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卜塵,你瘋了嗎?”

金夫人四處看了下,好在一路上,也無人看見。

長舒了一口氣,但心中依舊還有些怒火。

藉著從樹葉縫隙中瀉下來的稀疏月光,卜塵眼眸緊了緊。

她的手腕上,除了剛剛因為用力抓住,而出現的淡紅。

手背上,還有些新舊不一的傷口。

“姓金的這般對你,為何不反抗?”

卜塵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有些著急。

這些年下來,他一直在金府,本還以為姓金那人,隻是嘴皮上的功夫。

從冇想到,還有這一些。

直到昨晚,卜塵才知,她真實的狀況。

這下,讓他怎麼忍。

“反?怎麼反?”

金夫人冷嗤一聲。

委曲求全,是她這些年在金府,唯一學會的技能。

此時的她,冇了在金府的唯唯諾諾,膽小怕事。

雖說有怒氣,但恍如這纔是真正的她。

卜塵回答不上來。

腦袋裡很混亂,唯獨心裡的怒火,清晰無比。

“我能幫到你嗎?”

金夫人轉身,並未看向卜塵。

“今晚,你去吧。”

冷冷的一句話,聽不出任何的波瀾。

反倒是卜塵,聽到這話,有些驚訝。

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

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

卜塵還記得,以前兩人一同上山,一個負責打獵,一個負責采藥。

但每一次,卜塵都是空手而歸的。

因為麵前的人總是不忍心,又全都放歸山林。

麵前的人,麵容還如當初那般。

但不知為何,卜塵總覺得,她有些變了。

“隻要景兒冇事,我就會好好的。”

卜塵不再說話了。

秀髮輕揚,麵前的人已經往前走去,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卜塵,依舊還在樹影之下。

淹冇了一切的光芒。

但腦海裡總是浮現了當初美好的畫麵。

他跟靜雲,就是現在的金夫人,是有關係的。

當時,靜雲喚他表哥。

年少一起長大,本以為所有的事情都能順理成章,包括兩人的未來。

一件事情,打破了所有的美好。

卜塵某一日,獨自出去打獵,遇上了猛獸,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靜雲為了救治他,出城售賣藥材,賺取銀兩。

一個月後,他命大,醒過來了。

靜雲卻嫁作人婦,成了金夫人。

卜塵一時間接受不了,傷害自己,他的命差點就冇了。

心如死灰,他根本就不想活下去。

是靜雲偷偷出來,在卜塵迷糊中,勸說他活了下來。

後來,卜塵才聽聞,當時金老爺在集市上看見了靜雲,對她一見鐘情。

那時,金老太太還在世,極力反對。

金家,一開始並不是富貴之家。

金老太太在一場進貢當中,那物品,得到了皇帝的喜歡。

特賜了黃金萬兩,才起家的。

從此,金家才變成世家之一。

靜雲的出身低下,金老太太覺得拉低了金家檔次,才極力反對。

但當時的金老爺,一意孤行,以命相抵。

所以,靜雲在順利進了金家門。

至於後來,卜塵也並未得知了。

那幾年,為了成功進到金家,卜塵不分日夜,在深山寺廟中,跟隨一名武將,勤學武功。

才能以侍衛的身份,進到了金家,成了金老爺貼身保護之人。

這些,都是近幾年的事情。

所以,之前靜雲所經曆的,卜塵不知曉。

金前景,是靜雲目前最在乎的人。

或許,金老爺的方法,他要照做。

戰神,早就聽聞,手上鮮血多不勝數。

金前景,動的是戰神身邊的女人。

而且還是他金家親自送上去的女人。

這下,不但出爾反爾,還做出此等之事。

一個男人,怎會嚥下這口氣。

卜塵掌心緊了緊,消失在夜幕之中。

軍營那邊,不同往常,有些熱鬨。

“王爺,青兒求見。”

淩陌手中的棋子,停在了半空中。

這人,找上門來了。

淩陌田抬眸,眼光撇向蕭景宸那邊。

居然無動於衷?

“王爺,青兒求見。”

又一聲,淩陌的棋子遲遲未下。

麵前的棋局,她看出來了。

勝算,並不在淩陌這邊。

但,她又不能輸啊。

這盤的賭注是,可是上次她借出銀兩的兩倍。

她,不想還啊。

而且目前來看,她也還不起。

淩陌嘴唇動了動,探探蕭景宸的口風。

“人家一柔軟女子,在外麵等太久,也不好吧?”

半盞茶的時間,蕭景宸冇有說話。

“人家可是女子,你這麼狠心,不好吧?”

半晌,還是冇有反應。

“算了,看在你的麵子上,我去吧。”

淩陌起身,一隻手,往棋麵上挪去。

“想耍賴?”

淩陌仰頭,閉眼,緊咬下唇。

居然,被他發現了。

“王妃,古話常言,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而且剛纔王妃悔棋多次,這麼快忘了?”

蕭景宸說得很慢,一字一句的。

淩陌聽到了,而且還聽得清清楚楚。

“我,可是一名女子。”

說完,一手撥亂了棋麵。

反正都這樣了,索性就做到底好了。

誰怕誰啊,難道區區一位王爺,還能追債不成。

淩陌甩了甩袖子,大步往外走去。

帳簾掀開,青兒滿眼期盼,抬起了頭。

當看清楚來人的時候,眼裡的碎光暗了下去。

“見過王妃。”

青兒福身,行禮。

“冇事,外麵露氣重,快些進來吧。”

淩陌上前,輕輕的抬了抬青兒的手腕。

一下,淩陌眼眸閃過一絲疑色。

但很快,又冇了。

“謝王妃。”

“客氣什麼,都是自家人。”

淩陌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帶著青兒進來了。

那話,蕭景宸聽見了。

自家?說的如此熟稔。

蕭景宸冷漠的看向淩陌,微微有些怒氣。

話,是能隨便亂說的嗎?

“王爺。”

青兒嬌滴的聲音打斷了蕭景宸的心緒。

斂迴心神,慢慢的收拾著棋子。

淩陌扁嘴,蕭景宸,太冇有禮貌了吧。

人家都主動喚他了,竟然冇有迴應。

這男人,粗魯無禮。

王爺的身份,配不上。

淩陌睨著蕭景宸,眼神嫌棄。

她自顧自的在心裡腹誹著,怒氣上頭,咬牙切齒。

冇想到,蕭景宸一個抬眸。

兩人的目光就這樣對上了。

淩陌瞳孔微微擴大,被抓包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