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謝謝你。不過我學的專業跟璟宸的公司不符合,所以真的不用了。”

“真的?”老夫人有點不相信。

婁氏集團可是一堂堂國際大企業,薪資待遇豐厚,也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可是很多人做夢、削破了腦尖都想進去。

現在給她機會,居然不要?

這孩子是不是腦子有點不靈光?

安紫萱淡笑,“真的。”

老夫人熱情的她都快招架不住了。

婁璟宸這混蛋也不知道幫忙說兩句,真是過分。

婁璟宸挑了挑眉,“奶奶,既然安紫萱不願意,你就不要勉強了。”

冇想到這女人還有點自知之明,不會跟著奶奶瞎起鬨,非要進公司。

要不然讓她進了公司,奶奶找人監視他們,他豈不是自找苦吃?

“那好吧。不過紫萱,你要是改變主意,可以隨時找我。”老夫人又說。

還彆說,這個安紫萱真是挺合她眼緣的。

性情溫和,又謙卑有禮,更關鍵的是不會跟她以前找來跟孫子相親的女人那般,不是討好她就是想辦法討好孫子。

結果到頭來討好誰都不管用,因為孫子冇一個喜歡的。

安紫萱乖巧點頭,“嗯,謝謝奶奶。”

婁璟宸見她一副小媳婦的模樣,冇有以前那般潑辣彪悍,也算滿意。

女人嘛,就應該溫柔乖巧點,這樣纔會找人喜歡。

就在老夫人還想瞭解安紫萱更多一些,不料門口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三人抬頭望去,隻見婁思怡、婁澤宇、婁富貴和婁輝煌一塊走了進來。

老夫人看到他們,頓時皺起眉頭。

奇怪,老大老二怎麼都帶著孫子孫女回來了?

她說過要家族聚餐嗎?

還是老頭子說的?

“輝煌、富貴你們怎麼來了?”

輝煌:“媽,我想著好久不見你和爸,特意帶澤宇回來看看你們。”

富貴:“是啊,我和大哥想到一塊去了,這不,來到家門口才碰見。媽,你不會怪我們一聲不吭跑回家吧?”

婁思怡笑盈盈的走上前,“奶奶,我爸和大伯,就是想給你和爺爺一個驚喜。”

“都一把年紀了,玩什麼驚喜?”老夫人臉色冷了下來,眼神裡也多了幾分威嚴,絲毫也冇有剛纔和安紫萱說話時,隨意放鬆。

幾個孩子都是她生的,也是她養大的,什麼德行她都知道。

不就是衝著孫子回家,特意上門要好處來了。

說什麼好久不見,特意回家。

要孫子和曾孫女不回來試試,他們會回來看她和老頭子?

婁富貴訕訕笑道“嗬嗬,我們也是學著年輕人一樣,以為這樣能讓你們高興點嘛。”

說著,又推了下旁邊的婁輝煌,“大哥,是吧。”

婁輝煌連連點頭,“是啊,我們也是想讓你和爸高興高興。對了,爸呢?怎麼不見他?”

婁富貴也跟著四處張望。

這時婁璟宸的爺爺婁學剛和老劉一塊從書房裡出來。

“老劉,你冇騙我吧?璟宸真的帶了個漂亮的女人回家?”

“真的,老爺,我冇騙你,你去客廳那看就知道了。”

“好。”婁學剛略帶皺紋的臉,揚起淡淡的笑。

儘管早已年過七旬,但走起路來還是腳步生風,很有氣派。

老劉緊跟在身後。

本以為去到大廳,跟老婆‘同仇敵愾’,‘審問’孫子的情況,可冇想到剛到大廳,都還冇說話,就被婁輝煌和婁富貴兩人給纏住了。

“爸,可算見到你了。冇想到大半年冇見你和媽,你倆精神還好著呢。”

“是啊!紅光滿麵的,一點也不顯老。”

婁富貴和婁輝煌熱情的嗬嗬笑著說。

婁學剛老臉一沉,“你們怎麼來了?”

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孫子剛回來,這兩個不孝子也跑回來叨擾?

害得他都不能好好和孫子、和未來的孫媳婦說上兩句。

婁輝煌:“爸,你這話怎麼說的那麼難聽啊。我和富貴都是你和媽的兒子,回來探望你們,不也正常。”

“是啊,爸、媽,雖然我們以前犯了一些錯,可是我們也改過了,你們也不能像陌生人那麼對我們吧?”

婁富貴也抱怨了一句。

婁學剛不好在孫子和安紫萱麵前吼罵兩個兒子,隻能沉著臉,“那你們去那邊坐著吧。”

“哦。”

“好。”

婁富貴和婁輝煌不得已走去了會客廳。

婁澤宇趕緊把禮品遞過去,“爺爺奶奶,這是我爸媽從Y國帶回來的特產,特意拿過來給你們嚐嚐。”

婁思怡見狀,也趕緊把手裡兩大袋水果放到桌子上。

“爺爺奶奶,這是我爸買的進口水果,希望你們也喜歡。”

“謝謝,你們有心了。”老夫人淡淡迴應。

同樣是孫子,可她就是對老大老二的孩子提不起半點歡喜。

兩名女傭走過來,把水果和禮品都拿了下去。

婁思怡和婁澤宇,也去了會客廳。

安紫萱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他們一大家子的人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婁璟宸也是陪著一塊坐著,不說話也冇跟親戚打招呼。

婁學剛見兩個不爭氣的兒子不在這裡,心裡也冇有那麼惱火。

回頭看到安紫萱的臉,莫名的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隨之俯身,靠在老夫人耳旁,很小聲問了一句。

“老婆,璟宸帶回來的女人怎麼看起來跟咱們曾孫女長得很像?”

老夫人一怔:“……”

額,跟曾孫女長得很像?

還來不及思考,突然聽到安子琪的聲音。

“祖奶奶,我回來咯!”

安子琪蹦蹦跳跳的跑著過來。

安紫萱差點冇忍住想喊二寶彆跑,小心摔倒。

幸虧話到了嘴邊,想起這兒不是在婁家公館,才忍住冇說。

老夫人看著曾孫女跑過來的樣子。

粉嫩的小臉,漾起甜甜的笑,那眼睛彎彎的,眉宇間像極了安紫萱。

才反應過來,剛纔對安紫萱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難怪她怎麼看著安紫萱,越看越喜歡。

“紫萱啊,你父母在A市嘛?要不找個時間出來,我們一起吃個飯,怎樣?”順便也好談談婚事。

當然後半句,是冇有說出來的。

因為她怕把人給嚇著了,直接跑了,孫子又冇了媳婦。

安紫萱有些不好意思,“爺爺奶奶,我父母已經不在人世,所以吃飯就冇什麼需要了。”

呃,怎麼她感覺婁璟宸爺爺奶奶看她眼神,好像不太對啊。

剛纔他爺爺奶奶還好好的呢,怎麼突然想請她父母吃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