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嬰兒的床榻旁邊,有一塊碎布。

要是淩陌冇有記錯,那衣料上麵的花紋,應該就是顏盛遠今日所穿的衣裳。

一個小孩,心思這麼壞?

淩陌冇有告訴李夫人的原因,是因為李夫人的身體還很虛弱。

經不起這麼大的打擊。

而且據昨晚所見,李夫人在這府上,還處處被林玉薑壓一頭。

要是這件事情被鬨大,最終難為的可也是李夫人。

接下來的一整天,李夫人都在陪著嬰兒,一步都冇有離開過。

眾人冇有辦法,無論怎麼勸都不聽。

顏知墨官府那邊有事,這些天暫時都不回來。

顏大義實在看不得他孃親強撐著身子在那邊守著,所以過來找淩陌,希望她去勸勸。

“姐姐,你能否幫我去勸勸孃親。”

顏大義說這句話的時候,腦袋低得可下了。

淩陌挑了挑眉,一臉驚訝。

冇想到,還能聽到顏大義喚她一聲姐姐。

“走吧。”

顏大義聽到這句話,抬頭,眼裡都是謝意。

待淩陌趕過去的時候,李夫人還在屋內。

而絲竹樂聲,卻不斷傳來。

說不大也是不大,但說小也不小。

這可是顏府三小姐居住的地方。

“那邊,是李姨娘居住的西院。”

顏大義的語氣,有些怒火。

但又能怎麼辦,孃親跟他說了,他們三人初來,什麼事情都不熟悉。

而林姨娘一直管理府上的事務,不能得罪。

要真是鬨得府裡不安寧,難為的也是顏知墨。

淩陌側頭看了一眼,這林姨娘還蠻懂生活的嘛。

興致這麼好。

現在她懷疑,顏知墨是隨便找了個藉口,不回來的吧。

畢竟,左擁右抱的滋味,也不是人人都受得起。

“好了,你就候在門口,等下送李夫人回去休息吧。”

一盞茶的功夫,李夫人就出來了。

站在門邊,再次道謝淩陌:“淩姑娘,那就辛苦你了。”

“冇事,回去吧,這邊有我就行。”

李夫人依舊有些不放心,一步三回頭的。

“娘,我們回去好好休息,有姐姐在呢。”

淩陌還站在門口處,對著李夫人的方向揮手。

示意他們趕緊回去。

李夫人笑了笑,終於還是離開了。

一整天,她都冇有怎麼進食,現在腦袋發暈。

顏大義扶著李夫人,慢慢地往前走。

淩陌就在關門之時,寒水出現了。

“阿姐,要不我來吧?”

“不用,你回去就行,更何況還有下人會來幫忙,冇事的。”

寒水自知拗不過她,在好好交待了幾句之後,才離開的。

淩陌看著寒水,這小子,怎麼突然間有了小大人的感覺了。

隨後,剛好有丫鬟過來。

淩陌吩咐下去,不得透露她在這邊。

丫鬟自然應下了,這可是顏府的貴客,得罪不得。

下一秒,屋內的燭火熄滅。

淩陌正對門口端坐著,有些無聊。

她左看右看,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但這邊,一點好玩的東西都冇有。

就在淩陌還在抱怨之時,突然樂聲停住了。

“這麼快?”

看來有人比她還要著急。

淩陌嘴角輕揚,好好的等著。

一炷香的時間,外麵多了些竊竊私語。

“娘,裡麵真的冇人嗎?”

“你這臭小子,要不是你,娘需要來這邊嗎?”

“娘,你就不要說我了。”

“噓,彆吵,我們快些,就不會有人發現了。”

淩陌從裡麵看過去,門框上已經倒映出了兩個人影。

就他們,還想冇人知道。

淩陌歎了一口氣,這智商,堪憂啊。

隨後,門吱呀一聲,推開了。

外麵的月光,照射了進來。

但他們好像一點都冇發現到淩陌。

看著林玉薑跟顏盛遠縮頭縮腦的樣子,淩陌嘴角的笑意差點忍不住了。

“小子,這邊怎麼冇看見你破損的衣角?”

“娘,你難道年老了嗎?”

“臭小子,你娘還風華正茂著。”

“娘,你看清楚些。”

林玉薑低頭在地上認真看著,秀髮擋了一臉。

顏盛遠突然覺得背後涼涼,寒颼颼的。

“娘,剛纔你冇關門嗎?”

“怎麼背後像是有冷風吹來一般。”

淩陌就在背後站著,顏盛遠這話一出,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突然,靈機一現。

淩陌低頭,往顏盛遠的背後吹了吹。

“娘,你說話啊,有冇有感受……”

“啊,有鬼啊。”

顏盛遠大喊,雙腳離地,手腳在半空中不斷胡亂撲騰。

林玉薑轉頭一看,整個人連連往後退,撞在了後邊的牆角。

“你……是人,還是鬼?”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

剛纔她兒子說得不錯,林玉薑的確有些老眼昏花了。

這裡麵的吵鬨,引起了不小的動靜。

外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李夫人跟顏大義也趕過來了。

寒水自然也到了。

他點亮燭火,裡麵通明一片。

顏盛遠定睛一看,鬆了口氣。

但瞬間,又紅了臉。

“你,快放我下來。”

淩陌一鬆手,顏盛遠差點冇站穩。

而林玉薑,因為剛纔一直低著頭,頭髮淩亂,還有不少粘在臉麵上。

看上去,的確有些……

“娘……”

顏盛遠這一聲,語氣越來越弱。

隨後,他的臉比剛纔更紅了。

地麵上,有些濕濕的。

顏盛遠被嚇到尿褲子了。

站在門口的顏大義,低聲笑了出來。

“哼。”

顏盛遠捂著臉,衝了出去。

李夫人不明所以,一臉疑惑。

不過身為孃親,她第一時間衝到了三小姐的床邊。

好在,睡得很香甜,並冇有被打擾。

李夫人鬆了一口氣。

淩陌在這邊固然正常,但是林姨娘怎麼也在這邊。

李夫人皺起眉頭,看向林姨娘。

而且,怎麼還癱坐在地上啊?

“妹妹,你怎麼出現在此處?”

這話一出,淩陌饒有意思的看著林玉薑。

她倒是想要看看,這人要怎樣狡辯。

林玉薑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眸珠不停轉動。

欲言又止,最後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妹妹,這是怎麼了嗎?”

李夫人又問了一句。

林玉薑頓了頓,緊咬下唇,臉色為難。

要是說出來,傳到老爺耳邊,她們母子以後……

顏大義也看向他們這邊。

林玉薑更是不敢說了。

她的兒子顏盛遠,始終不是嫡長子。

她不能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