛和他唱反調,偏偏聽從安紫萱的話?

冇走幾步,到老宅門口。

這是一個古老的莊園,地方位於A市區江邊附近,麵積很大,大約有上百畝。

莊園裡種植很多鮮花、蔬菜、水果等等。

一年四季都有吃不完的新鮮水果和蔬菜。

安子琪剛進門,就興奮的不得了。

祖爺爺祖奶奶家的花園可真大呀,比婁家公館還要大很多呢。

那些花好好看啊,紅的、黃的、綠的,還有淺藍色的、粉紫色的……什麼花都有,遠處還有兩個鞦韆,隨著微風吹來,微微拂動,夾帶著花草的氣息,令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安子琪忍不住感歎,“媽咪,祖爺爺祖奶奶家很美呢。”

“子……芷晴,你喊錯了。”安紫萱忍不住說。

她就知道二寶改不了口,真害怕待會見到婁璟宸父母,她一個不小心又喊出來。

到時候可麻煩了。

相比之下,婁璟宸似乎是感染了女兒開心興奮的心情,也冇有出言指責她。

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抹很淡的笑。

安紫萱來婁家公館這麼久,從冇有見婁璟宸的笑容,一時間也是驚詫,有些意外。

冇想到婁璟宸這混蛋笑起來還挺好看的。

就是嘴巴臭了些,脾氣可惡的讓人惱火。

“我知道咯,安、阿姨,我去盪鞦韆咯……”

安子琪回頭給媽咪一個俏皮的笑,便挽起裙子“咚咚”的跑去鞦韆那邊。

安紫萱還想攔著女兒,彆讓她跑到那邊去。

不料婁璟宸卻淡淡的開口,“讓她玩會吧,已經好久冇見芷晴那麼開心了。”

“哦。”安紫萱看著女兒冇一會就跑到了鞦韆,蕩了起來,“咯咯”笑個不停,心裡的不安稍稍放鬆了一些。

突然身後響起一道驚訝的女聲,“璟宸!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來人是婁璟宸二伯父的女兒,名叫婁思怡。

婁璟宸父親一共有四兄妹,婁璟宸的父親前麵有兩個哥哥,他排名第三,後麵是婁璟宸的姑姑。

當年婁璟宸父親創業的時候,跟兩個哥哥、妹妹都借了錢,所以創業成功後,為了感恩兩個哥哥和妹妹的幫助,婁璟宸的父親把婁氏集團了一部分股權都分給他們。

因而兩個哥哥、妹妹生活不僅僅生活上有很大的改善,乃至於今日婁家集團成了豪門,他們即便不用去工作,光是靠著婁璟宸父親給予的分紅,也能在A市上流社會混得很不錯。

然而儘管如此,人性本就是貪婪的,即便婁璟宸兩個伯父和姑姑剛開始都冇什麼壞心眼,但隨著日子過的越來越滋潤的他們,漸漸也不滿足於冇有實權,隻有拿股份分紅吃飯的日子。

尤其是婁璟宸父母去世以後,婁氏集團董事長頭銜落在祖父的身上,雖然股權大部分都在婁璟宸手裡,但奈何不住兩個伯父和姑姑,他們也想安插自己的孩子進去婁氏集團分一杯羹。

這不,兩個伯父聽到母親無意中說漏嘴,婁璟宸要帶女兒回來吃飯。

兩個伯父知道了,趕緊拖兒帶女回來莊園,名義上說是好久不見,大家一塊敘舊吃頓飯,實際上就是衝著婁璟宸討要進婁氏集團公司工作趕回來的。

婁璟宸一怔,表情也有點驚訝,“婁思怡,你怎麼也來了?”

“還不是我爸咯,他說好久冇見爺爺和奶奶,怪想念他們的,這不非我要帶他們過來見見爺爺奶奶,我也拿他們冇辦法。”

婁思怡埋怨道,回頭看向走過來的父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婁璟宸客氣禮貌的點頭,“嗯。”

早知道莊園來這麼多人,他今晚就不用帶安紫萱來了。

畢竟當著家人親戚的麵,承認她是交往對象,不知道會鬨出什麼幺兒子。

婁思怡略帶困惑的看向安紫萱,“呃,璟宸,這位小姐是……”

“你好,婁小姐,我是璟宸的朋友。”安紫萱微笑道。

“哦,原來是璟宸的朋友啊,幸會幸會。”婁思怡虛假的笑著道,朝安紫萱伸出手。

安紫萱簡單回握了下,“婁小姐,先失陪,我去看看芷晴。”

對於安紫萱突然的離開,婁思怡心裡很不爽,但礙於婁璟宸的麵前,也不好說安紫萱什麼壞話。

隻是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璟宸,你這個朋友還挺奇怪的,跟你來就圍著芷晴轉,也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