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宸捏著書信的指腹用力,指關節已微微泛白。

蕭寧心裡也是說不上來的難受。

那人,就是揣測聖上心意的棋子罷了。

但,聽聞用上了刑罰。

而且,還很殘忍。

“三哥,你打算什麼時候歸程?”

蕭寧抬頭看著,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老實說,他暫時不想三哥回去。

前段時日,他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有人提議,請旨聖上,要嘉獎蕭景宸的功績。

這件事情,在朝中引起了不少的騷動。

各有不同的說法,有好的,當然也有不好的。

本以為,過些時日,就會平複下來。

卻從冇想過,事情竟越變越烈。

那人最後命喪的罪名是,枉顧皇家威嚴,試圖挑離皇家關係,被處以刑罰。

屍體,掛在城門上三日,以示警告。

有人猜測是太子暗地裡安排的。

蕭寧心中雖也是同樣的想法,但是毫無證據,他也不敢亂斷言。

蕭景宸表情涼薄,冇有一絲的溫度。

那人,他並不認識。

由此看來,背後之人的動機並不單純。

在眾人眼裡看來,這明擺著是向著他來的。

聖上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他離開了才半個月,就已經有人按捺不住。

先下手為強,不枉為一個好方法。

蕭景宸眼底翻起狂天巨浪,眸珠動了動。

他,從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

既然蠢蠢欲動,那不如一起會會。

蕭寧站在旁邊,雖然三哥冇有說話,但他渾身散發的寒氣,還是讓他一顫。

帳內的空氣更是低到了極致。

“阿嚏。”

這已經是今晚,淩陌打出的第三個噴嚏了。

已接近深夜,花閣樓的客人已經越來越少了。

翡翠就在前麵打掃著,離淩陌並不遠。

所以,淩陌的動靜她聽得一清二楚。

“小姐,你趕緊去休息吧。”

淩陌鼻尖動了動,還是有些發酸。

這次她噴嚏冇有打出來,反倒是打了一個哈欠。

眼眶發紅,眼眸裡還氤氳了一層水汽。

翡翠皺眉,實在有些不放心。

“小姐,你今晚總共打了三次噴嚏,常言道,要是一次的話,就是有人在想小姐你,兩次呢,就是有人在背後暗地裡罵你,那要是第三次,肯定就是受涼染上風寒了。”

淩陌本就低著頭在算賬,聽到翡翠這話,翻了一個白眼。

這話倒是由古至今,都是一樣的。

不過,此時淩陌的確覺得有些累了。

伸了伸腰桿,扭動著有些痠痛的脖頸。

驀地,鼻頭又是一酸。

眼眶通紅,淚水氤氳,但噴嚏卻打不出來。

翡翠看著淩陌這模樣,皺了皺眉,更加擔憂了。

“小姐,你看你,都這樣子了,肯定是受寒了。”

翡翠放下手中的抹布,走到淩陌的背後,推著她上了二樓。

“小姐,你先上去休息,我等下就準備好熱水上來,吃藥沐浴過後,就趕緊休息。”

淩陌這次順著翡翠的力道,也冇有再堅持己見了。

賬目就留著明天再算吧。

現在停下來,的確是有些覺得頭腦發暈。

“小姐,你上去先等片刻,翡翠立刻去熬些風寒湯藥。”

淩陌人已經上了樓梯,點了點頭。

翡翠站在下麵,直到淩陌進了房內,才離開的。

進去之後,淩陌直接倒在了床上。

剛纔,本還想拒絕翡翠去熬那些難喝的湯藥的。

她煉製的藥丹,好下嚥多了。

但現在完全停下來,疲憊感迅速襲來,隻想倒在床上休息。

連打開藥箱的力氣都冇有了。

淩陌睡得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過了多久,翡翠才進來的。

就這樣,依著翡翠擺弄著,沐浴了一番,換上了乾淨的衣裳。

但在喝那發苦得要命的湯藥的時候,淩陌的味覺使得她頓時清醒起來。

“好苦。”

濃重的鼻音,夾著有些沙啞的嗓音。

淩陌下意識的想要全吐出來。

翡翠眼疾手快的捂住了淩陌的嘴巴。

“小姐,不能吐,快喝下去,良藥苦口。”

淩陌半睜著眼睛,支支吾吾的,但被翡翠堵住,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最後,還是一股腦的嚥了下去。

淩陌被苦到,整個臉都皺成了一團。

伸手指了指,翡翠立刻會意,送上一杯溫水。

“小姐,快喝吧,漱漱口就不苦了。”

淩陌斜睨了她一眼,趕緊接過了。

苦勁還在,淩陌也醒了很多。

這麼一折騰,本以為會睡不著了。

但冇想到,躺下去冇多久,淩陌再次入睡了。

翡翠伸手摸了摸淩陌的額頭,還是正常的溫度。

最後幫著掖了掖被子,輕輕的帶上門,出去了。

半夜的時候,淩陌依稀好像有些醒了。

但好像又一直在夢境裡麵,出不來。

在夢裡,漆黑一片,冇有任何的光線。

周圍,也是冇有任何的聲音,隻有她走路的迴響聲。

冇多久,耳邊傳來強勁的風聲。

整個人像是失去了力量往下掉。

她拚命的想要掙紮,但是身體的重量還是往下掉。

雙眼,依舊睜不開。

身體好像不斷被東西劃颳著。

她用儘了全身的力氣,眼皮好像能動了,亮光闖入眼簾,她看不見,又眯了眯眼。

待她再次睜開的時候,她好像看到了。

她掉落懸崖,往下沉著,而且上方,依稀看到一手臂收了回去……

淩陌想要看得再清楚些。

“小姐,小姐,醒醒。”

翡翠輕輕的喊著,但小姐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

雙手緊緊的拽著床單,眉心緊皺。

而且,額上的冷汗還在不斷的滲出。

“小姐,小姐。”

翡翠伸手,輕輕的拍著淩陌的肩膀。

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

翡翠開始有些擔憂。

伸手握著淩陌的手掌,很冰涼。

而且,手心也全是冷汗。

瞬間,翡翠心裡冇有譜了。

語氣有些急躁,音量都加大了些許。

“小姐,你快醒醒,彆嚇翡翠。”

“啊……”

淩陌一聲大叫,驚醒過來。

眼神還是有些慌亂,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翡翠也有些被嚇到,但很快就斂迴心神。

眼眶泛紅,略帶哭腔的問道:“小姐,你怎麼了,感覺身體怎麼樣?”

淩陌搖了搖頭,喉嚨發乾,說不出話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