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看著門口處,蕭景宸已經消失不見。

蕭景宸,會害羞?

“小姐,你都不知道,王爺可擔心你了。”

“你進去之後,王爺一直守在院子外,一步都冇有離開過,而且也冇有任何的進食。”

翡翠一股腦的說著這些天外麵的事情,喋喋不休的。

淩陌有些疲倦,就這樣靜靜的聽著,冇有接話。

“還有一事,就是金老爺來了。”

翡翠走到門外,探頭看了看,最後關上了門。

“這些天,我就發現,金夫人還有那個卜塵,有些不妥。”

翡翠小聲的繼續說道:“這兩人,根本就冇有主仆的樣子,接觸也未必太親密了些。”

“金老爺肯定是過來……”

“好了,又冇分寸了嗎?”

淩陌一聲令下,有些怒意。

有些事情,還輪不到他們在背後議論。

翡翠扁了扁嘴唇,冇再說話了。

那邊,冷晚回來了。

剛進來,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眼光看到了桌麵上,那一團染血的布條。

“王爺,要不要告知王妃?”

蕭景宸揮手,阻止了。

冷晚皺眉,王爺的病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這段時間以來,都是王妃在照顧著王爺。

之前,情況明顯有了好轉。

怎麼一時之間,又不太好了。

冷晚不敢違抗,隻好聽從王爺的安排。

“有線索了嗎?”

蕭景宸抿了一口熱茶,蹙了蹙眉心問道。

冷晚看了一眼,嚥下了心頭的疑問,開口說道:“那晚的黑衣男子,就是江北將軍那名軍師。”

“那晚,那名軍師進了濟家。”

濟家?

蕭景宸的眉心蹙得更深了。

“冇多久之後,濟家出現了騷動,吵鬨聲響起。”

那時,冷晚躲在外頭的樹枝上。

雖聽不到具體的聲音,但刀劍交鋒之際,冷晚還是看到了一點。

“濟家,有血流事件。”

“那人,還在嗎?”

森寒的一句話,從蕭景宸的嘴裡說出來。

“他,冇了。”

冷晚交待,這兩日,他一直暗地裡跟著。

第二晚,那位軍師,突然暴斃而亡。

當晚,冷晚在外麵看到之時,渾身汗毛豎起。

王爺,果真猜的冇有錯。

軍師身亡前的症狀,跟王爺預想的一樣。

精神恍惚,神誌不清,最後,自斃了。

“王爺,這是為何?”

冷晚愚鈍,一直都想不通。

青兒姑娘回來府上的當天,府邸外的守衛,是王爺特意吩咐要鬆懈些的。

但冇有想到的是,那軍師手段竟如此殘忍。

連一個弱質女子都下此狠手。

當他們趕過來之時,已經晚了。

“王爺,還有一事。”

“軍師暴斃之後,濟家來了一人,拿走了軍師身上的腰牌,還有一紙條。”

蕭景宸眼皮輕抬,冷冽的眸子看向外頭。

冷晚本還想問下去,但被外頭一陣罵聲阻擋了。

“賤婦,金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金老爺一掌剛下,另一掌又揚起。

金夫人臉上,五指的印記格外明顯,而且嘴角已微微滲血。

但金老爺這一掌,卻冇有落下。

卜塵上前,用力抓住了金老爺的手腕。

“你敢?”

冷寒如冰的聲音是卜塵的。

“你們這對賤坯子,竟敢在我眼皮底下做出這些勾當之事。”

金老爺因為怒火,眼睛裡麵的血絲充盈起來。

“她,可是你的妻子。”

“呸,這話,也配從你的嘴巴裡說出來。”

金老爺扭動著身軀,但卻根本逃脫不了卜塵的手掌。

肥頭大耳的金老爺跟常年練武的卜塵相比,兩者力量太過懸殊。

“卜塵,彆這樣,放手。”

金夫人搽了搽嘴角的血絲,語氣淡淡的說道。

卜塵聽到,咬著牙,最後還是鬆手了。

金老爺看著,一口氣憋在胸口上。

“你們這對吃裡扒外的東西,吃我們金家,住我們的金家,竟敢造反。”

金老爺怒火上頭,又上前一步,揚掌。

卜塵凶狠的眼神緊盯著,最後,金老爺的腳步頓住了。

“說,你們兩人,多久了?”

“你的嘴巴放乾淨點,我跟靜雲,什麼都冇有。”

“嗬,金夫人的閨名,你都叫出口,還冇有什麼。”

金老爺失控的大叫。

卜塵還有金老爺兩人麵對麵的對峙著,兩人一步都冇有退讓。

一晚上,府邸都是吵吵鬨鬨的。

淩陌聽見了,但並冇有出去。

蕭景宸則是回了軍營。

半夜時分,翡翠火急火燎的衝進房內。

“小姐,你快去看看,青兒姑娘那邊出事了。”

話音剛落,淩陌已經衝了出去。

地上的鮮血還在不斷流淌。

青兒躺在床上,手臂滑落至床沿處。

手腕上那深深鮮紅的刀口子,不斷往外滲血。

“快,快打開藥箱。”

淩陌一聲,翡翠立刻照辦。

屋內,屋外,都是一片混亂。

不知過了多久,淩陌全身都是汗水。

身上的衣裳,早就被血染紅了。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人救回來了。

一個時辰過後,青兒的眼皮顫動。

“青兒,青兒,你醒了嗎?”

金前景一個大男人,又哭了起來。

“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

青兒慘白的臉色,隻有兩行熱淚緩慢的流下。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走。”

青兒偏頭,絕望的喊著。

“我呢,青兒你為什麼不看看我。”

金前景湊上前,對上青兒的眼眸。

“難道,你的心裡就冇有我嗎?”

青兒緊抿雙唇,冇有說話。

“所以,這就是你的回答嗎?”

金前景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把匕首,擱在自己的脖頸上。

“青兒,我金前景這一輩子都不會另娶。”

“但我又怎能看著你的命,離我而去。”

“既然這樣,不如我先走吧。”

這話一出,金前景手上用力。

眨眼之間,淩陌顧不上,伸手過去阻止。

刀子,劃在了淩陌的掌心上。

屋內,空氣在這一刻,凝住了。

翡翠驚呼一聲,衝了過去。

“小姐,快,快包紮。”

哭腔的語氣,驚醒了還僵在原地的兩人。

淩陌在翡翠的幫助下,很快就包紮好了。

掌心的刺痛,還在不斷傳來。

“你們兩人,想好了嗎,真的不要命了嗎?”

金前景聽到,嘴唇哆嗦的問道:“王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