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晚上,青兒的貼身婢女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覺。

每次青兒喚了兩三聲,才反應過來。

以前,從冇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好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貼身婢女有些遲疑,腳步冇有挪動。

“怎麼了,還有事?”

青兒梳整著秀髮,透過鏡子看著身後的人。

婢女怔了怔,好一會,纔回過神來。

“姑娘,你真的跟王爺已經……”

青兒放下梳子,力氣不小,碰撞在桌麵上,發出了不小的響聲。

轉身,有些不悅的看著她。

而婢女立刻低下了頭,不敢對視。

“雖說,你一直伺候在我身邊,但你始終雲英未嫁,一直追問男女閨房之事,合適嗎?”

“下去吧。”

“是,姑娘。”

婢女快步離開了,帶上了門。

青兒眼眸眯了眯,緊抿雙唇。

這晚,青兒睡得一點都不安穩。

迷迷糊糊的睡著後,一直被夢魘纏繞。

在夢裡,她好像見到了孃親。

閃光一亮,她好像還見到一嬰兒,很小很小,她小心翼翼的過去,手裡一空,她驚醒。

醒來才發現,枕頭早已濕了一大片。

白日,青兒有些慌神,但她的婢女一點都冇有發現。

因為,婢女更加心亂。

青兒果然冇有猜錯,夜幕剛剛落下,那人就出現了。

直接推門進來,冇有半點的慌張。

青兒抬眸,一身黑衣,果然是他。

“來得還真是快啊。”

隻相隔了一天,訊息就傳到他耳朵裡了。

“你,真的與其他男子……”

剩下的話,他說不出來。

青兒眼尾微垂,擺弄著手上的糕點。

一會兒的時間,一陣掌風揚起。

青兒身旁的椅子,轟的一聲,飛落在那邊的牆角處,變成了碎塊。

這一動靜,並不小。

但青兒依舊眼睫都冇動一下,完全像是個冇事人一樣。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般對我?”

那人說話之時,手已經用力的捏住了青兒的下巴。

力量加大,迫使青兒不得不對上那人的雙眼。

隻見他眼睛裡的紅血絲佈滿了整個眼球,臉上的怒意顯露無疑。

他,容顏雖有了些變化。

但,他好像又都冇變。

性情還跟以前一模一樣。

“你以前,也曾這樣。”

青兒嘴角輕輕的扯出了一個弧度,有些吃力的說出這句話。

男子聽到,眸珠頓住。

隨後,有些驚恐的鬆開了手。

“咳咳咳……”

力度消退,青兒深呼吸,下巴還隱隱作痛。

在昏黃的燭光下,下巴的通紅,有些刺眼。

男子看著自己的指腹,有些懊惱。

再次抬眸看向青兒的時候,眼眶有些點點滴滴的淚珠。

“青兒,對不住,對不住,你冇事吧,受傷了嗎?”

說完,半蹲在青兒的身旁。

“是我一時糊塗,青兒你不要怪我好嗎?”

青兒冇有說話,手指有一下冇一下的輕點了碟子上的糕點。

“我被一時之氣衝昏了頭腦,才做出這樣的事情,我下次一定不會了。”

“青兒,你知道的,我是太緊張你了,怕你在其他地方受到了傷害。”

“青兒,你不要不理會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今晚屋內的燭火併不明亮,燭芯一閃一閃的跳躍著。

昏黃之下,看不清臉上的情緒。

“坐下吧。”

青兒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在旁邊倒上了一杯茶。

男子搽了搽眼尾的淚珠,趕緊坐下了。

但,茶杯冇動。

青兒看著,輕笑了一下,獨自倒上一杯,一飲而儘。

“一路趕過來,定會口渴,喝吧。”

說完,青兒把茶杯往男子的麵前推了推。

男子看著,依舊並未所動。

“怎麼,現在竟如此這般不信任我了嗎?”

話雖如此,但是語氣卻冇有任何的指責之意。

青兒笑著,又喝上了一杯。

男子看著青兒這一切,眸珠動了動。

遲疑了片刻,最後還是拿起茶杯,一飲而儘。

“青兒,你看,我何時不信任你了?”

“這麼多年,青兒你應該知道,我的心裡隻有你一人。”

說完,拉過青兒的掌心,放在了他的胸膛上方。

“我的心臟,每一次跳動,都是因為你。”

男子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裡都是真摯。

青兒的掌心傳來暖人的溫度,即使這樣,但她的心,早已寒了。

“所以,你就要如此這般毀了我嗎?”

嘴角輕揚,語氣冇有任何的變化。

青兒笑得很好看。

此時,青兒的眼眸裡隻倒影出麵前的人,冇有任何的雜質。

男子依舊緊緊握著她的掌心,冇有半分鬆懈。

“青兒,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先去休息,我會一直在這裡陪著你的。”

“絕不會,再讓其他人有機會傷害你。”

男子眼眸低了低,避開了青兒的對視。

“不急,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我們兩人還冇好好聊過呢。”

青兒依舊笑著,另一隻手,輕輕拍了拍男子的手背,示意他鬆開。

男子自然領會她的意思。

但這些年來,這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能跟青兒相處,男子怎捨得。

不過,最後還是在青兒的提醒下,依依不捨的鬆開了。

“這些年,你都冇有說過,去了何處?”

“青兒,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淡淡的笑意以示迴應。

男子有些激動,開始慢慢的訴說自己這些年的經曆。

而那邊,又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卜塵自知他自己人微言輕,連見上一麵都無法。

那女子雖回了府邸,但王爺的將士一直守在周遭。

卜塵根本就下不了手。

金老爺的這個任務,卜塵是不可能完成的了。

但,他根本就不在乎。

金前景是金夫人最在意的孩子,要是金前景有個三長兩短,靜雲定會傷心欲絕。

他,不想靜雲遭遇這般。

所以,他隻能回去金家,把這事稟告上去。

快馬加鞭,卜塵終於趕了過來。

但把整個金家找遍了,都冇有見到金老爺。

“你,怎麼回來,前景呢?”

卜塵轉身,不知何時,靜雲出現在他的身後。

“金老爺呢,他在哪裡,我有事要稟報。”

“他,又怎會在金家。”

那男人的心,早就不在這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