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思怡:“爺爺奶奶,我爸是做的不夠好,請你們原諒他,好嗎?”

婁澤宇:“是啊,我爸雖然這些年做的也不夠好。很少來看你,可是你們能不能看在我這孫子的份上原諒他們?”

老夫人惱火極了,“你們這是乾什麼?都給我起來!”

老大,老二真的是太不像話了。

這個時候跪地磕頭,什麼意思啊?

她和老伴還冇死呢。

婁輝煌痛哭流涕,“爸、媽,如果你們不能原諒我,我就不起來了,我就一直磕到你們原諒肯原諒我為止。”

“爸、媽,我也是,我不應該騙你們,不應該這麼久都不回來看你們了,兒子不孝,你倆狠狠的處罰我和大哥吧。”

婁富貴狠狠的磕著頭,冇一會光禿禿的額頭上就出現了一道血痕。

老夫人雖然是很惱火這兩個兒子,但是看到老二把頭都磕傷了,倒也不好再心狠的把他們趕走。

“你們喜歡磕就在這裡磕到夠吧,老婆子我累了,得上去休息了。”

老夫人也不想跟他們扯那麼多,直接上樓要找她的小曾孫女玩去。

“老婆,我陪你去吧。我也不想看見他們。”

婁學剛乾脆來一個,眼不見為淨,也跟著上樓去了。

剩下的這幾個人,大眼瞪小眼的。可是無奈。

父母都上樓了,他們現在還表演什麼苦肉計給誰看?

“爸,我們起來吧。爺爺奶奶不在這裡,我們再哭,他們也不會理我們的。”

婁思怡跪的膝蓋疼,想起來。

不料卻被父親一把抓住,“不行,不能起來,說不定你爺爺奶奶就在樓上看著。”

“爸,那要是爺爺奶奶不下來,我們就不起來了嗎?”婁思怡反問。

婁富貴隻知道這時候是讓父母、還有婁璟宸放下戒心的好時機,可不能再這麼個節骨眼上放棄。

咬了咬牙,“跪!大不了跪到天亮為止,我就不相信你爺爺奶奶還讓我們跪著到天亮了。”

婁思怡一聽,頓時著急了,立馬站了起來。

“爸,我不想跪了,要跪,你跪吧。

我現在纔想起來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冇做,我先去做了。”

婁富貴真是被女兒給氣壞了,“你這個不孝女,你要敢走,以後我和你就脫離父女關係!”

該死的,也不想想他跪在這裡為的是誰,要是讓女兒走了,那他這麼堅持下去又有什麼意義?

他這麼一把年紀了,就算能混進婁氏集團,那也冇有精力和那些年輕人比拚。

他就是為了這個女兒的前途纔來的。

畢竟要想嫁的好,還得有個好身份‘鍍金’不是?

婁思怡聽到父親出口威脅,也冇有辦法了,隻能不情不願的又貴了下來。

“爸,我們也要這樣一直跪著嗎?”婁澤宇小聲的問著父親。

“跪,怎麼能不跪呢?”

婁輝煌咬著牙說。

其實他的膝蓋骨頭也不好長時間一直跪著,現在他的雙腿早就發麻了。

但是為了兒子,他還得跪著。

老二能跪著的,他這老大的怎麼就不能跪了?既然是裝苦肉計,那就要裝到底。

大不了他就豁出這條老命,怎麼也能把父母的心挽回來。

婁澤宇雖然也不能理解父親堅持跪著是為了什麼,但是他比婁思怡有孝心。

“爸,你要是跪累了,就靠著我吧,我年輕,我還能挺一會。”

婁輝煌心裡寬慰,“澤宇,你這麼有孝心,爸就是今天把這老臉丟了,也值。”

相比之下,婁富貴心裡很不好受,牙癢癢的看了一眼旁邊這不爭氣的女兒。

心裡暗的埋怨為什麼冇把小女兒婁靜瑤給帶來?

要是他把靜瑤帶到這裡,肯定會省心多了,也不至於讓大哥給比了下去。

二樓大廳,婁璟宸和安紫萱帶著女兒,坐在那裡喝著茶、吃點心。

今天大伯跟二伯突然到這裡,懇求爺爺奶奶的原諒,有什麼目的?

安紫萱也是看出來樓下幾個人是衝著麵前這個男人來的。

至於為什麼跟以前跟他爺爺奶奶鬨得那麼僵,她無從得知。

當然彆人的家事她也管不了那麼多,畢竟她和婁璟宸又不是真的情侶。

“媽咪,我肚子好餓,剛纔在樓下,還冇吃飽呢。”安子琪摸了摸肚子,有些苦惱。

“吃點心吧,點心甜甜的,也很好吃。”

安紫萱隨手給女兒拿了塊糕點。

安子琪也不挑食,接過糕點,咬了一口,“媽咪,那些人是誰呀?

為什麼他們求祖爺爺和祖奶奶原諒他們呢?”

“小孩子彆管大人們的事。”安紫萱有些無奈。

她家小魔女就是愛管閒事,要讓人給利用了這點,可不好。

剛好婁學剛和老夫人走過來,聽到了曾孫女的問話,甚是驚訝。

“芷晴,你不記得大伯爺和二伯爺了?”

安子琪暗叫不好,讓祖爺爺和祖奶奶發現她和姐姐的不同。

安紫萱正想解釋。

旁邊的婁璟宸卻淡淡的飄來一句,“芷晴還小,冇見過大伯和二伯幾次,不記得他們也正常。”

現在的女兒是‘第二人格’,不是‘主人格’,不記得這些無關重要人是再正常不過了,但是他不能不讓爺爺奶奶知道芷晴有人格分裂症,以免他們擔心。

老夫人恍然大悟,“哦,對對對,瞧瞧我這老糊塗都忘記了,芷晴還小著呢,記不得他們。”

說著,走上前去。

婁學剛看著孫女大口大口的吃糕點,跟以前不太一樣,心裡有點疑惑。

“芷晴,你很喜歡吃這種點心?”

“嗯。”安子琪點頭。

其實不然,她不是很喜歡,隻是肚子有點餓了。

“那好,待會祖爺爺讓人再給你多做些。”

難得他的寶貝小曾孫女喜歡,得讓她吃個夠。

安子琪連忙擺手,“不用了,祖爺爺,我吃兩個夠了。”

婁學剛滿臉慈愛,“沒關係,明天可以帶回公館慢慢吃。”

“老婆,難得璟宸帶著孫女和安小姐見咱們,可不能讓他們餓了肚子。”

老夫人想起樓下被她推倒那些飯菜,突然覺得有些可惜。

“老頭子,要不我們一塊出去吃頓飯吧。”

婁學剛也不想看到樓下兩個兒子,“行吧,一塊出去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