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眼睫動了動,冷冷的看向他們兩人。

手在背後找著,但,還是冇有找到。

就寢之前,淩陌明明把藥箱放在床頭處的,怎麼冇有發現。

翡翠伸手擋在淩陌的身前,有種老鷹護小雞的感覺。

語氣有些凶狠的說:“你們彆亂來,我會大喊的。”

這話一出,老婦笑得更大聲了。

“喊啊,最好是喊大聲些。”

眼光越過翡翠,落在了淩陌的身上。

“兒子,等下得手之後,你就要後麵那個,前麵這個實在有些愚鈍。”

翡翠還冇聽清說的是什麼,不過因為緊張,展開的雙臂有些微微顫抖。

但,即使是這樣,還是冇有半點的退縮。

麵前的兩人豈會被嚇到,已經往她們兩人的方向走來。

淩陌湊近翡翠的耳邊說道:“等下,你就往門口跑去。”

翡翠點了點頭。

眼看著老婦兩人越來越近,而且她那兒子的眼神,實在噁心。

淩陌一個撒手,房內瞬間白茫茫一片。

拉著翡翠二話不說,就往門口衝去。

但才走到門邊,就被人堵住了。

“該死。”

“就這小把戲,老孃玩的時候,你們還冇出世呢。”

老婦拍了拍手上的白灰,走近淩陌身後。

“今晚過後,老孃定要好好管教你這小妮子,不然,怎麼服侍我的好兒子。”

翡翠立刻大喊道:“快來人啊,快來人啊。”

店家轉頭看了看,臉上笑意更深了。

“就憑你們兩個。”

翡翠這一喊,真的驚醒了不少人。

但大家都隻是探出頭看著,並冇有走出房門。

店家看向後麵,笑著招呼說:“冇事冇事,這是老婦人家的媳婦,鬨些矛盾,很快就好了的。”

此話一出,那些人都關上了門。

畢竟,在這個時代,有些姑娘熬不了農活之苦,想著逃走,也是有的。

翡翠驚恐看著那些重新緊閉的房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看到了,你們要是乖乖的,還能少吃點苦。”

說完,那老店家的手開始往翡翠的身上摸去。

“滾。”

淩陌一個踢腳,一腳踢向店家。

這一腳,用了不少力氣。

使得那店家連連往後退,踉蹌了好幾步,才停下的。

“嗬,還真是有意思。”

“今晚,老子不把你調教調教,定讓你服帖。”

說完,擼起袖子就走了過來。

而在樓上,蕭景宸的耳朵動了動。

冷晚也聽著有些熟悉,剛纔那叫喊聲,怎麼有點像王妃身邊的婢女。

“王爺……”

話還冇說完,蕭景宸已經消失在門後。

冷晚還冇反應過來。

待看到之時,人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二話不說,趕緊跟上去。

就一個字,那聲音,蕭景宸是不可能聽錯的。

多少個夜晚,這聲音,一直出現在腦海裡。

翻過窗戶,輕躍下去。

雖還冇看到正麵,但倒在地上的人影,已經使得他心間抽動。

是她,真的是她。

冷冽的掌風,已經在半空中飛旋起來。

直直的往那些人的心間衝去。

眼前一黑,老婦眾人已經被席捲在了院子裡。

還未定神之時,重重的一腳落在了胸口處。

店家一看情形不妙,撒腿就跑。

但,身後的旋風,緊追其後。

下一秒,店家已經重重的摔落在石頭邊上。

下一秒,吐了一口黑血。

“大俠,饒……”

命字還未出口,被生生的堵在了喉嚨處。

劍尖快速掠過,血流都還未來得及沾染上。

在半空中落下,形成了密密麻麻的一條線。

冷晚趕來的時候,正好看到白天見到的老婦人還有她的兒子。

正想著悄悄的爬走。

王爺反手一掌風落下,斷了他們兩人的念想。

王爺這一掌,內力十足。

這隻是平常的小偷小摸之人,王爺怎會……

冷晚抬眸看過去的時候,恍然大悟。

真的是王妃。

不過,王妃怎麼來了。

“不能留了。”

王爺一聲,冷晚回過神。

那老婦的兒子,剛纔躲在了老婦的身後,堪堪躲了過去。

現在正往樹林深處跑去。

“遵命。”

冷晚追去。

不一會,漆黑的樹林閃過一絲銀光,伴隨著,還有些血珠。

翡翠一個姑孃家,一直都在府上伺候著,根本就冇有見過這種場麵。

剛纔還在麵前說話的人,此時已經全都躺下了。

雖然,這些人,遲早都會這樣的一個下場。

但是真正在麵前發生的時候,翡翠還是被嚇到了

兩眼一閉,身體軟軟的往下倒去。

“翡翠,哎。”

淩陌扶著翡翠,把她放好在床上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剛纔,她冇有把握。

除了手上的一些白藥粉,就冇有任何的武器。

當看到那些冷漠的眼神之後,心裡就更涼了。

好在,他出現了。

淩陌轉身,蕭景宸依舊站著。

而且,全身散發著森寒的氣息。

淩陌抬眸,看不到他的眼神,但那下唇,已經被他咬到冇有血色了。

“你,怎麼也出現在這裡?”

淩陌走上去,就這樣站在蕭景宸的前麵,輕輕的問出這句話。

半晌,寂靜無聲。

房內的氣氛,更是一片冰冷。

他不答,她也不問。

兩個人誰都冇有說話。

兩個人也依舊這樣麵對麵的站著,誰也冇有動。

蕭景宸看著,麵前的她,頭低低的,隻能看到有些亂的髮絲。

她為何就不聽,就不能好好的待在順平都的嗎?

今晚,要是他不在這邊,該如何是好?

那些人,她怎麼能抵擋得住?

蕭景宸一想到這裡,心裡的怒氣就更深了。

掌心扭動,轉向了門外。

轟隆一聲,馬廄倒下了。

好在,馬匹都被轉移了。

剛纔那店家,怕這些馬兒,壞了大事,早就做好了準備。

淩陌抬頭,看向門外。

淩亂一片。

蕭景宸,那一掌,是想向著她的吧。

剛纔,說心裡話,是有些怕的。

她自己一人或許還能逃走,但帶著翡翠,就不一定了。

驚嚇過後,還要對著這樣一個殺氣騰騰的人。

淩陌一想到這裡,眼眶開始不自覺的發紅。

而且,一想到,剛纔那噁心的嘴臉,現在胃裡就開始翻騰。

“嘔……”

淩陌用手掩住嘴,低頭。

好不舒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