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並冇有理會這麼多,而是專心的包紮著。

老婆婆手上那些發膿的傷口,已經有些潰爛,都能看到了裡麵的骨頭,實在有些觸目驚心。

這要是再不處理,定會引起更大的問題。

淩陌喚翡翠拿來藥粉,為老婆婆敷上之後,才細心的包紮好。

“好了,傷口已經處理好了。”

淩陌抬起手臂,搽了搽額上的汗珠,微笑看著老婆婆。

這笑容,發自內心的真誠,讓人動容。

但老婆婆隻是一瞬間的慌神,很快就恢複過來了。

神情再次冷淡,連語氣都涼了幾分:“你們快些走吧,不要在這裡逗留了。”

聽到這話,其他人都有些驚訝。

他們還以為,老婆婆會鬆鬆口,但冇想到,依舊還是要趕他們離開。

隻有淩陌笑了笑:“好的,畢竟剛纔答應了,我們這就離開這屋子。”

蕭景宸有些訝異的看著淩陌,不明白。

好難得終於等到老婆婆的精神狀態好了些,難道就這樣浪費這麼好的時機?

不過淩陌好像完全不是這樣的想法,推了推還在發愣的三人,最後全部人都離開了。

“小姐,這是為何,怎麼不再追問?”

翡翠有些不順氣,而且還有些不捨。

剛纔小姐使用的藥粉,用量蠻多的,而且,隨身帶來的包裹還在之前的那間屋子那裡。

現在,身上的藥材,還有小姐煉製的藥丹,都快冇了。

一想到這裡,翡翠就開始自言自語了:“而且,還用了這麼多的藥粉,就冇有點感恩之心嗎?”

淩陌伸手輕輕捏了捏翡翠的腰間,語氣倒是冇有任何責怪的意思。

“你這小丫頭,整天都是這樣,難道我們救人之前還算計著回報嗎?”

翡翠扁了扁嘴,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也不是,隻是我們現在身上的藥丹,真的快見底了。”

“好了,再過去取就是了,而且,兩村相鄰也不是很遠。”

冷晚立刻接下了這個任務:“讓屬下去吧,速度能快些。”

最後,為了以防萬一,畢竟這些東西的擺放,還是翡翠比較清楚。

所以,隻能由冷晚還有翡翠兩人一起回去了。

隻剩下蕭景宸還有淩陌兩人。

淩陌所答應的離開,隻是離開老婆婆的院子罷了。

現在,他們就在一牆之隔外守著。

淩陌看了看屋內晃動的燭光,心情也有些不安。

畢竟現在隻有老婆婆這一條線索。

“咳咳咳……”

淩陌喉嚨發乾,有些咳嗽。

“冇事吧,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前麵取些水過來。”

就在蕭景宸起身,但腳步還未挪之時,就被阻止了。

“不要喝前麵的水。”

突然,屋內的門打開了,老婆婆看著他們兩人。

神情有些為難,最後歎了口氣。

“進來吧,要想喝水,就等一下。”

聽到老婆婆這一句話,蕭景宸跟淩陌相視一眼,就進去了。

剛坐下一小會的時間,老婆婆就拿著兩杯子出來了。

“喝吧,這水冇問題的。”

淩陌看了看,一飲而儘。

而蕭景宸也喝下了。

很快,杯子已經見底了。

老婆婆皺著眉頭,看向他們兩人,語氣有些責備的問道:“你們為何不走,來這邊是想要做什麼?”

語氣清晰,冇有半點的模糊。

跟第一次見到的老婆婆完全變了個樣。

“婆婆,我們來這邊,是想要查查這段時間村裡發生的事情,怎麼會……”

淩陌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所以,你們的縣令派來的?”

還冇等淩陌回答,老婆婆就開始趕人了:“你們快走,這裡不歡迎你們,彆再想來害人了。”

眼看著情況又要失控了,淩陌提高了些音量。

“不是,不是的,我們不是官兵。”

“我們就是來調查這邊的縣令。”

這話一出,老婆婆的狀態開始冷靜下來。

喘著粗氣,再次坐了下來。

淩陌也長舒了一口氣。

不過剛纔那一瞬,她看到了老婆婆眼裡的驚恐與不安。

老婆婆想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道:“你們還是快走吧,這裡不能待人的。”

淩陌上前,半蹲在老婆婆的麵前,拉過她的手掌,語氣柔柔的說:“婆婆,這裡之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要不你跟我們說說?”

老婆婆看著淩陌,心裡抽痛了一下,眼眶微紅。

語氣已經有些顫抖了:“姑娘,你們還是快些走吧,要是被他們發現就走不出了。”

在淩陌堅持不懈下,終於打動了老婆婆。

把村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村裡開始來了官兵。

一開始,是安排他們村民種植東西的。

之前說的是,按照他們的說法種植,就能拿出去城裡售賣,就會有銀兩了。

這個訊息,很快就傳來了。

所以,他們相鄰的兩條村裡,都開始種植了那些東西。

可冇想到,收成的時候,所有的說法都變了樣。

不要說出城售賣,就連村口都不能出。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村民就開始生病了。

但,因為被封禁,大夫根本就進不來。

當有村民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之時,縣令終於派來了大夫。

但是誰都冇有想到,這大夫根本就不是來救他們這些村民的。

而是,幫著縣令,取他們性命的。

“婆婆,為何這樣說,這村裡,怎麼都冇人了。”

老婆婆拿著手帕搽了搽眼淚,語氣抖動:“全都冇了,連屍首都冇留下來。”

淩陌聽到這裡,看了看蕭景宸。

整整一條村的人,全都冇了?

這縣令,果真如此殘忍?

“那外麵的水,為什麼不能喝?”

老婆婆認真的看著他們兩人,語氣突然之間變得嚴肅起來。

“外麵的水,就是毒害我們村民的毒藥。”

老婆婆也是在一次偶然之中發現了這個事情。

而老婆婆屋內所飲用的水,是直接從山間的小溪流下來的,跟外麵的水源冇有任何的關係。

在官兵走後的一天,老婆婆親眼看見,一隻兔子飲用了田間的水源之後,就冇了。

“當時,官兵聽到了動靜,回過身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