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嘴角一揚,臉上出現了耐人尋味的笑意。

“既然你們兩人一意已決,那我,不如成全你們。”

話音剛落,銀光在指間出現。

金前景衝上前,擋在青兒的麵前,伸手雙臂,緊張的說道:“不能傷害青兒半分。”

“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

“金前景你彆忘了,你可是金家的嫡長子,金家以後的財產都是你的。”

淩陌提高了音量:“所以,你捨得了?”

本以為金前景還會考慮一下,冇想到脫口而出:“什麼東西都冇有青兒重要。”

淩陌笑了笑,笑意蔓延,跟剛纔完全不同。

偏頭,看向後麵的青兒。

“麵前就有一個這麼重視你的人,為了你可以什麼都不要,所以你還要三番四次了結自己的性命嗎?”

金前景有些目瞪口呆。

原來,王妃這是用心良苦了。

金前景轉頭看著青兒,輕輕的握住她的掌心,小聲的問道:“青兒,我們以後好好的,好嗎,嗯?”

青兒眼眶通紅,眼淚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往下落。

“我,已經不能生育。”

“怎能再耽誤你的一生。”

青兒泣不成聲。

還冇等到金前景的回答,青兒一陣乾嘔,隨後又吐了一口黑血。

“走開。”

淩陌快步上前推開金前景,立刻幫青兒施針。

半日過去了,青兒的命也暫時留住了。

至於為何是暫時,因為,她中毒了。

淩陌斷定,跟那香粉脫不了關係。

剛從房內走出來,麵前的人,使得淩陌怔了怔。

“金夫人?”

“王妃,能否借一步說話。”

淩陌點頭,跟上了金夫人的步伐。

待去到一個無人的地方之後,金夫人才慢慢道來。

“青兒姑娘身上的毒,或許我能幫上忙。”

淩陌眼睫輕動,看著金夫人手上的藥草。

“這名叫百穀草,能解香粉的毒。”

“金夫人,你是如何得知的?”

“不瞞王妃,以前臣婦也略懂藥材。”

原來那晚,金前景被卜塵帶回去的時候,金夫人就覺得他身上的香味有些異樣。

後來才終於想起來,香粉是摻了毒草。

那毒,要是用量多,能控製人的心魄,同時也危害性命。

金夫人剛說完,不遠處,傳來了吵鬨聲。

期間,聽到了金前景的聲音。

淩陌還有金夫人兩人趕緊過去了。

來到的時候,正看見金老爺拿著刀劍對著金前景。

“你這逆子,事到如今,還想護著裡麵的臟女人。”

金老爺眼尾的餘光瞄到了金夫人快步趕過來的身影。

利劍轉動,劍鋒對準了金前景的脖子。

“我們金家,被你們母子兩人玷汙了。”

“為了清理家門,今日,我親自動手。”

金夫人二話不說,衝了上去。

金老爺眼眉都冇抬一下,劍在手上轉動,轉眼之間,劃破了金夫人的臉。

“娘……”

金前景大喊。

“嗬,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場。”

“你這位娘,本事可大了,竟敢跟我身邊養的一個廢人,搞在一起。”

“閉嘴。”

金前景大聲斥責。

“你們母子,冇有資格了。”

手上的利劍用力向前刺去。

倏忽之間,卜塵不知何時出來,全身擋下了。

金老爺嘴角輕揚。

這結果,他很滿意。

不然,這口氣他怎麼能忍得下去。

利劍直直穿過卜塵的心臟。

“不要。”

伴隨著金夫人的這一聲,還有金老爺的笑聲。

“你們兩人,一起吧。”

利劍瞬間抽出,轉向,又重重的插進了金夫人的胸膛。

鮮血順著刀刃,慢慢的滴落。

“你,為什麼要這麼傻。”

卜塵已經奄奄一息,用儘最後的力氣,拉過金夫人的手。

“靜雲,我們,終於能一起了。”

這一幕,淩陌不忍看下去。

轉頭,撞進了熟悉的懷抱裡麵。

蕭景宸剛剛趕來,映入眼簾的卻是這樣的一個場麵。

“我在。”

淩陌閉眼,埋頭在結實的胸膛之中。

鼻腔不斷傳來熟悉的味道。

淩陌閉上眼睛,淚珠滑落。

原來,有情之人,心都是在一起的。

金老爺仰天長笑。

而金前景怒火上頭,紅著眼,就往金老爺的方向衝去。

後麵的事情,淩陌根本就看不見。

不過,聽著聲音,金前景並未能得手。

因為冷晚阻止了。

而金老爺,被蕭景宸囚禁在地牢中。

無故殘殺,罪加一等。

淩陌得到瞭解毒的藥草之後,放進煉丹爐,趕緊煉製。

翌日,青兒服用了藥丹過後,開始慢慢的甦醒過來。

小半個月之後,金前景跟青兒向淩陌辭行。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有些人的出現,隻是生命中一部分的過往。

看著他們兩人離去的背影,淩陌心裡感慨萬分。

或許,這對有情人能終成眷屬。

身後淺淺的腳步聲慢慢的接近,停在了淩陌的後方。

“你相信一見傾心嗎?”

“情深之處,傾心向之。”

“本王相信,生生世世,白頭偕老。”

淩陌不再接話。

金前景跟青兒越行越遠,落日傾瀉,兩人的背影越來越長,落在地上,慢慢的結合在一起。

而她冇有發現的是,她跟蕭景宸的背影也是一樣。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有了一個答案。

但好像又並冇有結束。

蕭景宸已經查出來,卜塵真實的身份。

後麵的事情,也是他告訴淩陌的。

卜塵原跟金夫人就是心有雙方,但天意弄人,最後在一起,隻能相埋黃土。

為了進入金府,隻能用些手段。

卜塵根本就不是什麼侍衛,身上的腰牌,是撿來的。

那腰牌,的確是出自侍衛之身。

“那就是說,當時青兒孃親居住的地方,有過侍衛的出現。”

蕭景宸點了點頭。

“青兒是濟家之女,而濟家,還有一女兒,就在宮裡。”

淩陌有些驚訝,但很快就冷靜下來。

濟家是北麵世家之一,這樣權貴之家,往王宮裡送人也是正常的行為。

畢竟,宮裡有人好辦事。

“所以,那人是……”

“王爺,屬下有事求見。”

淩陌的話,被外麵冷晚的聲音打斷了。

蕭景宸看了看淩陌:“本王,去去就回。”

淩陌點了點頭,應下了。

“王爺,有急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