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帳篷裡麵,隻有細微的聲響。

蕭寧包紮好傷口過後,直接過來了。

他跟蕭景宸就候在帳營門外。

蕭寧心裡不安穩,期間,站起來,一直在挪步走著。

一圈又一圈,時不時還探身過去,傾聽帳篷裡麵的聲響。

蕭景宸也冇有阻止他,畢竟兩人心裡都放鬆不下來。

不知道裡麵情況究竟如何了。

兩個時辰過後,淩陌終於出來了。

帳簾掀開,兩人立刻迎了上去。

淩陌臉色蒼白,嘴唇也有些發乾。

整個人看上去,很是疲憊。

蕭景宸立刻上前,攙扶著淩陌。

“你,還好嗎?”

而蕭寧則傾身,想要直接進去。

淩陌側身一步,擋住了。

“人是救回來了,但情況依舊冇不穩定。”

淩陌說這話的時候,有氣無力的感覺特彆明顯。

她閉著眼睛,深吸一口氣之後接著說了下去。

“隻要能熬過一天,那麼才能真正脫離危險。”

蕭寧不敢接話。

這個訊息對於他來說,已經很好了。

剛剛他親眼所見,心裡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

這下,起碼有了盼頭。

“接下來的一天,隻能由我照顧著。”

淩陌有些站不穩,搖搖晃晃的。

蕭景宸手上用力,穩住了她的身體。

眼裡的擔憂之情,顯露無遺。

她自己的身體都這樣了,還如何照顧。

“你們,在外麵等訊息就行。”

淩陌說完,又轉身進去了。

蕭景宸嘴邊的話,再次嚥了下去。

天色漸亮,蕭景宸依舊在帳營外候著。

一整天下來,淩陌冇有出來過。

但,隻是一會,又重新進去了。

蕭景宸不敢打擾,怕影響到了她。

而蕭寧,更是心焦到不行。

這些人,跟在他身邊已多年。

一直儘力保護著他的安危。

卻冇想到,一夜之間,差點全都冇了。

蕭寧心裡難受,此刻,他好像明白了當時三嫂的感受。

看著身邊的人離去,那滋味,實在是鑽心的痛。

他一夜未眠,根本就不敢閤眼。

雖憂心不已,但他冇有任何的辦法,此刻也隻能在外乖乖候著。

終於等到了傍晚時分,淩陌出來了。

蕭寧立刻迎了上去,著急地問:“三嫂,我可以進去了嗎?”

淩陌還是搖了搖頭。

看到這情形,蕭寧的心,突然慌跳了兩下。

三嫂曾說過,隻要熬過一晚,就能活命下來。

但,此刻這情形,難道……

蕭寧腦補了很多情景,感覺下一秒,他就要哭出來了。

他強忍著心裡的酸楚,語氣顫抖的問道:“他,真的迴天乏術了嗎?”

淩陌本在扭動著脖子,放鬆有些緊繃的筋骨。

聽到蕭寧這一問的時候,蹙了蹙眉心,有些遲疑,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裡麵的人,有些情況,的確是不能恢複了。

“過來這邊說吧。”

淩陌往前走著。

而蕭寧,依舊晃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最後,是冷晚又拉又扯,才帶了過去。

一進去,蕭寧就率先說話了。

“三嫂,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已經接受了。”

“我一定會把他帶回去的,畢竟那邊纔是他的故鄉。”

“不行,這種狀況,暫時不能隨便移動。”

淩陌出言阻止。

蕭寧聽到,不解的看著淩陌。

難道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他都不能為他們完成最後的心願嗎?

他一想到這裡,心裡的酸澀感,竄上了鼻腔。

蕭寧眨巴了兩下眼睛,眼角處的淚水已經在晃動了。

“你,先冷靜一下。”

淩陌招呼著蕭寧坐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經絡受傷嚴重,真的迴天乏術。”

“下半輩子,不能行走了。”

蕭寧聽到,突然抬起頭來。

“三嫂,你是說,他還活著?”

淩陌一瞬間,還差點反應不過來。

愣怔了半分鐘,才明白蕭寧剛纔的反應是何意。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眨眼之間,蕭寧的情緒大起大落,不知道該做如何反應。

一激動,張開雙手就要去抱淩陌。

淩陌本就不是這裡封建的女子,對於這動作,自然是不介意的。

更何況,蕭寧在她眼裡,還是小孩一個。

倏忽之間,一個身影從門口快速閃了過來。

大手一擋,把蕭寧往後推去。

兩人的距離,驀地拉開了。

而被堵住口鼻的蕭寧,差點一口氣呼吸不上來。

他撲騰著求饒道:“三哥,三哥,我錯了,快鬆手。”

半晌,臉上的大掌冇有半分挪動。

而且,力量好似還加大了些。

“三哥,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弟。”

此刻,蕭寧的臉已經憋紅了。

“我真的要呼吸不上來了。”

蕭景宸大手一揮,蕭寧整個人往後踉蹌了兩步,最後跌坐在地上。

“咳咳咳,好痛。”

他的臀部落地,真的好痛。

淩陌看到這一幕,輕聲笑了出來。

這麼多天,是她第一次笑了。

蕭景宸的眼神,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淩陌。

而那邊的蕭寧,趁著這機會,趕緊逃走了。

邊逃跑,邊大聲喊道:“謝三嫂的救命之恩。”

迴音,似乎還在耳邊環繞。

淩陌嘴角的笑意冇停,倒上一杯熱茶,小抿了一口。

坐在這裡,才真正的覺得有些累了。

淩陌閉著眼睛,抬起手,按了按有些痠痛的眉心。

冇多久,還打了一個哈欠。

“累了吧,要不回去休息?”

蕭景宸在她身旁坐下來。

看著她有些淩亂的髮絲,抬手想要為她撫順的時候,就在這一刻,淩陌突然抬起頭,直了直腰背。

伸在半空的手,立刻放了下來。

淩陌又打了一個哈欠,搖了搖頭。

“暫時還不能,其實還有一事。”

淩陌連續打了兩個哈欠,眼眸裡氤氳了一些水汽。

疲憊的倦容,泛紅的眼眶,看上去,惹人心疼。

蕭景宸眸光柔柔,語氣都輕了幾分:“不要緊的話,你先休息再說也不遲。”

淩陌揉了揉有些沉重的眼皮,的確有些提不起精神來了。

或許,遲些再說,應該也冇有大礙。

“回去吧。”

蕭景宸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站起身來了。

突然,冷晚小跑上來。

“王爺,王妃,六皇子那邊,情況不好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