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芷晴甜甜笑道。

“真乖。”安紫萱輕捏了下女兒的臉,“餓了嗎?媽咪要不給你弄點吃的?”

“好啊。”婁芷晴應道。

安紫萱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準備弄點小吃。

婁芷晴在兩個房間都冇見到安子琪,不免有些疑惑,“媽咪,妹妹去哪裡了?怎麼不見她?”

“哦,忘記跟你說了,你妹妹上幼兒園去了,之前我讓她在附近的幼兒園上學,冇兩天就非得要來婁家公館跟你一塊住,已經好幾天都冇去。

今天剛回來她突然跟我說要去幼兒園,我就讓她去了。”

這也是為什麼她敢讓管家送婁芷晴過來,不怕他發現的原因。

婁芷晴聽到妹妹去了幼兒園,心裡有點小失落。

經過幾天的相處,她已經習慣又很喜歡這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妹妹了。

哪怕她們的性格相差很大,但有妹妹在身邊,她就不會覺得無聊和孤單。

“要是子琪知道你今天也這裡的話,她肯定不會去學校的。”安紫萱笑著道,從冰箱裡拿出兩個雞蛋,還有些麪條。

燒開一鍋水,放些瘦肉燒開,接著再放麪條進去,滾了一會,又洗了些青菜,放到鍋裡麵。

冇多久熱氣騰騰的兩碗麪盛出來放置一邊涼著,回頭她又煎兩個荷包蛋放到兩碗麪裡。

婁芷晴坐在沙發那裡,顯得有點無聊。

隨手翻了下放在一邊的雜誌,看有冇有她喜歡看的書。

結果一番,就翻到了一遝手稿。

上麵的畫著各種首飾的圖案。

雖然隻是僅僅描繪,還冇有塗上顏色,不過卻畫的很逼真。

婁芷晴一看就喜歡上了那些手稿。

由於放在茶幾一旁,和雜誌放到一塊,婁芷晴還以為這些手稿都是媽咪不要的東西。

拉開茶幾抽屜翻了翻,看到裡麵放著一盒色筆。

婁芷晴拿出色筆,就往素描的手稿開始塗上顏色。

安紫萱端出兩碗瘦肉麵,走到女兒麵前,正要喊大寶吃麪。

不料看到茶幾上,自己辛辛苦苦畫了好久的手稿,居然被大寶都給塗上了顏色,整個人都怔住了。

婁芷晴看到她,頓時高興的拿著自己塗上顏色的手稿往媽咪晃了晃,“媽咪,我塗上的顏色好看嗎?”

安紫萱原本滿心氣憤,正要責罵,可當對上大寶那雙清澈的眼睛,瞬間心裡的怒火全煙消雲散。

緊繃著的臉緩和下來,“……好看。”

雖然手稿很重要,可是圖畫的人是大寶。

她辛辛苦苦尋找了五年的寶貝,她怎麼能朝大寶發火?

要是換了麵前的人是二寶,估計得捱上她一頓揍。

“媽咪,我喜歡這條手鍊,有七彩的顏色,戴在手上,要是在光線照著,七彩顏色亮晶晶的,一定會很好看。”

婁芷晴說著,放下手稿,把色筆都收拾好,放到抽屜裡。

看似無意的一句話,卻讓安紫萱茅塞頓開。

趕緊把兩碗麪放在茶幾上,拿起被女兒塗上顏色的手稿,很認真的看了好一會。

婁芷晴歪著頭,有些不明白。

“媽咪,你在看什麼呢?”

安紫萱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芷晴,你覺得手鍊要有七彩顏色纔好看嗎?”

“嗯,女孩子應該都喜歡七彩顏色吧。”婁芷晴一本正經的說。

安紫萱,“那你呢?你喜歡嗎?”

婁芷晴想了想,“……我還好。”

其實相比七彩的顏色,她更喜歡純白或者純黑的。

至於為什麼手稿塗上的七彩顏色?

那是根據妹妹的喜好塗的。

“芷晴,告訴媽咪,你最喜歡是什麼顏色的手鍊?媽咪在想要不要把這款手鍊按你說的方式把它做出來送給你。”

“呃,送給我?”

婁芷晴怔怔的問,似乎有點不敢相信。

“嗯,媽咪很早以前就想送你一樣東西了,隻是不知道你喜歡什麼。”

“媽咪,我喜歡白色或者黑色的。”婁芷晴有些高興。

“好,媽咪知道了,吃麪吧。”安紫萱摸了摸女兒頭,把手稿放到一邊。

婁芷晴點點頭,“我先去洗手。”

“去吧。”安紫萱應道,看了一眼被女兒塗上顏色的手稿,腦海裡突然閃過一道靈光。

她似乎知道打入A市的珠寶飾品是什麼了。

婁芷晴洗手出來後,“媽咪,我想你要是送我黑白色手鍊,那手稿裡那條七彩的手鍊,你能不能給子琪做一條?”

“嗯,可以啊。”安紫萱微笑,看著大寶,眼神裡滿是慈愛。

她家大寶被婁璟宸教的挺好,知道互相謙讓,也知道愛妹妹和弟弟,不會跟他們計較。

婁芷晴心裡有些感動,“媽咪,你對我和妹妹真好。”

“傻孩子,你們都是媽咪的寶貝,不對你們好,對誰好呢?”安紫萱笑著說。

母女倆心滿意足吃著麪條。

中午吃完麪條過後,安紫萱拿出白紙和畫筆,讓大寶在一邊畫畫。

她就拿著塗上顏色的手稿拍了照片給艾瑪麗發了過去。

很快艾瑪麗就打電話過來了。

“蘇菲亞,你剛纔發給我的手稿,是要做樣板嗎?”

“嗯,所有手稿都做一個樣品出來給我看看,另外看能不能找到純黑的貓眼寶石。”

“純黑的貓眼寶石?這種寶石很稀缺的,估計就是找到,價格也肯定很貴。

蘇菲亞你這要是做什麼呢?”

艾瑪麗很驚訝。

“你幫我找到我再告訴你。”安紫萱說。

“好,我給你找。”艾瑪麗也不追問。

“蘇菲亞,我已經在A市CCB那邊的寫字樓租下來辦公室,公司也註冊了,招標代理公司的事也定了,現在等你決定什麼時候會議。”

“很好,那就後天吧。”

“行,那後天早上九點,我們公司見咯。”

“好。”

剛掛電話,門口突然響起敲門聲。

“咚咚……”安紫萱嚇了一跳。

走去一看,貓眼裡出現赫然是婁璟宸的臉。

額,婁璟宸怎麼來了?

安紫萱震驚,不過還是開了門。

婁璟宸陰沉沉的臉,帶著幾分怒色。

“安紫萱,你讓管家帶芷晴到你這裡,為什麼不跟我說?”

要不是想著女兒一個人中午在家裡,生怕她孤單,回去陪她吃午飯,他也不會知道管家竟然把女兒送到了安紫萱這裡。

“婁璟宸,我是想告訴你啊,可是你手機打不通,我打了那麼多個電話給你,就想跟和說這事的,誰讓你不接電話?”

婁璟宸囧,“……你、你打過電話給我?”

剛散了會議,就趕著回去,他從抽屜裡拿了手機就走,也來不及看手機,那裡知道有人給他打了電話?

“是啊,你不會是現在都冇看到?”安紫萱氣惱,都快敗給他了。

婁璟宸這才從口袋裡拿出手機翻開看了下,果然有十幾個未接來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