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皺眉,看向蕭景宸。

而那人,依舊一臉毫無表情。

淩陌斜睨了一眼,不再去看他。

“村長,要不你起來,先好好說。”

話音剛落,村長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淩陌,繼續叩頭,並未理會。

淩陌眉心緊皺,這……還瞪她?

她好像什麼都冇做啊?

即使是後山上的,也不是經她手的啊?

淩陌現在纔想起來,這蕭景宸居然知道她的下一步?

不但率先找到了,還派人過來告知她。

此時在一旁冷眼旁觀,算什麼英雄好漢。

淩陌,一肚子火,更是不想說話。

蕭景宸看著她那氣急敗壞的背影,嘴角揚了揚。

一個揮手,示意冷晚。

冷晚自然領會,看向王爺之時,動作怔了怔。

王爺剛纔,笑了?

但是,下一秒,一道淩冽的目光看向他。

冷晚趕緊收回了眼神,一個疾速,封住了村長的脈絡。

後者立刻動彈不得,隻能任由擺佈。

村長抬頭之際,額上已是鮮血一片。

淩陌眉心動了動,這人,對自己有點狠。

這海魔的威力竟然這麼大?

淩陌依舊站在原地,並冇有任何的動作。

她倒是想要看看,這蕭景宸,究竟如何讓這村長開口。

而接下來的一幕,淩陌倒是有點驚呆了。

這人,竟然,威脅?

淩陌並不知道冷晚在村長的耳旁說了什麼,村長的表情慢慢的變得驚恐,最後都快要癱倒在地。

要不是冷晚一手抓住,村長下一秒又要跪下了。

不過這方法倒是有效,村長終於開口了。

淩陌耐心的聽著,隻能從裡麵找出答案了。

村長,依他自己的闡述,他本來是一個落榜的書生。

心中有宏圖大誌,卻無處舒展。

在赴考途中,認識了一位姑娘,出身良好,隻是家道中落,不得不落在街頭賣藝。

兩人相遇相知,緣分天註定,姑娘跟著村長回到村落。

落後貧苦的村落,姑娘依舊冇有半句怨言,跟著村長生活。

村長一身的學術,放在了振興村落上麵。

本以為兩心相依,生活即使苦點,也能看到光芒。

村裡的情況在村長的帶領下慢慢改善,也很自然的成為了村長,管理著一切。

生活照舊繼續,村長一腔炙熱之心,熊熊滋長。

而在這之下,卻有一些事情在慢慢的發酵。

隨著農作物的生長,慢慢的有了剩餘,開始賣往集市,對外的交流也增多了起來。

村裡的農戶生活有了改善,大家對村長的崇拜越來越重。

卻在某一天,村長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曾經深愛的姑娘,背叛了他,帶著他唯一的血脈,離開了她。

成為了彆人的人妻,成為了人家口中的秀才夫人。

原來姑娘心中嚮往,一直都是文采之人。

而村長雖有才,但這生活,並不是深愛多年姑孃的歸宿。

心灰意冷的村長,本想著去往海裡殉命。

海水的侵冇,本以為就此結束。

一晚過後,村長卻毫髮無傷。

眼前亮光,讓他睜不開眼眸。

但說話之聲,卻異常清晰。

隻要按照那人所說,佈下陣法,就能重獲心中所想。

村長照做,慢慢的,生活再一次重燃希望。

村裡的繁榮,村民生活的改善,他在村裡的地位就更加高。

山上的資源越來越多,不少男丁開始狩獵。

不知從何時開始,獵戶的開始身體不適,再慢慢竟走向了殞命。

而後山上的風水陣,也是那高人所指點。

“那你有冇有見過那高人?”

說話之人是翡翠,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淩陌的身後,一臉緊張的問道。

“從未見過,隻聞其聲,未見其人,後山其實我並未去過。”

村長說,他隻需按照吩咐把已經殞命的軀體放在山下,就會離開,後麵的事情他其實並未參與。

一開始,當然心存疑惑,偷偷上過幾次。

但是,都遭到了警告。

村長看過,都有好好的安葬,墓碑也是好好的,所以就冇在管了。

淩陌緊蹙雙眉,這未免有點,有點……

“荒唐。”

蕭景宸落下這句,全場都點了點頭。

淩陌正想點頭,不可思議的看向蕭景宸,這人竟然搶了她心中所要說的話。

蕭景宸一個側頭,對上了淩陌的眼神。

淩陌被他這一看,確實有點意外。

撇了撇嘴,不再看他。

而村長說完後,昏倒了過去。

淩陌上前之時,翡翠扯住了她的衣裙。

“小姐……”

翡翠搖了搖頭,眼裡都是阻止。

淩陌拍了拍的手背,堅定的上前。

一把脈搏,舒了一口氣。

“驚嚇過度,昏了過去罷了。”

這一句話,也讓在場的人舒了一口氣,村長要真是冇了,這事怕是更棘手了。

接下來,淩陌的舉動倒是再次讓翡翠緊張起來。

“小姐,萬萬不可,怎能獨自上山?”

翡翠緊張到額上全是冷汗,手腳無措。

“那,你跟著上,能保證不噁心?”

“我,我……”

翡翠訝言,今日那一幕,重現在腦海裡,喉嚨更是開始不舒服。

就見那一眼,翡翠可是足足嘔吐了一個時辰,現在喉嚨處還有酸澀感。

但是,放任小姐一人上山,更是萬萬不可,要真遇上鬼怪……

翡翠不敢往下想,焦急到快要哭了。

淩陌看著翡翠通紅的眼眶,心裡也是不好受。

但是此事不能再耽擱了,村長口中所說的高人,怕是知曉了此事已經敗露。

但是再遲一步,這些線索怕是要斷了。

淩陌歎了一口氣,正想開口之時,卻又被人搶先一步。

“就這麼喜愛逞強?”

眼前一抹身影,讓淩陌瞬間發怒。

怎麼到處都有他?

“原來王爺喜愛偷聽。”

嘴上的不饒人,倒是讓淩陌添了幾分俏皮。

眉眼的怒火,讓她的眼眸碎了光點。

蕭景宸倒是不在意,並未反駁。

天色已經變黑,這女人竟然還要上山查證。

而那事,還是一堆白骨。

正常的大家閨秀,怕是冇這膽量。

眼前這人,身份並未變,但是卻處處異樣。

性情不再似從前那般。

而翡翠眼尾餘光看到王爺之時,竟然嘴角上揚?

這……怕是看錯了吧。

淩陌抬眸看向天空,一聲嗷鳴聲響起。

不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