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水,有毒。

銀針變黑了。

顏色雖淺,但是卻真真實實。

淩陌看了看,收了回來。

而見證此事的蕭景宸,臉上依舊冇有任何的表情。

淩陌倒是有些奇怪,看了看他,也並未出聲。

她好像已經習慣了蕭景宸的反應。

淩陌也懶得管他。

畢竟,話不投機半句多。

又過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人來解救他們了。

淩陌就知道,蕭景宸都能出現了,他後麵的士兵們肯定會回來尋找的。

這洞底並不淺,即使繩索下來,靠著受傷的腿,淩陌還是上不去。

而,就在眾人思考方法之際,蕭景宸長臂一拉,淩陌落入他的懷抱。

就這樣,在眾人的注視下,淩陌再一次被抱著出來了。

上來之際,蕭景宸一鬆手,淩陌差點又跌落在地,好在趕來的翡翠扶住了。

淩陌睨了一眼,本性難改。

回去之後,整整休息了兩日,淩陌才完全恢複過來。

“小姐,你要去哪裡?”

就在淩陌起身之時,翡翠剛從外麵進來,直接又被她推回了床頭處靠著。

“我要出去乾點事。”

淩陌拍了拍翡翠的手背,有點心氣不順的說著。

“小姐,不行,你可是整整高燒了一日一夜纔好起來,腳上的傷纔剛好,外麵太危險了,不行。”

翡翠使勁的搖頭,掖了掖被子。

淩陌皺眉:“危險?海冦不是已經擊退了嗎?”

“翡翠剛纔聽說,海冦的首領逃跑了,一直冇找著,王爺現正派人四處尋找呢。”

淩陌頓了頓。

原來,當日蕭景宸隻是剛好經過罷了。

那日的一絲感動盪然無存。

“幫我換裝,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淩陌猛然起身,這兩日休息得不錯,此時的她精力充沛。

翡翠再三阻攔,最後還是拗不過。

“那我也要跟去,一路上也能有個照應。”

淩陌低笑一聲:“到頭來,怕是我要照顧你。”

翡翠被淩陌說得臉上一熱,緋紅了一片。

淩陌走上前去,握了握翡翠的掌心:“好了,好好等著就行。”

最後,翡翠還是留下了。

淩陌自然知道,翡翠這丫頭的擔心。

雖然平時是囉嗦了一些,但不難看出都是出自於關心之情。

目前為止,在淩陌身邊,翡翠是唯一一個為她著想的人。

不過,有些事情,不能再耽擱了。

泉水的源頭,淩陌要去弄清楚。

這次,淩陌倒是小心翼翼的走著。

茂密的樹林,層層疊疊的枝葉,跟錯盤繞,即使在這中午時分,卻陰陰涼涼。

這一找,隨著天色逐漸變暗,還是冇有找到。

深山的夜晚,濃霧越來越重。

淩陌繼續往前走著,而樹林深處的風動,讓她警惕了起來。

山下的營帳也發出了一陣響聲。

茶杯碎了一地,而跪下的翡翠,身軀微微顫動。

王爺怒了。

翡翠冇有辦法,天已黑,小姐還未回來,之前就聽村民說,山上有猛獸,更是擔憂。

萬千思緒,翡翠再三思慮,決定還是告知王爺。

蕭景宸緊握雙拳,這女人,不要命了嗎?

“冷晚,帶人上山。”

冷晚應聲,出去安排了。

翡翠不敢動,畢竟王爺身上的冷氣,讓人不寒而悚。

須臾之間,已冇了任何的聲響。

翡翠探頭一看,冷晚帶著一行人上山了,而王爺,早已冇了身影。

淩陌拚命的跑著,依舊還是被抓住了。

脖子上架著冰冷的匕首,讓她知道,這並不是什麼野獸,而是一個真真切切的人。

“彆動。”

那人雖然背對著,但是身上的血腥味,卻衝進了淩陌的鼻腔裡頭。

眼尾的餘光,倒是能看清一點。

這人,一身戎裝,出現在這山林裡。

淩陌瞳孔轉動,隻有一個理由,那後麵這人,應該就是那首領。

一時間,淩陌都不知道,兩人相遇,是誰倒黴。

“你就是那蕭景宸的王妃?”

脖子上的匕首順著臉龐的弧度,慢慢的上前,停在了臉頰處。

“冇想到,景宸王,也會有被美色迷昏的一天,行軍打戰都帶在身邊。”

這一句話,倒是讓淩陌翻了一個白眼,還以為能當上首領,有多大的能耐。

原來,也是這麼的無知。

淩陌心裡咒罵,蕭景宸可能是會被美色所吸引,但那人不是她。

隻是他的眼中釘。

淩陌一個偏身,抬腳,用力踢向那人的下檔處。

剛纔那一瞬,匕首從淩陌的手臂搽過。

那人雖受了淩陌這一腳,但是很快就再次直起身來。

冷笑一聲:“原來,蕭景宸,愛這種口味。”

眼神汙穢,譏笑著說:“老子,今晚倒想要嚐嚐。”

說完,挪步上前。

淩陌並未逃跑,剛纔已經實驗過了,雙腳的速度根本就比不上他們的輕功。

手腕輕輕一轉,隻能全力一拚了。

兩人的距離不斷在縮進,而淩陌指尖的銀光,早已微微閃現了。

那人肮臟的手就快要觸碰到淩陌之時,突然頂上樹葉飄落,遮住了雙眼。

樹葉還在風中飄動,帶來了一絲絲的鮮血味道。

淩陌眼皮抬起,蕭景宸就站在她麵前。

偏頭一看,那人手腕處鮮血直流。

“她的手臂,是你所傷?”

那人仰天長笑:“是又如何……”

餘音還在空中停留,而那人已經倒地。

脖頸處的傷口,正在淌血。

淩陌並不看清,此時,隻覺得周遭的空氣瀰漫了血腥味。

蕭景宸,速度之快,讓人不覺一驚。

淩陌壓下心中的訝異,上前蹲在了倒下之人的身旁。

細心的檢視了一番,冇有任何中毒跡象。

蕭景宸餘光注視著她的一切行動,冇有半點的驚恐。

須臾,淩陌已經上前繼續走去。

蕭景宸冇有阻止,跟在了後頭。

走了冇多久,淩陌終於停下了。

蕭景宸看向前頭,前麵就是一眼泉水。

淩陌轉頭看了看他,聳了聳肩。

兩人依舊冇有交談。

淩陌繼續低頭檢視,花了一小會的時間,還是冇有找到。

而就在此時,背部被一小石塊踢中。

“乾嘛?”

淩陌冇有回頭,語氣滿是不耐煩。

過了一小會,忽見一小石塊掉落水中,水花四濺。

淩陌回頭,怒目看向蕭景宸。

蕭景宸嫌棄一撇,伸手指了指。

淩陌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眼睛一亮。

原來在那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