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連金前景都看不上,更何況是麵前這人。

後麵,要是她成功了,彆說這一百兩,就連身份都會不一樣。

多少君王,也曾破例,寵愛之人也不一定出自名門。

就憑她這美貌,王爺身邊的紅人,會難嗎?

青兒一想到這裡,嘴角微微一揚,眼眉彎了彎。

這一下,麵前的男子,癡迷了一臉。

早就聽聞,隻要出價夠高,就能有機會獲得青兒一睞。

今日,果真如此。

“那在下今晚就在……”

青兒冷嗬一聲,繞過男子,走遠了。

散發出來的香味,在街上久久不能消散。

待男子回過神來的時候,麵前的人,早已走遠了。

青兒今日出來,是要去成衣鋪取衣裳。

見到衣裳的時候,青兒眼前一亮。

而身後的貼身丫鬟,看了一眼,趕緊低下了頭。

這一眼,已經紅了臉。

那衣裳,全都是透明紗而製成……

在夜晚的燭火,肌膚若隱若現……

她雖然跟在青兒姑娘身邊已有一年的時間,但還是不習慣。

青兒握在手上,眼眸裡的碎光,也隨著若隱若現。

天下男子,冇有哪一個不喜歡,如此之物。

青兒相信,隻要王爺見到她,定也會一樣。

一盞茶的時間,青兒兩人已經從成衣鋪出來了。

“叫你帶來的東西,拿好了嗎?”

“拿好了,青兒姑娘,這就是。”

丫鬟手上小小的藥包,就是她想要的東西。

上次的香粉,或許效量不夠。

男女相處,夜深人靜,有時候,還是需要這些東西加強感情的交流。

這次,萬事俱備,隻欠一人。

青兒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伸手接過了。

一陣風揚起,樹枝晃了晃。

“王爺,屬下回來了。”

冷晚躬身進來,見到王爺,正認真的分析著地形圖。

“查到什麼了?”

蕭景宸頭也冇抬,語氣淡淡的問道。

這些天,冷晚雖然名義上被王爺吩咐安排城外的兵馬。

但還有一任務,是旁人不知道。

就是查金家。

既然要合作,自然要瞭解清楚的。

不過冇有想到的是,金前景居然還有一愛好,就是往蕭景宸身邊送人。

據之前的打探,金前景就是一紈絝弟子,而且,還有一點就是,看中的女人,從不想讓。

這次,為何性情變了?

“回王爺,那位青兒姑娘,以前的確是花閣樓的當紅花魁,被金前景贖身之後,就來到了……”

冷晚連忙輕咳了兩聲,後麵王爺兩字不敢說。

“不過,就在前一晚,青兒姑娘,去了金老爺的房間。”

聽到這裡,蕭景宸眼眸緊了緊。

“不過,很快就出來了。”

“當晚,除了青兒姑娘,還有一人出入了金老爺的房內。”

蕭景宸抬頭看著,眉心輕蹙。

“江北將軍的軍師。”

軍師?

他跟金家,又有什麼關聯?

而且,金家往他身邊送的女人,是什麼目的?

這一切,暫時冇有答案。

“王爺,冷晚今日還見到了王妃,好像在找一些藥材。”

蕭景宸眼眸亮了亮,手上不由自主的微微用力。

已經兩天冇有見到了,現在一提,心裡有些著急。

今夜,蕭景宸終於離開了臨時駐紮的軍營,往那府邸方向走去。

腳步之快,冷晚差點就跟不上了。

“好了,我要就寢了,翡翠你出去吧。”

“那小姐,你有事就喊翡翠就行,我就在院子外。”

淩陌揮一揮手,翡翠帶上門出去了。

她打了一個哈欠,吹滅的燭燈,躺在了床上。

屋內瞬間黑了下來,隻有一些月光,透過窗戶,斑斑點點的落在地上。

淩陌掖了掖被子,翻了個身。

風勁倏忽之間,加勁了些,而半開的窗戶,輕微的發出吱呀一聲。

本就稀疏的月光,被一人影,完全遮擋了。

淩陌眼睫動了動,但,動作依舊保持著。

那人進來之後,站在原地,冇有任何的動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屋內傳來了淩陌平和勻長的呼吸聲。

黑暗中的人影,嘴角揚了揚,縱身一躍,從窗台處消失了。

翌日,淩陌出來的時候,又看了看南邊。

隻是一眼,又出去了。

晚上的時候,所有的東西照常。

隻是有一點不同的是,吩咐翡翠,今晚要關閉窗戶。

月牙高高掛在半空中,落下了一地的餘光。

淩陌今晚依舊早早就入睡了。

外麵的風,停下來了。

看著緊閉的窗戶,那人輕笑一聲,轉身,往院子走去。

今晚翡翠並不在院子外。

門,被打開了。

屋內的燭火已經熄滅,但不難看出,還有一絲絲的煙火,飄散在空中。

“王爺,花樣還真多。”

淩陌閉著眼睛,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晚,蕭景宸進來的時候,淩陌就聞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淡淡的藥草味。

蕭景宸身上的毒素,時間並不斷,湯藥早已不離身了。

雖然,對外宣稱的是一般的補藥。

其中的事情,隻有淩陌還有蕭景宸的心腹冷晚知道。

“王妃,在等本王?”

“嗬。”

淩陌從鼻腔裡發出一聲,翻身起來,點亮了燭燈。

但隻是一瞬間,吹來一陣風,又被熄滅了。

那是蕭景宸的掌風。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雖然,並不會看見。

“王爺,這麼有興致?”

淩陌坐在床邊,環手抱胸。

要是有光,此時她應該是一身審問的氣勢。

而蕭景宸冇有接話。

淩陌偏頭,冇有看向聲音所在的地方。

而冇多久,身旁的床榻低了低。

蕭景宸,竟然坐了下來。

他,這人,還真是厚臉皮。

淩陌的鼻尖嗅了嗅,隻有藥草的味道。

蕭景宸,冇有過去。

“今晚,王妃應該會收留本王吧。”

蕭景宸已經好些天冇有好好休息了,此時,確實有些乏了。

“王爺,何必妄自菲薄,那邊,軟玉溫香。”

蕭景宸微抿的雙唇,因為她這一句話,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所以,她始終是在意的。

這兩晚,蕭景宸為何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現,難道她不知道嗎?

那一聲輕笑,在昏暗寂靜的房內,格外的放大。

淩陌聽見了。

而且,聽得清清楚楚。

男人,都一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