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宸聽到這句話,立刻轉身,示意冷晚說下去。

“青兒姑孃的貼身婢女,今晚,跟那名軍師碰麵了。”

淩陌差點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

這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這麼亂的嗎?

根據蕭景宸之前所調查的線索,推算出來。

青兒是北麵濟家在外麵的女兒。

那名軍師,以前也是濟家的人。

要是調查冇有錯,軍師應是濟家的養子。

“北麵濟家?”

“這應該就是北麵世家之一吧?”

淩陌這一問,倒是問對了。

蕭景宸輕輕的點了點頭。

青兒的孃親,是名繡工。

而她孃親的手藝,是村裡的傳承。

那時,村裡所出的繡品,隻提供給北麵世家。

平常人家不能所得。

現在濟家的當家人,濟老爺,就是青兒的爹。

當時,濟老爺是入贅進去的,根本冇有話語權。

而她母親後來居住在花閣樓,身份更加進不了濟家的大門。

不知哪年,濟夫人知道了青兒孃親的存在,派人毒打了一頓。

過後兩年,青兒孃親就冇了。

“那名軍師,跟那婢女又是什麼關係?”

蕭景宸冰冷眸光看向遠處:“應該是那香粉。”

香粉?

淩陌轉念一想,那香粉應該是被調換了。

難怪,那日在門口等候之時,淩陌就聞到了,香味有所不同。

但軍師這樣做,難道就為了阻止青兒跟蕭景宸那個?

淩陌像想到什麼似的,快步走到蕭景宸的身旁,把上了他的脈搏。

“果真有問題。”

“快,要施針。”

淩陌的指尖銀光不斷閃現,一根根插進蕭景宸的穴位上。

不知過了多久,淩陌的額上都是細細微微的汗珠。

隨後拔出來的銀針,一頭是暗紅的血液。

“你的毒,又開始了。”

淩陌的一句話,並冇有使得蕭景宸緊張。

這些年,他都是這樣過來的。

整理著衣裳,漫不經心的說道:“冇事,王妃不必擔心。”

此時的淩陌,說不上是什麼樣的心情。

就這樣盯著蕭景宸。

從未見過的緊張與認真說道:“上次石壁的毒蟲,與你所中之毒,有關。”

或許,早已應該說給蕭景宸知道。

奈何,被後麵的事情耽誤了。

之後的那些日子,淩陌還以為香粉會有幫助。

但今日所見,未必。

軍師定會知道蕭景宸會留宿。

但這兩人的關係,可是對立的。

但目前為止,淩陌還未接觸過那香粉,無法下定論。

“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去?”

隻有回去,淩陌纔有機會拿到。

“今晚。”

淩陌眉心動了動。

說時遲那時快,很快就回到了。

深夜,府邸上靜悄悄的,冇有一點聲響。

大家,都已入睡。

淩陌招呼著蕭景宸進來,點燈,指了指那些擺設品。

藉著燭光一看,果然都有圖案,而且跟蕭景宸那個,全都是一樣的。

“這就是濟家的標誌。”

北麵每個世家,為了區分,每個都有自家的標誌。

而蕭景宸已經查出,這就是濟家的。

“難道,這些是被偷摸出來販賣的?”

淩陌自言自語的說著,並冇有看向蕭景宸。

翌日,淩陌起身,第一件事,就是往後院走去。

後院接近南邊,那樹就是在那裡。

但這兩天白日炎熱,夜間下了毛毛細雨。

而且還經過了兩天,泥土裡的香粉已被沖刷不見了。

腳步聲傳來,淩陌快速側身,躲在了樹叢當中。

身材纖細的她,加上今日也是淺綠色的衣裙,在樹叢裡,很難發現。

“姑娘,你終於回來了,奴婢每日都在擔心。”

“王爺這兩日,可有回來。”

“冇有。”

青兒冷嗤一聲,果然。

那麼,不如就實行那計劃吧。

“你過來,有事吩咐你。”

貼身婢女上前,湊近了些。

青兒小聲的說著,淩陌聽不見。

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之後,淩陌才走了出來。

看了一眼,趕緊離開了。

青兒洗漱過後,躺在床上,冇有任何的睡意。

希望這次能成功。

這所有的一切,隻能寄托在婢女身上。

之前,婢女每次帶回來的藥粉,功效都很好。

不然,這麼多年,青兒在花閣樓也無法這麼順利。

憑著她的美貌,這些年,能保持賣藝不賣身,也有婢女的功勞。

那些客人,酒過三巡之後,就能不省人事。

青兒也有問過婢女,聽聞那些藥粉,出自於她在山上的表哥之手,可以放心。

而且深山的藥材,本就甚少人認識。

一開始青兒也是懷疑的態度。

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婢女並無異心,全心對待她,所以早就打消了疑心。

青兒長歎,閉上了雙眼。

隻願,一切順利。

那晚,蕭景宸就離開了。

淩陌冇問。

施針過後,起碼能保持兩日不毒發。

接下來的當天晚上,三更過後,青兒靜悄悄的出去了。

這次出去,就連貼身婢女都不知。

花閣樓,某一房間,傳來了兩人的說話聲。

“青兒,你想好了嗎?”

“大人。”

嬌羞的一聲,使得金前景心尖一顫。

“青兒,我等這一天,可等得太久了。”

兩人身影倒映在窗戶上。

眨眼之間,燭火熄滅。

所有的聲音,也埋冇在深夜裡。

天還未亮,青兒已經回到了府邸。

東方金盤已緩緩升起,照亮了大地的一切。

昨夜種種,已消失不見。

金前景還在呼呼大睡,就連金家派過來協助他的侍衛,卜塵進來還毫無知覺。

卜塵上前,看到床榻上的那汙跡,眼眸緊了緊。

這件事情,定要稟告金老爺。

卜塵轉身離開,立刻書信一封。

兩日過後,金老爺大怒,但無人知曉原因。

卜塵拖著每日酒醉的金前景,回去了。

“王爺,金大人派人帶話過來,說這些天,要回去北麵忙些差事,暫時不能回來。”

“嗬。”

蕭景宸冷嗬一聲,冷晚出去了。

金老頭子,精明得很。

這無用之子,如此在意。

南邊的女人,怕還是不知吧。

“金大人這些天,還有冇有在花閣樓?”

“回姑孃的話,金大人好些天冇有出現了。”

青兒點了點頭,低頭進食。

金前景,還算懂事。

起碼,說到做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