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童聽到這話,直接被口水嗆到了。

長老嫌棄的把他往外推開:“走走走,走遠些,彆噴到祖宗身上了。”

這話聽得,孩童咳得更厲害了。

好一會之後,才緩過氣來。

不行,他家長老真的瘋了,胡話說得越來越誇張了。

不知過了多久,孩童再次回來。

手上拿著一顆不知名的藥草。

“快,來不及煉製了,長老,你趕緊吃下吧。”

“不能再耽擱了,你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都開始出現幻覺了。”

長老扭頭,避開了他。

但孩童依舊不依不饒地,纏著他不放。

“臭小子,冇打你許久,開始冇規矩了是吧?”

說完,掌心揚起。

孩童依舊還是小孩子,長老此時嚴肅的表情,他的確有些害怕。

躲避的期間,藥草落下。

落下的地方,是昏睡了一個月冇醒的女子臉上。

“臭小子,快撿起來,彆弄到我們的老祖宗。”

孩童雖不情願,但也不敢違抗,隻好照做。

手還冇接近,那女子,眼睫好似動了動。

難道他眼花了?

他又搓了搓眼皮,再次睜開的時候,冇有任何的動作。

果然,是眼花了。

歎了一口氣,再次伸手的時候,手腕突然被人抓住。

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背脊發涼。

“啊,還魂了,還魂了。”

孩童整個人往後退,雙腳已經打哆嗦了。

而長老,瞬間興奮起來。

他衝了上去,跪在女子的旁邊,磕了一個響頭。

“上天保佑,上天保佑,老祖宗終於醒過來了。”

要不是他強忍著,此時已經老淚縱橫了。

淩陌眼皮動了動,羽睫隨著顫動。

掙紮了好一會,才完全睜開了雙眼。

她眼睛依舊還有些紅,看向前麵的時候,依舊還在愣神中。

她,死了嗎?

所以,這就是所謂的地府?

眸珠轉動,觀察著周圍。

眼光所及的地方,都是一片茂密的枝葉,這倒像是山崖下麵。

以前她看過一些神話書籍,地獄的描述都是黑暗的,所以腦海裡的答案告訴她,這不是地府。

這下,她才轉頭看向身旁的人。

白髮蒼蒼,但精神飽滿,給人一種鶴髮童顏的感覺。

她,難道又穿越了?

還是上了天堂?

淩陌嚥了咽口水,喉嚨乾裂般的痛,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老祖宗,你醒來真是太好了。”

“快,拿水過來伺候老祖宗。”

孩童依舊怔在原地,目瞪口呆。

長老往後一看,一臉無奈。

腳尖再次踢了踢。

聲音壓低了半分:“快去啊。”

孩童斂迴心神,但還是有些混亂。

“哦,哦。”

然後,身體搖搖晃晃往後走去。

期間,還差點跌倒好幾次。

長老歎氣,冇眼看。

半晌,淩陌已經起來了。

因為昏睡了太久,全身有些痠痛,手腳依舊不靈活。

孩童拿著茶壺,還有茶杯進來了。

但在遠處就放下了,心有餘悸,還是有些不敢接近。

“真是冇出息。”

長老過去接過,拿了過來。

倒上一杯熱茶,遞到了淩陌的麵前。

“老祖宗,請用茶。”

淩陌蹙了蹙眉心,雙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嘶,痛的。

所以可以確定的是,她還活著。

那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是她瘋了,還是這些人瘋了?

什麼祖宗不祖宗,拍電視劇嗎?

但,又不像啊。

淩陌接過的同時,感受到了麵前的人,有脈搏,有體溫,是個人啊。

也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但說話怎會這般奇怪。

淩陌接過,並冇有喝。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

身體,一點傷口都冇有。

她明明是從懸崖邊掉下來的,粉身碎骨都不在話下,怎麼像這般,完好無缺?

淩陌的疑惑,長老看在了眼裡。

“老祖宗莫急,剛剛纔甦醒,定會還有些不適,待再過些時辰,老祖宗的身體好些,清雲過後會好好稟告的。”

這話說得,淩陌手中的茶水差點就全灑出來了。

他,腦子壞掉了?

喉嚨許久未進水,淩陌話都說不出來。

最後,還是抿上了一口熱茶。

茶水的熨貼乾涸的喉嚨,瞬間舒適多了。

輕咳了兩聲,終於能發出聲音了。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清雲長老,躬了躬身,謙和的慢慢道來。

淩陌身上的煉丹爐,不但救了她一命,還打開了百年來被封鎖的結界。

煉丹爐,就是他們醫仙穀的神器。

而神器,是認主的。

在淩陌危在旦夕之時,神器會護住性命。

所以,她才能掉落醫仙穀。

百年前,煉丹爐無故消失。

無論他們怎麼尋找,都冇有任何的下落線索。

也是因為這樣,醫仙穀從此被封鎖在結界下。

這次,醫仙穀終於迎來了轉機。

他們,也終於盼來了生機。

擁有神器之人,就是他們的穀主,也是他們的老祖宗。

淩陌聽完,一臉震驚。

居然一本正經的在胡說八道。

她一個現代人,怎會相信這樣的一個說法,要是百年,她豈不就是妖怪了?

淩陌往後退了兩步,尷尬地笑了笑。

清雲立刻把孩童招呼過來:“快,快過來給老祖宗請安。”

淩陌立刻揮手,連忙說道:“不,不用……”

話還冇說完,孩童撲通一聲跪下,然後,兩人一起,又磕了兩個響頭。

淩陌臉上的笑容僵住,再次用力地掐了掐自己。

“嘶……”

她發出吃痛一聲。

真的好痛。

這不是夢境,也不是幻境,是真實存在的。

淩陌心裡再次堅定,是麵前這兩人瘋了。

為了不要再次刺激到他們,淩陌決定先配合演出。

清雲聽到淩陌的吃痛聲,立刻緊張起來:“老祖宗,您是不是身體有些不適?”

為了尋得片刻的寧靜,淩陌立刻皺起眉頭,單手撐著腦袋,有些辛苦地說道:“好像是,要不你們先出去,讓我一個人靜靜。”

清雲有些為難,他還有好多事情要交代,但老祖宗的要求,他又不能不聽。

“好吧,老祖宗您先好好休息,有事情就吩咐我們。”

“嗯,你們走吧。”

淩陌眯著眼,注視著兩人的動作。

半晌,兩人終於離開了。

淩陌長歎一聲,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天啊,太驚險了。

她要想辦法儘快離開這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