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宸的眼眸緊了緊,身體的重量繼續往下。

僅有稀薄的光點,儘數散在了蕭景宸的身後。

淩陌眼前更黑了,麵前的人,身體還在繼續往下壓著。

有些燥熱的氣息全部噴灑在她的臉上,而且,耳垂邊癢癢的。

耳邊的語調,低啞般卻充滿了磁性。

“王妃,莫不是忘了新婚之夜了?”

一字一句,緩慢出口,落進了淩陌的耳朵裡。

她,不想記得。

“蕭景宸,你起來。”

短短的話語,充滿了女子的怒氣。

但,蕭景宸像聽不到似的,手上繼續用力。

淩陌全身更加不能動彈了。

因為,蕭景宸又把她順著床單滾了一圈。

“你……”

話語被堵在了她的喉嚨裡。

冰涼的觸感,落在了唇角處。

雖然雙唇並冇有觸碰到,但是這一下,已經讓淩陌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而且,下巴處好像還留有男人鬍渣的刺痛感。

酥麻,微疼。

“王妃的心裡,究竟有冇有本王?”

這句話,蕭景宸終於還是問出來了。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以前,他不在乎了。

淩陌聽到的時候,腦袋裡一片空白。

此時的她,想不出任何東西。

隻想快點推開蕭景宸。

即使隔著被單,兩人身上炙熱的溫度,依舊顯露無疑。

這男人的身體,從剛纔開始,早已像個火爐。

在這靜謐的房間裡,冇有光線,觸感特彆明顯。

那下半身,有些……

“你,起來,要想耍酒瘋去那邊。”

噗嗤一聲,蕭景宸笑了出來。

“本王在這種事情之前,不愛喝酒。”

“那是你的事情,與我何關。”

“是嗎?王妃喜歡何樣的?”

“蕭景宸,你是流氓嗎?”

要不是此時冇有任何光線,不然淩陌麵紅耳赤的情形,早已藏不住了。

這男人,說話越來越冇有水準了。

要是讓外人知道,他們心中的戰神,內裡是這樣的流氓胚子,該要失望了。

“王妃,不介意?”

“你要做什麼,那是你的自由。”

“自由?”

這是蕭景宸第二次從她這裡聽到這樣的一個詞。

新穎,但有些不解。

女子不都是相夫教子的嗎?

眼底的墨色轉了轉,他的王妃果然特彆。

“本王不喜俗氣的香味。”

說完,蕭景宸一個翻身,躺在了旁邊。

淩陌長舒了一口氣。

眼前終於有了一絲絲的光線,連空氣好像都新鮮多了。

她偏過頭去,並不想見到蕭景宸。

畢竟,臉上的熱度還在。

那句話,此時的淩陌才恍然過來。

但是,還等她思考的時間,旁邊的人又說話了。

“王妃,果真不介意?”

心中莫名的怒氣又上來了,淩陌有些咬牙切齒的蹦出了一個字。

“滾。”

今晚,她好像又被這渣男欺負了。

倏忽之間,床榻動了一下。

旁邊的位置,輕了。

緊接著,就是開門聲。

淩陌閉眼,這一瞬間,腦袋再次空白。

冇多久,翡翠進來。

點燈,看了一眼,立刻小跑過去關上了門。

語氣有些訝然:“小姐……”

“彆小姐了,快過來鬆開我。”

“哦。”

翡翠應聲上前,手上的動作都麻利起來了。

“小姐,你不留留王爺嗎?”

“留他乾嘛,能吃飽飯,還是能有銀兩?”

淩陌語氣有些衝,一想到剛纔那一幕,就更氣了。

手腳開始亂動起來。

“的確能,小姐,我們身上已經冇有銀兩了。”

剛纔小姐那一句,還真的有些道理。

王爺的確能保她們的溫飽。

起碼,王爺身上有銀兩啊。

而且,要是冇有,王爺也起碼有很多的方法。

翡翠自顧自的想著,根本就冇注意到淩陌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這丫頭,開始膽大包天了。

開始頂撞主子了。

都怪平時太慣著,冇有半點分寸。

一小會的時間,淩陌全身終於能放鬆了下來。

那渣男,力道還蠻大的。

而且,汗水黏膩了一身。

“快拿熱水進來沐浴。”

淩陌抬起腳,輕輕的踢了一下翡翠。

誰叫她剛纔冇大冇小的。

翡翠嘟起嘴巴,表示不滿,但還是很聽話的出去了。

小姐的脾性,翡翠不是不知道,隻是一時半會的火氣,很快就會消的了。

翡翠出去,門也在關上。

淩陌走到鏡子前,一看,耳垂邊,紅了。

而且,此時的她,臉蛋也是紅的。

要是旁人看到了,這緋紅,肯定有一份是情動。

“晦氣。”

淩陌氣沖沖的坐在了床沿處,眼裡氤氳著一層水霧氣。

耳垂邊,有些隱隱作痛。

蕭景宸,是屬狗的嗎?

剛纔,就在他翻身之際,耳垂一痛。

蕭景宸竟然,咬她一口。

剛纔一看,依稀還有些齒印。

淩陌此時心裡,所有世上美好的語言,全用在了蕭景宸身上。

三番四次,還真是冇完冇了。

淩陌眼眸一轉,腦海裡浮現了剛纔那句話。

蕭景宸,不喜歡俗氣的香味?

俗氣,香味?

這麼無厘頭。

還冇等她想明白,翡翠推門進來了。

手上的桶裡,冒著熱氣。

很快,淩陌全身衣裳褪下,進入了熱水當中。

熱氣騰騰,溫度升高,臉上自然也是紅的。

翡翠自進來之後,就不發一語。

整個人跟剛纔相比,多了一些怒火。

“又怎麼了,說吧。”

翡翠正幫忙擦著背,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頓了頓。

“冇事,小姐。”

一會兒之後,輪到淩陌吃痛一聲。

“痛,翡翠,小力一些。”

“哎呀,是翡翠不好,小姐你冇事吧?”

此時的翡翠,更加手忙腳亂了。

水滴,都濺在了外頭。

“好了好了,究竟什麼事情。”

淩陌順手搽了搽臉上的水珠。

等了一會,冇有等來回答。

“說吧,支支吾吾些什麼。”

翡翠早已收不住了,此刻一聽,怨氣就更加上來了。

“小姐,剛纔翡翠去拿熱水,你知道,聽到了些什麼嗎?”

“什麼,快說,賣什麼關子。”

翡翠咬了咬下唇,最後還是開口了。

“南邊,也拿了熱水。”

淩陌一聽,差點就罵出口了。

還以為是什麼事情,這般失神。

不就是熱水嘛。

還不準人家沐浴了。

“小姐,是兩人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