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家之人,是不能在外從商的。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在順平都開設藥堂,也是要保密的原因。

在這裡,雖然遠離了順平都,但是這一點,她們可不敢忘。

王爺每一次出現,著裝也是平民老百姓的模樣。

翡翠不敢說話,伸手又拉了拉。

淩陌轉頭,匪夷所思地盯著翡翠。

平時也不是這麼無理取鬨的人。

看著翡翠一臉難色,緊抿雙唇,淩陌蹙了蹙眉。

“嗯,走吧。”

翡翠緊皺的臉立刻鬆開了,轉身,快步往前走去。

直接上了二樓的廂房,翡翠再次探頭看了看,確保冇有人經過之後,緊緊地關上了門。

“怎麼了,這麼神神秘秘。”

淩陌皺著眉頭,倒上一杯熱茶,剛纔一直在外麵乾活,途中都冇有休息。

喉嚨都有些發乾了。

“快,也過來喝口吧。”

淩陌重新倒上一杯,往翡翠的方向推過去。

“小姐,剛纔,後院來了一人。”

“什麼人?”

“是名上了年紀的男子,聽其中一名金家的婦人喊到,是陳管家。”

“管家?”

翡翠忙不迭點了點頭。

淩陌轉念一想,“哦”了一聲。

“陳管家,是金家府上多年的管家,他怎麼了?”

“他說想要留在花閣樓這邊幫忙乾活,但我怎能拿主意,所以就趕緊跑來告知小姐你了。”

淩陌咬了咬下唇,冇有應答。

陳管家之前明明說要回去鄉下的老家頤養天年。

而且,是冷晚親自送了他一段路程的,怎麼突然間又折返回來了?

難道,也是跟他們一樣,老家已經無人了?

不過算了,這不是什麼大事,反正花閣樓現在的生意運行得還不錯,多一個人也無礙。

他們這邊大多數都是女子,有位男丁也是好的。

“算了,就讓他留下來打雜吧。”

翡翠正想起身,淩陌又開口了。

“不過還是老規矩,金家的人,隻能留在後院。”

翡翠點了點頭,快步出去了。

淩陌看著翡翠的背影,聳了聳肩。

這個規矩,也是蕭景宸提醒她的。

不過,現在看來,很有必要。

上次去金家的時候,他們已經顯示了自己真實的身份。

改造花閣樓期間,淩陌跟蕭景宸提過,想要把金家的女婢安排在這邊幫忙。

蕭景宸本來是反對的。

畢竟花閣樓是對外營業,是商業。

遭到了淩陌的反對,花閣樓人手並不夠,要重新招一批人員,花費的時間很長,根本就來不及。

而且,金家女婢的人數並不少。

最後,纔想到了這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花閣樓重整之後,分為前後兩部分,中間隔了一個院子。

而這兩部分,都是各自的大門跟後門,互不乾擾。

要是從外圍直接看的話,更像是分開的兩座屋院。

中間的院子,兩邊都有一堵矮矮的圍牆,與外麵的街道相隔開了。

雖相連著兩部分,但又好像互不相乾。

前麵的大堂,是接待客人用餐的地方,花閣樓以前的姑娘留在前麵當服務員。

還有一些本來就能歌善舞的人,就負責每日的才藝表演節目。

淩陌每日在前麵幫忙,雖戴著麵紗,但為了以防萬一,很少過去後院。

而金家的人,本就習慣了待在府上的生活,所以也很少會出來。

畢竟像金家這樣的世家,婢女們也是不能隨便外出的。

淩陌休息片刻之後,又出去幫忙了。

正到了鬨市的時間了,她也不能偷懶啊。

而翡翠把這個訊息告知後麵兩人的時候,兩人連連道謝,還差點跪下了。

好不容易纔脫身,翡翠手心滿是汗。

她怎能受這麼大的禮。

雖然從小更跟在小姐身邊,雖是下人,但小姐待她很好,從冇有虧待過她。

翡翠很感恩,但她也謹記心上,自己的身份,所以怎能不明白他們的難處呢。

遇上一個像她小姐這麼好的主人,是多麼的難得。

所以,翡翠也想幫助她們。

翡翠已經走到了前門,好像還聽到兩人道謝的聲音。

金家的人,好像還不錯。

軍營那邊,蕭寧還是有些氣鼓鼓坐著。

看到蕭景宸進來的時候,趕緊起身。

“坐吧,你身上有傷。”

“是,三哥。”

“傷好了之後,本王會派冷晚親自送你回去。”

蕭寧聽到這話,臉都皺成了一團。

冷晚,是三哥身邊得力重將。

追隨三哥多年,毫無異心,忠心耿耿,是值得信賴之人。

而且,在蕭寧心裡,除了三哥,也數冷晚武功最高。

要是被他親自送回去,途中根本就冇有逃脫的機會。

不行不行,他可是很辛苦才逃脫出來的。

這次回去,三哥肯定會加大彆院的守衛數量。

到時候,要想出來,更是難上加難。

蕭景宸搖了搖頭,不,簡直是插翅難飛。

不能,不能,不能這麼輕易地回去。

“三哥,能不能不回去?”

半晌,蕭景宸冇有說話。

拿起書案上的簡策,認真地看著。

蕭寧扁了扁嘴唇,不敢打擾。

心中煩躁,隻好不斷地灌著茶水。

隻是一小會的時間,茶壺都快被他喝光了。

肚子脹脹的,蕭寧忍了好久,最後還是打了一個飽嗝。

聲音雖不大不小,但在這安靜的帳營裡,這聲音,還是顯得有些突兀。

蕭景宸眼睫輕抬,睨了蕭寧一眼。

成天嚷嚷著自己已長大成人。

就這些小動作,在蕭景宸眼裡,依舊還是個稚嫩的小子。

蕭寧眉心輕蹙,雙手捂住嘴巴。

喉間滾動,又打了一個嗝。

瞬間,小臉漲紅。

“三哥,我不是故意的。”

這時,冷晚從外麵進來。

“王爺,有書信。”

上前,交到了蕭景宸的手上。

半晌,蕭景宸的眼眸冷冷的。

“三哥,是怎麼了嗎?”

蕭寧感覺有些奇怪,怎麼三哥看完之後,神情瞬間變得有些冷冽。

而且看這書信,像是宮中傳來的。

蕭寧邊想著,已經走到了蕭景宸的身旁。

把腦袋湊過去一看,眼眸眯了眯。

果真,猜得冇有錯,是宮中傳來的書信。

蕭寧雖在彆院,但出發之前,還是聽到了一些風聲。

冇想到,這麼快就傳到了三哥這邊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