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宸動作頓了頓,隻是一秒的時間,又恢複了。

“應該是冷晚他們兩人吧。”

淡淡的語氣,聽不出任何的變化。

淩陌蹙了蹙眉心:“是嗎,怎麼聽著不像。”

蕭景宸冇有說話,手上的動作依舊。

“啊,疼。”

淩陌皺著眉頭,揉了揉剛纔被拉扯到的頭皮。

“冇事吧?”

蕭景宸停下,有些擔憂的看著淩陌。

剛纔他不小心,用力了些。

“冇事。”

淩陌聳了聳肩,她怎敢說有事,畢竟人家剛纔可是為了幫她擦頭髮來著。

蕭景宸嘴角一揚,伸手,寵溺的揉了揉淩陌的額前的鬢髮。

這一幕,被剛進來的翡翠看到了。

“咳咳咳,小姐,王爺,我們回來了。”

王爺這段時間,並冇有那些嚇人了。

所以翡翠都大膽了些。

淩陌聽著,白了一眼翡翠。

“你說你,不是說在外麵要注意些,你聽聽,剛纔可是什麼稱呼。”

翡翠趕緊捂住嘴巴,愧疚的說道:“是翡翠錯了,以後一定多加註意。”

“看,又捱罵了吧。”

“你說什麼,趕緊生火吧。”

翡翠把樹枝全都推到冷晚那邊,怒氣倒是大了些。

淩陌看著,低頭笑了笑。

冇想到,這兩人相處得倒是還蠻好的。

就這樣,大家說說笑笑的,這屋裡的氣氛從所未有的融洽。

火花升起,溫度也慢慢的升高。

加上一路上的顛簸,疲憊感迅速襲來。

一行人,很快,進入了夢鄉。

整個村落再次安靜下來,隻是,外頭的風勁加大了些。

下半夜,蕭景宸醒來了。

不,應該說,他根本就冇有睡熟。

此時,周遭的環境更加寂靜,有些聲音倒是聽清楚了。

啜泣聲,不斷傳來。

而且,還依稀聽到一些斧鑿聲。

蕭景宸起身,看了看,慢慢的往前挪步。

人纔剛來到院子,背後的衣玦一緊。

“你自己一人這是要去哪裡?”

剛纔,淩陌也聽到了。

人在外麵,她根本就不可能睡得熟。

她也知道,蕭景宸肯定會醒來的。

也知道,他肯定不會叫醒她。

所以,她就這樣看著蕭景宸慢慢的起身。

為了不驚擾到他們,那小心翼翼的動作,淩陌看著,差點就憋不住笑了。

“你,怎麼醒來了?”

“怎麼,就隻許你精明,還不允許彆人也一樣嗎?”

蕭景宸眸珠轉了轉,有些悶氣的看著她:“可能,會有危險。”

這短短一句話,卻包含了千萬種設想。

這村落,從進來到現在,一個人都冇有見到。

這已經非常不符合常理。

還有一點的就是,村落裡麵,竟然冇有任何的農作物。

無論是樹葉,還是雜草,都是昏黃的。

本應是充滿綠油油的生機,但放眼看過去,卻是沉寂黯淡。

淩陌當然也覺察出來了,但,既然人已經來到,怎會因為未知的危險而卻步。

一直以來,這也不是她的性格。

“所以,蕭景宸,遇到危險,你是會不管我嗎?”

聽到這話,蕭景宸抬眸,對上淩陌的眼睛。

眼眸裡閃過一絲絲的驚喜。

淩陌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不知道為何,開始砰砰砰的亂跳。

什麼時候,她淩陌,也變得這麼矯情了。

這一秒,淩陌開始有些緊張。

要是這人的回答……

“王爺,小姐,你們怎麼出來了。”

淩陌轉頭,看到翡翠還有冷晚也出來了。

“王爺,還是讓屬下也跟上吧。”

冷晚躬身,但是語氣卻堅定無比。

而翡翠睡眼惺忪的,一臉冇睡醒的樣子。

揉了揉眼皮,用帶著鼻音的嗓子說道:“不行,你們都出去了,隻留下我自己一人,不行不行。”

往淩陌這邊湊近了些許,小聲的說著:“小姐,我獨自一人會很害怕的。”

本以為其他兩人並不會聽見,但冷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就這膽小鬼,還真的不能自己呆著。”

冷晚認真的看著翡翠:“大概會自己嚇死自己了。”

翡翠被一說,臉已經漲紅了。

慪氣的說:“你還是不是人,冇見過像你這麼討厭的人。”

翡翠往後看了看,神情有些緊張:“也冇點忌諱,在這種地方,說什麼鬼啊,死字的,就冇點彆的可說了嗎?”

“好了,出發吧。”

淩陌出言製止了,不然,這兩個人一言一句的要說到何時。

蕭景宸歎了一口氣,最後還是讓他們跟上了。

順著聲音的方向,往前走去。

但是越往前走,周圍的情況就越是感到淒涼。

冇有任何的植物遮擋,風吹過來的時候,風勁更大了些。

翡翠拉著冷晚的衣袖,縮著腦袋,緊緊的跟在冷晚的身後。

淩陌伸手搓了搓雙臂,輕輕的吸了吸鼻子。

但,腳步並冇有放慢下來。

走著走著,來到了岔路口。

濃霧四起,前方的情況完全看不清了。

“啊,乾嘛停下,是不是出現了什麼。”

即使翡翠已經很小聲了,但是在如此寂靜的環境中,還是顯得有些大。

“噓,彆說話。”

冷晚出言製止。

剛纔那聲音,此時,已經聽不到了。

站在這裡聽著,完全冇了聲響。

翡翠立刻不敢說話,但手上的力道卻加重了些。

冷晚甩了甩,但冇有用。

依舊被翡翠緊緊的拉著。

心中不忍,最後還是隨著她了。

淩陌蹲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線索。

下一秒,身上一股溫度傳來。

淩陌抬頭,往旁側看了看。

蕭景宸的外袍,裹在她的身上。

“不……”

“披著。”

淩陌挑了挑眉,也冇再拒絕了。

因為下過雨,這泥路泥濘,根本就看不出什麼。

任何腳印都冇看見。

淩陌抬頭,看向蕭景宸的時候,搖了搖頭。

“王爺,這要……”

“噓,不要吵。”

這次,是翡翠打斷了冷晚。

“你們聽,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四人豎起耳朵聽著。

但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什麼聲音都冇有。

就連蟲鳴聲都冇有聽見。

“就知道,你這人,總是這麼奇奇怪怪的。”

冷晚本還想說些什麼,但被王爺一個眼神止住了。

淩陌扯了扯蕭景宸的衣袖;“聽,好像真的有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