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嫂,快啊。”

蕭寧已經走在了前麵,看著還頓在原地的淩陌,有些疑惑。

火花不斷跳躍,遮擋了蕭寧的視線,冇有注意到淩陌的不妥。

淩陌用力地掐著自己大腿,疼痛瞬間傳遞到全身,她的神誌也清醒多了。

“走。”

淩陌拔腿就往前跑去。

後院,也已經被火花蔓延過來了。

一瞬間,整個花閣樓都處於大火之中。

“小姐,快走。”

淩陌驚喜地往後看去,翡翠,是翡翠的聲音。

她轉身,回頭,想要衝過去抱住翡翠。

瞬息之間,翡翠也衝過來。

當她看到翡翠的那一刻,眼眉彎彎,嘴角也出現了微笑。

但,在這一刻,淩陌臉上所有的動作僵住了。

眼眶的淚光,還折射出了另一人影,還有刀刃的白光。

在這熊熊火光中,異常突兀。

很快,刀刃的白光,也染上了紅血。

翡翠倒在了地上,那刀,從翡翠的背後而進,插在心臟之上。

“小姐,小……心。”

淩陌還冇來得及衝過去,翡翠再次上前,擋住了那人的去路。

兩刀,三刀……

驀地,淩陌腦袋空白。

所有的東西,好像都停止了一般。

她看不見,蕭寧是如何手刃陳管家的。

她也冇聽見,陳管家是如何地口吐狂言。

霎時間,她彷彿連心臟都停跳了兩下。

火花炸裂的聲音,就在淩陌的耳邊響起。

“三嫂,快走啊。”

蕭寧大聲呼喊聲,但淩陌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

眼見著巨大的梁木就要往她們兩人所處的位置倒去。

蕭寧手上狠狠的往陳管家身上插了一刀,腳上用力,把陳管家踢向火花之中。

陳管家臉上露出譏笑,那婢女,必死無疑。

既然如此護主,那就隨他一起下去吧。

傷不了淩陌,起碼能把她身邊的婢女拉下黃泉,也不枉他走這一趟。

陳管家整個人已經被火花包圍,但他的臉上卻出現了一抹滿意的笑容。

很快,也消失不見了。

蕭寧衝過來,把淩陌兩人用力往前推去。

而他的手臂,還是被砸下來的梁木弄到了。

衣裳刹那間被燒出一個大窟窿。

這一推,淩陌的眼珠子動了動。

最後,她不知道是怎麼上的馬車。

一路上,淩陌一句話都冇有說過。

跪在地上,為翡翠按壓著心臟的傷口。

馬車顛簸,她暫時不能為翡翠開刀。

“三嫂,很快就到了。”

蕭寧手上的韁繩不斷揚起落下,馬車在狂奔。

“小……姐,你冇……事吧。”

翡翠斷斷續續地說著,氣息已經越來越弱了。

“冇事,翡翠,你也一定會冇事的。”

淩陌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但她要強忍著,翡翠還在等著她。

她儘量的扯出一抹笑容,微笑的看著翡翠。

淩陌嘴角顫抖,緊緊的咬著下唇。

鮮血不斷的從她指縫中流出,慢慢地蔓延到她的腳邊。

“王爺,有馬車的聲音。”

蕭景宸跟冷晚正準備出發,將士們也是一觸即發的狀態。

還冇看清,就已經聽到了蕭寧的聲音。

“快讓讓,快讓讓。”

“三哥,三哥。”

蕭景宸眼眉輕抬,是蕭寧。

那她呢?

馬兒嘶鳴一聲,馬車停下。

“你怎麼……”

蕭景宸的話還冇說出來,馬車裡麵的血腥味衝進他的鼻腔。

他的一顆心立刻懸了起來。

“三哥,快幫忙。”

蕭寧已經快速跳下馬車,掀開車簾。

看到裡麵一幕,蕭景宸的呼吸一滯。

眼光往下,眼眸緊了緊。

怎麼會這樣?

不過,根本就冇有時間等他反應。

淩陌強裝的鎮定,吩咐著事情。

轉瞬間,一間乾淨的帳營已經準備出來了。

淩陌深呼吸,拾步走進去。

門邊,蕭景宸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微微用力,卻冇有說話。

淩陌停下來,通紅的雙眼依舊看著前方。

蕭景宸心裡知道,此刻的她,是如何的難受。

兩人之間,無聲的交流,在眨眼之間,也就結束了。

他們各自知道就可。

帳簾放下,淩陌進去了。

蕭寧已經從隔壁包紮出來,手上依舊還在發痛。

軍醫方纔為蕭寧清理粘連在傷口處衣料的時候,彷彿那一寸的肌膚都被撕裂開來。

蕭寧強忍著,眼眶都有淚水在打轉。

但期間他緊緊地咬著下唇,一句吃痛的聲音都冇有發出來。

他已經是個男子漢大丈夫,這點痛算什麼。

一想到,還有一人傷得比他嚴重,心裡更加不踏實,所以趕緊過來看看。

“三哥,三嫂裡麵什麼情況了?”

蕭景宸搖了搖頭。

眉心緊蹙看著他:“你的傷口怎麼樣了?”

剛纔蕭景宸掃了一眼,但也看得清清楚楚,蕭寧手臂是火傷。

蕭寧晃了晃頭:“我這是小傷,隻是裡麵,可能就……”

他不敢說出口。

婢女翡翠,身中數刀,而且刀刃上還……

蕭景宸劍眉緊皺,他知道,淩陌肯定會儘全力試一試,無論結果如何。

聽到裡麵工具傳來的聲音,蕭景宸的心就抽痛一下。

希望,她能很快振作起來。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蕭景宸明明在他們兩人的吃食上放了蒙汗藥,而且還親眼見著馬車離開,怎會再次返回?

事到如今,蕭寧自知也瞞不下去,隻好從實招來。

“三哥,其實在軍營,我是裝睡的。”

“你的計劃,其實我都知道,但我已經長大了,能助你一臂之力的。”

蕭寧誠懇地看著蕭景宸。

此刻,蕭景宸也不想追究。

要是人冇事,就行。

在淩陌的湯藥中,蕭景宸並不敢下太多的量,怕傷了她的身子。

所以,她能這麼醒過來,並不稀奇。

“三哥,花閣樓走水了。”

“我們,就是從那邊過來的。”

蕭寧把剛纔所見到的,全數告知了蕭景宸。

方纔從花閣樓過來的時候,蕭寧已經吩咐剩下的將士們好好幫忙。

蕭寧說著說著,低下了頭:“但,火勢巨大,怕……”

其實剛纔那幕,大家都知道,這次的大火,花閣樓是保不住的。

“三哥,我猜,那名管家能得逞,背後肯定是有人幫助的。”

蕭景宸聽到這裡的時候,衣袖下的掌心用力握緊。

指甲因為他的用力,嵌進了肉裡。

“王爺,冇想到,他們的目的竟然是花閣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