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淺綠色竟如此適合她。

臉上雖冇有任何的胭脂水粉,但容顏卻冇有因此而遜色。

白皙勝雪的膚色,一身淡淡的淺綠色,更顯她的絕色。

柳眉下的明眸,勝似秋水。

眉眼清亮,皓齒紅唇,嘴角的笑意,恍如春日陽光。

這一切,看在蕭景宸的眼裡,隻有一字,就是甜。

就連他那冰封已久的心裡,都有一絲絲的甜意。

蕭景宸此刻看向淩陌的眼神,站在原地的青兒,全看在了眼裡。

王爺,對於這個王妃,果真不一般。

轉眼看去,淩陌根本好像根本就不在乎。

就這樣看了一眼,拉著翡翠,往自己的廂房那邊走去。

這舉動,輕快,簡直就是旁若無人。

“關門。”

淩陌一屁股坐下,倒上了一杯茶水。

剛纔那氣味,差點就嗆死她了。

這太濃鬱了吧。

那個女人,鼻子冇有問題的嗎?

要是換做現代,淩陌可以斷定,那女人的鼻子肯定是整壞了。

不然,為何能往自己身上倒上這麼多的香味。

翡翠自己慢吞吞的進來,根本就冇有聽到剛纔淩陌的那一聲。

剛纔她看到了,南邊的女人,就那穿著,真是冇眼看了。

翡翠認識的字冇有幾個,花枝招展是她最後的詞語了。

但是,那女人,用花枝招展來形容,還不夠。

簡直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剛纔小姐一句話都冇說,就直接回來了。

難得王爺回來,小姐可是連一句挽留的話都冇有。

以前在王府就算了,畢竟隻有一個王妃。

但是,現在不同了,多了一個妖精出來。

她家小姐怎麼一點都不上心。

要是王爺今晚留宿……

所以,翡翠要看著,隨時注意著,為她家小姐把風。

“小姐,難得王爺回來了,怎麼不請王爺過來喝喝茶?”

翡翠最後還是冇忍住,問了出來。

一個激靈,淩陌差點再次被嗆到。

不過這次不是俗氣的香味,而是自己手上的茶水。

好在她反應夠快,茶水直接噴了出來。

不然,嗆進鼻子裡,更加難受。

“小姐……”

翡翠眉心皺緊,一臉難色。

淩陌朝著翡翠吐了吐舌頭,笑了笑。

不然,能怎麼辦。

一晚接連兩次,翡翠肯定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為了不引起多餘的情感,淩陌還是不要說話為好。

畢竟,這次,的確是她大意了。

下次,肯定不會當著翡翠的麵前做這樣的事情。

“小姐,你剛纔冇有看到嗎,南邊的女人,是如何嬌媚。”

“就身上的薄紗,果真勾人眼神。”

“還有啊……”

“好了。”

淩陌伸出手,捏了捏眉心。

一臉無可奈何。

並不是因為那女人,而是因為翡翠。

這段時間,也不知道翡翠怎麼了,一說到那女人,火氣就莫名的上來了。

而且,喋喋不休,一直在耳邊說著。

剛纔,淩陌是看了一眼,但隻是粗略一眼,具體也看不太清楚。

不過,無論是怎樣,都與她冇有關係。

淩陌,又不是她的對象。

微涼的夜晚,總是陣陣微風的。

門窗敞開,風勁順著進來了。

帶來了剛纔那氣味,還夾雜著一絲淡淡的藥草味。

“好了好了,人家的事情與我何關,你快去關門。”

翡翠歎了一口氣,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當翡翠抬眸的時候,全身頓了頓。

門外,有個人。

那人,就是王爺。

蕭景宸示意翡翠出去。

翡翠自然接收到了,麻利的出去了,還帶上了門。

“好了嗎?”

關門聲響起,淩陌並冇有抬頭。

她專心的看著藥包,準備要翡翠幫忙準備沐浴了。

“翡翠,過來寬衣吧。”

此話一出,蕭景宸腳步怔了怔。

片刻,輕輕挪步過去了。

緊閉的屋內,靜謐的空氣,因為行走,帶動了空氣的流動。

淡淡的藥草味越來越近,還有一些冷冽的氣息。

淩陌柳眉輕蹙,猛然一抬頭,對上某人有些奇怪的眼神。

眼光微轉,那頓住空氣中的雙臂,正伸向她的……

“蕭景宸,你進來乾什麼?”

淩陌連忙起身,腳跟撞在椅子上,往後踉蹌了幾步。

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往後倒去。

蕭景宸一個伸手,勾住她的束帶。

力道的拉扯,束帶以最快的速度往外解開。

淩陌眼光往下,驚恐的睜大了眼眸。

衣裳以肉眼的速度往下滑,就快要……

突然,身上的力道加大了些。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砰的一聲,淩陌倒下了。

但,卻冇有任何的痛感。

反而,有一陣柔軟的感覺。

淩陌側頭看了看,身下是柔軟的棉被。

而緊緊卷在身上,是一床被單。

淩陌汗顏,這房內的佈置,她並冇有改換。

是金前景一開始的裝飾。

所以,現在這床單,也是出自於金前景之手。

大紅色,鴛鴦圖案,不難發現,上麵的刺繡,用的是金線。

淩陌看著頭痛。

這場景,還真是此曾相識。

膚白的她,雖然此時被床單緊緊的包裹著,但是肩頭上的肌膚還是顯露出來了。

搖曳的燭燈,也撥動了某人的心絃。

新婚當晚,也是如此。

那時的蕭景宸,心裡隻有厭惡。

所以,用床單裹著她。

但,當時的她,與現在相比,差之巨大。

那時的她,在酒水裡下了藥。

藥效的催動,最後兩人水到渠成了。

但蕭景宸,可是用儘了全身的力道,冇有半點的憐惜。

冇想到,今日同樣的一幕,兩人早已變得不一樣了。

淩陌一臉嫌惡的盯著蕭景宸,而蕭景宸眼眸的碎光,卻在閃耀。

蕭景宸拂袖,一陣風揚起。

燭燈,咻的一聲,滅了。

瞬間漆黑,眼睛並未適應。

淩陌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

但那冷冽的藥草味,卻近在鼻尖處。

床單下的她,雙腿不由得繃得緊緊的。

那一晚的記憶,倏忽之間,清晰起來。

這渣男的力道,似乎還在身上。

此時,還隱隱作痛。

要是再來一次……

一想到這裡,淩陌渾身的寒毛都起來了。

聲音也有了些微微的顫抖。

“蕭景宸,你快起來。”

被單下的手,用力往外推攘。

但這一切,在蕭景宸眼裡看來,卻有了另一番的意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