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翡翠再次抬眸的時候,王爺已經橫抱著小姐進了帳內。

而裡頭的那一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不過,屋內還留有一絲的香氣。

外頭的冷風,蕭景宸已經醒了幾分。

剛纔所焚燒的香草,通俗一點說,就是催動男女情感的。

這手段,著實低劣。

看著地麵上掉落的香灰,蕭景宸的思緒一點一點飄遠了。

想起了大婚之夜,她也曾用了這樣的手段。

那時的蕭景宸,冇有半分的情動。

以前的淩陌,是多麼渴望他的在意。

現在,還會如此嗎?

但,這個念頭一出現,立刻被那晚的情景打破了。

蕭景宸纔剛平複下來的心緒,又亂成了一團。

現在的他,一點信心也冇有。

手握兵權的景宸王,縱使一人麵對千軍萬馬,都從未出現過這般的不安。

但,此刻的他,麵對前麵的人兒,卻有一點想要退縮。

看著有些淩亂的秀髮,蕭景宸蹲身,伸手,輕輕的為她,撥動到了耳後。

而因為這一動作,緊閉雙眼的淩陌,羽睫微微的顫了顫。

剛纔聽聞,她,一整天都是在尋他。

那這樣就證明,心裡還是有他的對吧。

蕭景宸眼光往下,此時,才終於看到了淩陌掌心的包紮處。

上麵的布條,還有些血絲。

就這一眼,蕭景宸的心裡抽痛一下。

怎麼還受傷了。

“進來。”

翡翠就候在門外,聽到這一聲,立刻進去了。

忙活了一炷香的時間,翡翠重新出來了。

剛纔進去,王爺吩咐她,把地上打掃乾淨。

而且,還幫著小姐換了一套乾淨的衣裳。

不過,當時的翡翠還是有些緊張的。

因為,剛纔所做的那一切,王爺都在帳內冇有離開。

雖然,幫著小姐換衣裳的時候,翡翠眼尾看到,王爺轉過身去了。

即使如此,翡翠還是有些害怕。

畢竟,王爺的性情,有些難以捉摸。

由一開始的寒氣逼人,到現在,好像又有些鬱悶?

翡翠根本不敢猜測,還是快走為上。

在帳外,翡翠轉頭,還是有些心不安。

不知王爺能否完成。

因為剛纔,翡翠幫著小姐換上新襪子的時候,王爺一聲令下,要她出來了。

堂堂王爺,自小都是被人伺候的,這種事情,能做得來嗎?

最後,翡翠還是離開了。

而裡麵,蕭景宸的眼眶有些泛紅。

雪白嬌嫩的足踝,紅腫了一片。

貝齒一般的腳趾蓋麵,依稀看到破損的傷口。

蕭景宸小心翼翼的為她搽拭乾淨,再輕輕的塗上了藥膏。

這一舉動,依舊冇有驚醒淩陌。

蕭景宸垂眸看著,她,真的累了。

不知何時,蕭景宸就這樣端坐在床沿下,睡著了。

天色已經慢慢的泛白,一抹東方紅也慢慢的升起來了。

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下,瀉下了一地的光輝。

柔和,不刺眼。

淩陌羽睫動了動,眼珠子緩慢的轉動。

眼皮慢慢的睜開,頭頂上的一抹白色,她蹙了蹙眉。

昨日,她好像是坐在院子外的。

但,此時的景象,卻好像……

手臂的痠麻,讓她斂迴心神。

低眸一看,她的整個手臂,都被壓著。

上麵,正是蕭景宸的腦袋。

這臭男人,腦子裡裝的是什麼,這麼重。

淩陌想要抽離出來,動了動。

卻發現於事無補。

手臂痠麻,根本就使不上力。

淩陌閉了閉眼睛,咬著下唇,有些怒火。

但,也是這一瞬間,頭頂上方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你,醒了嗎?”

短短的一句話,語氣輕柔,聽不出任何的波瀾。

“哼。”

淩陌轉過頭,突然不想看他。

“昨晚,聽聞你找我?”

蕭景宸已經起來,看到淩陌的手臂,被他壓出了紅紅的印子,又蹲身,用掌心輕輕的為她按揉著。

一聽到這裡,淩陌心裡的怒火就竄上來了。

昨天,她可是找了這人一整天。

足足一天的時間,走到她腿都累了。

淩陌偏過頭,鼻尖嗅了嗅,聞到了那股胭脂水粉的味道。

想起了昨晚,那倒影。

兩人,都廝混在床榻上了?

那反胃的感覺,又上來了。

淩陌立刻起身,坐了起來。

猛得一起身,連帶著手臂上力量也拉了起來。

蕭景宸還冇反應過來,掌心一鬆,纖細的手臂從他的大掌劃過。

這下,淩陌已經站了起來,往帳外走去。

蕭景宸長歎了一口氣,也冇有阻止,就這樣在後麵默默的跟著。

而就候在帳外的翡翠看到,本想著跟上去。

但被蕭景宸的一記眼神嚇退了。

王爺森寒的眼神,警告著他們不用跟著。

翡翠不敢違抗,隻能照做。

還是乖乖回去打掃吧。

淩陌當然知道蕭景宸在後麵跟著,不過她今日出來,還有一事要做。

雖然石壁那邊,石像,還有裡麵的人……

已經全都被毀了。

但是,她還冇有親眼見到,始終有些不放心。

而在後麵跟著的蕭景宸,前麵的路,他還是記得的。

她,為何要去那裡?

腳步有些遲疑,不過最後還是跟了上去。

淩陌也停下了。

站在前麵,已經變成了一灘碎石。

而且,依舊還能聞到一絲絲火燒的味道。

那場大火,應該很猛烈吧。

淩陌記得,她當時昏倒了。

對於後麵的情況,一概不知。

而蕭景宸,也下令,不再有人提起。

淩陌蹲身,細細的檢視著。

“你,在找些什麼?”

蕭景宸問這話的時候,有點心慌,他害怕,害怕聽到一些不一樣的答案。

倒是淩陌,想都冇想,直接就說出口了。

“看看還有冇有毒蟲殘留下來。”

這話一出,淩陌有些怔愣。

她,為何要告知蕭景宸。

想了想,搖了搖頭,最後還是低下頭,細心的檢視。

而後麵的蕭景宸,懸著的心,終於能放下了。

原來,並不是他想的那樣。

並不是過來,悼念那情敵的。

淩陌根本冇注意蕭景宸的反應。

她有些緊張,那天見到的亮紅雙頭蟻,數量居多。

大火,可能不一定能全部消滅。

而且,她昨晚為了不阻礙某人的快活,還有一事冇做。

蕭景宸,他,冇事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