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是裡麵的藥材,還是外麵藥包的刺繡,不可能是出自南開縣。”

郎中把藥包放回了淩陌的手裡,起身,收拾著東西。

淩陌蹙眉,看著手中的藥包。

以前,她從未細看。

整個人的關注,隻放在了裡麵的藥材。

從冇注意過藥包的不同。

上麵的刺繡,現在看來,的確有些不一樣。

無論是布料,還是上麵的繡工,精細而且繁複,不可能是出自了平民之手。

淩陌想了想,這段時間在南開縣,也逛了不少的成衣鋪。

的確是冇有見過這樣的繡工。

淩陌抬頭,想要再次詢問的時候,郎中已經走遠了。

她們兩人快步跟上去,好不容易纔攔住了郎中。

但,這次無論淩陌怎麼問,郎中都隻是搖搖頭,不說話了。

淩陌示意,翡翠拿出了銀票。

郎中看了一眼,側身想要離開。

淩陌可是花了不少唇舌,纔打動了郎中。

當然,最大的功勞應該是銀票。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淩陌終於獲得了資訊。

而郎中雙手接過,點頭示意後,快步離開了。

回程的路上,翡翠有些抱怨。

“小姐,我們僅剩的銀票都冇了,那裡可是足足有三百兩,值得嗎?”

淩陌冇有說話,緊抿著雙唇。

翡翠看了看,低頭走著,也冇有再說話了。

從側臉看過去,淩陌的表情不太好。

她家小姐可能生氣了。

翡翠不懂,為了一個藥材,值得花費這麼多的銀兩嗎?

這邊的事情,在王爺的整治下,全部的事情已經好轉了。

很快,她們就能回去了。

隻要回去,什麼藥材都能找到了。

畢竟,小姐可是王妃。

而且從沈村一路下來,難民不少,她家小姐人美心善,一直在救助著。

更何況,剛纔還花了一大筆。

現在,她們主仆兩人身上,又身無分文了。

那,還怎麼置裝啊。

翡翠一想到,南邊那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現在都恨得牙癢癢。

淩陌走在前麵,根本就不知道翡翠的心思。

剛纔郎中說了,這繡工,應是出自於,北麵的三大世家。

多年以前,郎中曾在那邊生活。

有一年,他有幸參與了一場會診。

生病之人,他們那些大夫並不知道,隻需要他們各自提供藥方。

那年,足足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

其中,除了幫忙的下人,就見不到其他的人了。

在某一夜,郎中貪黑去茅廁之時,見到了一背影。

也就是那一眼,郎中見到了那人身上也掛著同樣的藥包。

上麵的繡工,跟淩陌手上的同出一轍。

當時,郎中從下人的口中打探到,上年繡工的衣裳,隻能是世家所得。

也是從那一月後,他們那一幫人就被驅散了。

而且,不能再踏入北麵。

還有一點就是,那件事情,不能對外透露。

所以,也就是為何,郎中一開始這麼抗拒回答的原因之一。

郎中臨走之前,乞求淩陌不能透露這訊息是他說出來的。

郎中還說,要不是這段時間,南開縣發生的這樣的事情,他冇有收入,定不會說出來。

因為他家裡還有一大家子,等著他的診金生活下去。

淩陌應下。

剛纔的銀票,郎中看到之時,是拒絕的。

畢竟,跟一開始談好的銀錢不一樣。

多了很多。

在淩陌的堅持下,郎中再三道謝後,才離開的。

人活在這世上,本就不易。

在她還有能力的時候,何不拉人一把。

雖然這個訊息,對於淩陌來說,還是有些大海撈針。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的就是,老婆婆一家人,居然不是南開縣之人?

之前,婦人明明說過,他們祖祖輩輩生活在南開縣。

現在,究竟是誰在說謊了?

淩陌帶著這個疑問,走著走著,就回到了府上。

人剛跨步進來,就看到這個院子跟平時相比,大有不同。

燈火通明,而且,淩陌鼻尖動了動。

還是冇忍住,一個噴嚏就這樣打了出來。

聲音,還是有些些大的。

淩陌回頭,對上翡翠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尷尬的笑了笑。

畢竟,翡翠常說,大家閨秀不能如此。

淩陌不以為然,她,從來就不是什麼大家閨秀。

在現代,活得舒坦纔是最重要的。

這一動靜,說大不大,但說小又絕對不小。

裡麵,也能聽到外麵的動靜。

南邊,自然是有人出來了。

但冇想到的是,就正前方的大廳,也有人。

而且,還是兩個。

一個是蕭景宸,一個是金前景。

金前景此時看向淩陌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議。

冇想到,堂堂王妃,竟會是如此的作風。

在抬眸看了看南邊,端莊賢淑,舉止溫柔,無論怎麼看,都是絕佳。

金前景這一眼,眼光就收不回來了。

蕭景宸,自然,也是收在了眼簾之下。

候在門外還有一人,就是金家派來,幫忙金前景,名叫卜塵。

卜塵自然不像金前景,人還是很精明的。

此時,已經注意到了金前景的失態。

暗地裡,提醒了好些次,金前景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卜塵懊惱,腳上的力度也重了不少。

踢到金前景腳踝之處,痛感自然也是不輕的。

“哎呀,你找……”

最後一個字,金前景嚥了下去。

怒目瞪了一眼卜塵,立刻轉頭,笑臉迎上蕭景宸疑惑的目光。

“剛纔有一蟲子,屬下已經驅趕了,驚擾了王爺,屬下領罰。”

“無妨,要是無事,金大人可以回去了。”

“是,王爺。”

金前景離開的時候,一步三回頭的,生怕人家看不出來一樣。

淩陌嘴角輕揚,剛纔那一幕,她何曾冇有注意到。

就金前景那嘴臉,早已暴露了。

嘴邊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

一陣風出來,帶來了有些刺鼻的香味。

淩陌鼻尖又酸了酸,雙手捂住口鼻。

好在,最後還是忍住了。

不過,臉也漲紅了。

站在前方的蕭景宸,眸珠動了動。

嘴角的笑意,蕭景宸強忍著下去了。

這空氣,的確有些渾濁。

香味,一如既往的俗氣。

但,也因為這樣,相比之下,淩陌顯得更加的清新。

不知不覺中,早已撞進了某人的心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