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閣樓外麵,站著不少等著要進去的客人。

一開始,淩陌並冇有在意,在裡麵忙碌著。

蕭景宸筆挺的站著,一動不動,很快引來了不少的騷動。

不少女子紛紛轉頭,眼光有意無意的飄向蕭景宸這邊。

開始竊竊私語。

而裡麵不少女子客人,也開始探頭往外看著。

這一動靜,並不小。

“哇,外麵的男子,真的好俊朗。”

淩陌正好經過,就聽到了這句話。

順著眾人的目光看過去,眼眸緊了緊。

蕭景宸,怎麼來了?

陽光就在他的背後瀉下,一身金黃。

但淩陌還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人,又是一張臭臉。

長歎了一口氣,她心裡還是有些禮數。

畢竟,這花閣樓也是有他的一份功勞。

扯了扯嘴角,換上笑臉,快步走了出去。

“貴客,你來了,快進來,上好的廂房早已準備好。”

蕭景宸聽到這句話,掌心緊了緊。

什麼,貴客?

蕭景宸冷哼一聲,看都冇看淩陌,直接越過她,跨步進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淩陌翻了一個白眼。

忍,她忍。

廂房的門打開的一刹那,冷晚眼前一新。

時隔多日再進來,花閣樓果然大變了樣。

所有的裝設,都透露出一種淡雅的風格,冇了之前的風塵味。

很快,冷晚驚訝的表情一直停留在臉上。

待那些姑娘把一個奇怪的鍋端上來的時候,冷晚簡直驚呆了。

“你們下去吧。”

“是,淩小姐。”

姑娘們退去,隻剩下冷晚,蕭景宸,還有淩陌三人。

蕭景宸依舊端坐著,一動不動,冷漠的表情跟後麵的冷晚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王妃,這新鮮玩意,是什麼來頭?”

淩陌笑了笑,挽起衣袖,拿起筷子,開始涮菜。

“這種吃法,名叫火鍋。”

“而我們現在這個,是鴛鴦鍋。”

淩陌看了看蕭景宸,把已經熟透的肉塊放在了蕭景宸麵前的碗裡。

“不知道你們的口味,所以兩種都上了,可以嚐嚐。”

淩陌說完,歪頭看著蕭景宸。

“試試吧。”

但蕭景宸依舊冇有動筷。

淩陌笑著,也冇有任何的不快。

反而轉頭看著冷晚:“冷晚,你也來吃吧。”

淩陌夾起另一塊,放在了一空碗裡。

冷晚聞著這香味,早已饑腸轆轆了。

嚥了一口唾沫,快步上前。

但蕭景宸的一眼,使得他不敢接過淩陌手中的碗。

“不不不,不用了勞煩王妃,等下我自己來就行。”

冷晚趕緊又退了一小半步,搽了搽額上的冷汗。

“你呢?”

淩陌再次坐下,看著蕭景宸。

就這一眼,蕭景宸緊繃的心絃鬆了下來。

這些時日冇有見,她好像瘦了。

剛纔她說,這是鴛鴦鍋。

鴛鴦,也被人比作夫妻間恩愛。

蕭景宸眼眉微垂,拿起筷子,品嚐了起來。

微皺眉頭,最後還是嚥了下去。

瞬間,整個耳根都紅了。

“咳咳咳……”

整個口腔都是辛辣的味道,蕭景宸最終還是強忍不住,咳嗽起來。

冷晚趕緊上前,倒上一杯涼水。

“王爺,不愛吃辛辣食物。”

淩陌低了低頭,輕笑了下。

她當然知道,這是故意的。

誰叫他整日都是一副臭臉。

“是嗎,那換個。”

淩陌重新涮了新的。

“吃吧,這個是清湯,適合你。”

蕭景宸抬眸,瞪了她一眼。

淩陌聳聳肩,搖搖頭,不以為然。

蕭景宸自然知道,淩陌是故意整他的。

但剛纔是淩陌第一次為他佈菜,他怎能忍心不吃。

“味道如何?還不錯吧?”

淩陌看著他,一臉期待。

蕭景宸冇有說話,輕輕的點了點頭。

淩陌滿意的笑了。

“那就再試試我們這邊的美酒吧。”

淩陌拍了拍手,外麵立刻有人進來了。

酒香味清新撲鼻,還有一種甜甜的味道。

蕭景宸小抿了一口,入口清甜,並不辣喉。

“這個是果子酒,是用當季新鮮水果製成,可是限量供應哦。”

門還冇關上,下麵傳來了樂笛聲。

冷晚已經快身出去了。

從下往下看,下麵搭建了一個舞台,煙霧繚繞,花瓣從上麵不斷散下,似夢似幻,似真似假。

姑娘們一改從前,穿著得體,但卻另有一種風格。

跟著奏樂聲,翩翩起舞,舞姿優美,賞心悅目。

一曲舞蹈下來,客人們意猶未儘。

但花閣樓的規矩,每日隻表演一曲,要想再次欣賞,隻能明日再來。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每天表演的節目都不相同。

這就是客似雲來的其中一原因。

而且,大改後的花閣樓,不但食物美味,曲目新鮮。

就連裡麵每個人的穿著都是很新鮮,眾人從未見過。

淩陌把庸長繁重的衣裙全改了,衣袖簡短,腰間的束帶,更是顯得人利索多了。

“好了,要是冇什麼事,你就回去吧,我還要忙的。”

淩陌起身,轉身,想要下去。

蕭景宸想都冇想,伸手,拉住了她。

“你……”

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這麼長時間冇有見麵,難道就這樣又把他趕走嗎?

冷晚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怎麼了,你還有話要說?”

蕭景宸眸珠動了動,半晌,也不知道該要如何接下去。

最後開口變成了:“你什麼還債?”

淩陌一聽,臉色立刻暗下來。

這人,今天過來,她就知道不懷好意。

她花了這麼多時間,心思招待他,最終還是過來催債了。

“花閣樓纔剛剛重開,暫時還不了。”

“本王看上去,倒是不像,每日客似雲來,怎會冇錢。”

淩陌閉上眼睛,忍住,她要忍住。

“再過段時間,盈利了自然不會少了你那份。”

說完,淩陌再次轉身。

“那,子金總要算一算的。”

淩陌腳步頓住,這詞,她聽懂了。

這人居然過來收她利息。

“你想要怎麼樣。”

蕭景宸嘴角揚了揚:“那就要看王妃,要怎麼還了?”

這話,淩陌聽著汗毛豎起。

怎麼有一種,掉進陷阱的感覺?

她能怎麼還?

但蕭景宸的眼神,卻另有深意。

淩陌雙手抱胸,往後退了一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