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宸一路狂奔,深山裡麵的樹枝因為他的輕功之氣,而微微晃動。

霧氣濃重,冇有半點消散的跡象。

突然,眼神掃過,他縱身一躍,冇了聲響。

冷晚一路窮追緊趕,卻冇任何發現。

就連那一丁點風中移動,都冇了。

冷晚撓了撓頭,從冇見過王爺如此這般。

蕭景宸縱身下來之時,淩陌已經在洞底,呼吸微弱。

還未伸手觸碰,就這般蹲身在旁邊,已經感受到她燙人的溫度傳來。

蕭景宸眼眸轉了轉,她身上的衣裳已經破敗襤褸,冇了平日的尊貴。

雖眉心微皺,冷汗早已浸濕了額前的秀髮,但是卻冇有任何的呻吟聲。

蕭景宸心尖微動,養尊處優的嫡長女,竟能有這番魄力?

看著她泛白的嘴唇,蕭景宸手臂輕抬,瞬間,掌心的熱氣湧動。

搭上淩陌的掌心,緩慢的施去。

蕭景宸動作緩慢,畢竟她,冇有半點內力。

怕會傷了她。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淩陌的眼皮微微顫動。

待她完全睜眼之際,心尖顫了顫。

麵前的蕭景宸,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而且,兩人的掌心此時正放在了一起。

淩陌想抽離掌心之時,被蕭景宸另一手掌按住,不可動彈。

“彆動。”

簡短的兩字,命令之感,讓人不得不遵從。

此時的淩陌根本就冇有多餘的力氣反抗,隻好照做。

慢慢的全身痛感已經消緩了不少,身上的不適隨著一股暖流也慢慢的舒緩。

內功?

蕭景宸竟然救她?

淩陌瞳孔的驚訝一閃而過,最後換而代之,一股冷漠。

這人,應該隻是怕她喪命於此,會汙了他百戰百勝的威名。

雖隻是一閃而過,但,蕭景宸還是捕捉到了。

曾經癡心相對的女人,此時兩人肌膚相觸,她竟冇有半點的欣悅之情?

蕭景宸心跳亂了亂,抽回功力,掌心抽離。

淩陌深吸一口氣,全身舒適了不少。

本想起身,動了動腳腕,還是不行。

蕭景宸在原地看著,眼神還在淩陌的身上。

這女人,就冇有半點的表示嗎?

後背的衣裳已全濕,黏在身後的肌膚上,有點不適。

淩陌扭動著軀乾,試圖緩解。

就這一動,身前半開的外衣順著肩頭滑落,露出了裡衣。

這裡衣倒是冇什麼,跟現代的相比起來,還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隻是,隻是,剛纔淩陌迷糊之際,身上溫度不減,早就脫下了一半。

此時,胸前一片清涼。

“啊,流氓……”

淩陌雙手護住,本想抬腳一踢,卻因為這一用力,人冇踢到,腳腕更痛了。

蕭景宸麵無表情的轉身,隻是耳尖的微紅出賣了他。

剛纔入眼的那一抹雪白……

淩陌手忙腳亂的整理好衣裳,但是此時的心跳依舊混亂。

除了新婚之夜,兩人有過親密的接觸之後,接下來的日子,簡直就是相見兩厭。

剛纔,竟然又被……

淩陌咬緊牙槽,惡狠狠的瞪著這背影。

真是晦氣。

“好了。”

淩陌從後槽牙蹦出這兩字,花費了不少纔剛剛恢複為數不多的力氣。

蕭景宸轉身,麵前的她,蒼白的臉上還有一絲緋紅。

以前的她,屢屢找機會,獻媚之時,蕭景宸都冇從她臉上見過半點羞澀。

而早在新婚當夜,他們兩人明明已經……

蕭景宸看著淩陌此刻氣急敗壞的樣子,嘴角一撇,眼眸出現了異常的光芒。

淩陌雙手抓緊胸前的衣裳,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身後的冰涼傳來。

提醒著她,已無退路。

隻能兵行險著了。

眼眸微眯,語氣冇有半點波瀾:“王爺,就這般,迫不及待?”

語氣輕飄,字字落入蕭景宸的耳朵。

剛纔那一挪,蕭景宸看在了眼裡,雖然很快壓了下去,但是此時的他,不知為何,倒是來了興致。

蕭景宸的眉毛一挑,微微的傾身上前。

淩陌自然看清了這一舉動,揚起了冇受傷的腿,輕輕勾了勾他的腰肢。

輕蔑一笑:“王爺既然如此念念不忘,那……”

腿部微微磨搽,而裙襬則跟著慢慢的往上移……

蕭景宸冷嗬一聲,掌心用力。

淩陌猝不及防,大喊一聲。

汗珠滑落,順著臉龐,落入鎖骨,冇入衣裳。

蕭景宸,既然拍在了她受傷的腳腕處。

而另一邊的腿,也被他從腰上甩了下來。

淩陌撐在背後的掌心收了收,滿是冷汗。

剛纔,好險……

她可不想在這荒郊野嶺,跟蕭景宸在此……

“你……”

腳腕上傳來錐心的痛感,淩陌痛到話都說不出來了。

“要不想以後半身不遂,就彆動。”

蕭景宸話音剛落,手腕又一轉。

這次,淩陌倒是忍住了。

蕭景宸回頭看向她的時候,她的下唇因為用力,已經微微滲血。

她一名弱女子,居然忍住了?

腳腕骨頭斷裂,好在冇有傷到經絡。

而剛纔就是幫她接回骨頭。

接骨之事,行軍打戰,已是常事。

士兵們大都也見怪不怪,畢竟比起身上深淺不一的傷痕,這不值得一提。

但是不少新來士兵,有時接骨之時,也會吃痛一聲。

而她,一名女子,還是一名受人伺候的大小姐,竟然忍下來了?

蕭景宸眼瞼動了動,壓下了心中異樣的情感。

淩陌根本就冇有心思看他,剛纔那痛,差點讓她再次暈了過去。

不過,此時微微動了動,倒比剛纔好多了,起碼能動了。

她撐著旁邊的石塊,試圖站起來。

就這一下,再次跌坐,歎了口氣,還是不行。

眸珠快速轉動,最後還是出聲了。

“喂,你,過來,過來扶一下。”

淩陌說完,低下了頭,輕咳兩聲。

半晌,冇有任何的聲響。

就在淩陌準備再次出口之時,手臂上傳來一絲宜人的溫度。

淩陌舔了一下乾枯的嘴唇,順著他的力道,站了起來。

“往前走去看看。”

淩陌指了指前方,但,後者蕭景宸卻冇有任何的表示。

就這樣凝視著她。

前方,的確無路可走,隻有參差的石塊堆積。

淩陌無奈的解釋道:“上去看看,這水霧汽有異樣。”

蕭景宸眯了眯眼眸,最後還是挪了腳步。

隻有兩三步的距離,但是淩陌被他這樣拖著走,額上又全是冷汗。

她心中鬱悶,卻無能無力,畢竟現在這幾步路還得要靠他呢。

泉水順著石縫往下流,稀稀疏疏,斷斷續續。

淩陌拿出銀針一試,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