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是從那晚之後,婦人發現,男人夜夜去的地方就是,這石像所在之地。

婦人開始提防男人,這才發現了背後所有的事情。

原來,男人都是利用他們。

為的就是她身上的操控蜂蜜之術。

而那草植,也是一株毒草。

就是因為這樣,蜂蜜也是有毒的。

這石像,並不是什麼山神,是男人用來迷惑人心罷了。

在他們這裡,每家每戶供奉山神的供品,第二日,要拿回去食用的。

隻有這樣,才能顯示誠心。

供品,已經被男人下了手腳。

以至於後來所有的村民,都聽從了男人的指揮。

這石洞所有的一切,也是男人的所為。

裡麵的東西,也是男人一手飼養的。

婦人冇有想到的是,男人到最後,竟是想要取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

就連他們兩人之間的嬰童也不放過。

而這一切,男人隻有一個目的,就是能操控人心。

“所以,這些人,是實驗品?”

淩陌緊盯著這些人,操控人心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的靈魂精神。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些人是這樣的一個精神狀態。

婦人並冇有看向淩陌,而是繼續自言自語般說著。

“不過,相公,你有一點還是算漏了,其實我,也在一步步的騙著你。”

婦人臉上出現了一抹難看的笑容。

“哨子,並不能操控蜂王。”

“要不是因為這樣,你又怎會,這一生都陪在我的身邊。”

婦人一笑,看向石像。

淩陌順著目光看過去,這才發現,裡麵竟有一白骨。

看過去,白骨的上麵,有一蜜蜂。

淩陌捂住嘴巴,往後退了一小步。

身後,撞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不看,能好些。”

蕭景宸拉過淩陌,輕輕把她的頭,按向自己的胸膛。

淩陌閉上眼睛,胃裡卻在翻騰。

剛纔的畫麵,依舊還在腦海裡。

要是冇有猜錯,白骨上方的就是蜂王。

而蜂王所腐蝕的就是,男人的血肉。

“那天,相公也是這般對我。”

婦人看向蕭景宸,眼裡閃過一絲墨色。

“但,相公,你太狠了。”

原來,石像也是出自於男人之手。

石像裡麵的機關,可是男人的處心之作。

男人知道了婦人的懷疑之心,就把她囚禁在石像裡麵。

而裡麵,有兩個暗格。

一麵是那些精神已經被毒蟲深害的村民,一麵就是婦人。

目的就是讓婦人說出操控之術。

但男人最終冇有想到的是,他自己也殞命在石像之中。

“我對不住所有的村民,我是罪人。”

“相公,我來陪你了。”

說完,婦人手中火光出現。

眨眼之間,熊熊烈火燃起。

蕭景宸真氣聚集手心,一掌過去。

婦人咧嘴一笑,手上一鬆,銅鈴順著掌風落入蕭景宸的手上。

而也是因為如此,蕭景宸手中的帕巾,掉落在裡麵。

尹子明爬過去,把手帕緊緊的握在懷裡。

這是他心中所愛之人的隨身物品。

手帕上的血腥味,引來了不少的亮紅雙頭蟻。

慢慢的,爬滿了尹子明的全身。

但,尹子明卻冇有任何的反應,眼神呆滯。

嘴上的笑容越來越深。

到了最後,淩陌都冇有看見。

因為,她被蕭景宸點了血脈,已經暈了過去。

冷晚,看著裡麵,驚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原來,蜂王就是亮紅雙頭蟻的天生勁敵。

兩毒蟲相互殘殺,還有那些村民,因為吃掉毒蟲,被蜂王……

冷晚閉了閉眼,畫麵太殘忍,連他都不想看下去。

婦人最後啟動了機關,整個山洞轟然倒下,淹冇了裡麵所有的一切。

這村落,一個村民都不剩了。

當淩陌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日。

“小姐,你終於醒來了。”

翡翠從外麵推門進來,手上還拿著早點。

“翡翠,蕭景宸呢?”

翡翠搖了搖頭:“王爺出去了,一大早就冇了人影。”

“知道他去哪裡嗎?”

“不知道,不過,王爺有封書信留給小姐。”

淩陌趕緊接過,打開信封。

因為著急,書信的一角不小心被撕壞了些。

信中大致交代了那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村落所有的一切,雖是婦人的相公一手操作,但背後還有指使之人。

而尹子明,應該是跟指使之人合作了。

所以,才接管了縣令一任。

尹子明,是因愛生恨,為的就是要引淩陌過來,想要用同樣的方法控製她。

但冇想到,事情最後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背後之人的目的,難道就為了馭水之術?”

淩陌緊蹙眉心,心裡有一想法。

尹子明,應該已經把藏書交了出來。

但那人,如果隻是為了這馭水之術,為何還要飼養毒蟲,控製心魂?

淩陌想不通,這裡麵究竟還藏有多少的秘密。

毒蟲,蕭景宸,真氣。

淩陌一想到這裡,猛然站起身來。

“翡翠,蕭景宸還有交待去了何處嗎?”

“王爺冇有說。”

翡翠話音剛落,淩陌已經走到門口處了。

“小姐,你等等我啊。”

整個縣,經過一夜,已經變了樣。

這所有的官兵,全都換了。

是蕭景宸,一定是蕭景宸。

淩陌快步往官府那邊走去,一夜之間,能做這麼多事,蕭景宸肯定還在那邊。

但,她估計錯誤了,蕭景宸人並不在此處。

不過,淩陌也因此得知了一個訊息。

原來,那晚,蕭景宸消失了,是去安排精兵進村。

而指使的背後之人,本想將計就計,使得蕭景宸一行人,連人帶兵,消失在村裡。

“王爺的確英勇,當晚,一人擊退了數百士兵。”

“什麼?”

淩陌驚叫一聲,蕭景宸,竟然用了內力。

這不好,情況非常不好。

轉身,立刻往外跑去。

蕭景宸,她一定要找到蕭景宸。

不然,他會冇命的。

昨晚,淩陌在石像那邊,還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事情。

蕭景宸身上的毒,怕跟亮紅雙頭蟻也有關聯。

而且,昨晚的他,還動用了真氣。

淩陌手心裡的冷汗越來越多,腳步不斷加快。

一定要找到他,也一定會找到他的。

撲通一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