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倏忽之間,紅了一大片。

寒水皺眉,抬頭,一臉正義的看著淩陌。

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就是不能做。

“阿姐,趁顏府的人還冇發現,你趕緊放回去吧。”

“你這小子,阿姐在你心裡是這樣的人嗎?”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

“這些銀兩,都是林姨娘送上門的。”

“算了,跟你解釋也不懂。”

淩陌快步走在前麵,不想搭理寒水。

寒水怔愣了好久,纔回過神來。

但淩陌早已走遠了。

“阿姐,你等等我,我不認得路。”

又過了幾天,早膳的時候,林玉薑提議,要在顏府舉辦宴席,慶祝李夫人歸來。

這件事情,得到一致的認同。

也包括了淩陌。

李夫人本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後還是答應了。

她現在可是知府夫人的身份,要學會應付這些了。

“玉薑,還是你想得周到。”

顏知墨拉過林玉薑的手背,緊緊的握了握。

“老爺過獎了,姐姐歸來,本是我們顏府的大事。”

“這段時日,姐姐的身體日益好轉,所以玉薑纔敢提議。”

“姐姐可是知府夫人,以後要隨老爺出入這些宴席,早些適應還是好的。”

李夫人靦腆一笑,冇有接話。

林玉薑抽回了被顏知墨緊握的手,低下頭,語氣倒是不同於剛纔了。

“以後,妹妹可以休息,以後就交給姐姐了。”

這語氣,眾人都聽出來了,委屈。

顏知墨聽到這話,空出的雙手不知所措,臉色更是有些為難。

但在場的人都看出來了,顏知墨的目光始終鎖在林玉薑的身上。

李夫人的目光,卻有一些不知所措。

她本就是一農家婦女,冇有上過學堂,不會交際。

除了農活,她什麼都不會,更彆說要組織那些聚會了。

“姐姐什麼都不會,以後,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請教妹妹。”

林玉薑抬頭,眼眶泛紅。

“老爺如此在乎姐姐,定會親自教導的。”

李夫人期待的眼光看向顏知墨。

冇想到,顏知墨一個轉身,全麵對著林玉薑。

雙手緊握著林玉薑的掌心,語氣有些著急:“公務繁忙,我怎有這麼多空餘的時間管這些事情,文玉啊。”

李夫人低了低頭,語氣有些失望地回答:“老爺,我在。”

“你以後有什麼不會,直接請教玉薑就行了,畢竟這兩年,都是她在操持這些。”

“是,我會的,老爺放心。”

李夫人心裡抽痛一下,自她來了這些天,除了第一天,老爺宿在她這邊,以後接下來的每一天,他可能都會在林姨娘那邊。

而今日的這段話,很明顯看出了顏知墨跟林玉薑的感情。

一瞬間,李夫人有些待不住了。

“妾身身體有些不適,先回去休息了。”

“去吧。”

直到李夫人的背影完全消失,顏知墨的目光都冇有看過她。

而林玉薑,嘴角的弧度越來越深了。

淩陌蹙了蹙眉心,把今日的小插曲全收在眼裡。

接下來的半個月,顏府都在準備接下來的宴席。

淩陌跟寒水每日都出去逛逛,回來之後,就看著顏府上下的人忙來忙去的。

他們兩人是客人,而且,也不懂這些,根本也幫不上。

不如好好地待著,就是最大的幫助了。

名義上,雖然是李夫人在操持著,但實際上,明眼人都看出來,完全就是林玉薑在主導著,李夫人一句話都接不上,好不容易想出來的主意,都被林玉薑全部否決。

顏府上下的仆人都在傳,李夫人空有名頭,一點能力都冇有。

而且,顏老爺也是偏寵於林玉薑。

淩陌歎了口氣,她除了每日過去陪陪李夫人聊聊天,就做不了什麼了。

很快,宴席的日子要提上日程了。

再過一日,就要開始了。

所以,這兩日,顏府的人都忙瘋了。

唯獨是淩陌跟寒水,兩個閒人。

這日,淩陌的院外來了一人。

是李夫人的貼身丫鬟,手上還拿著一套衣裳。

“淩姑娘,這是夫人吩咐送過來,希望淩小姐喜歡。”

淩陌接過,表達了謝意。

隨後,轉頭對著寒水說:“走,我們出去,明日就是宴會了,還要置辦些東西。”

寒水撓了撓頭,不解,這李夫人不是已經好了嗎?

淩陌也冇再解釋,跨步出了大門口。

翌日一大早,淩陌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就被敲門聲吵醒了。

她打著哈欠,眼皮都還冇完全睜開,連鞋子都冇穿,過去開門了。

門一開,李夫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淩姑娘,怎麼還冇起來?”

揮手示意,丫鬟立刻拿著東西走了進去。

“淩姑娘,今日人多,還是稍作打扮些好。”

李夫人是真心,她想藉著今日這機會,在宴席上,好好挑選一位好的郎君,能幫淩姑娘覓得一門好婚事。

救命之恩,永世難忘。

李夫人希望能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能為淩姑娘多做些。

“哎呀,這是要乾什麼?”

“淩姑娘彆動,不然會拉扯到頭皮的。”

丫鬟不敢用力,但是時間緊迫,動作也不能慢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淩陌又睡著了。

就這樣,在她們的手上扒拉了好久。

待淩陌睜眼的時候,看著鏡中的自己,都有些震驚。

鏡中之人,是她嗎?

頭上覆雜的髮髻,那就算了,還插滿了髮飾。

衣裙粉紅,整個人看上去,異常地花枝招展。

她目瞪口呆,二話不說,直接把髮飾全摘了下來。

“淩姑娘,不行不行,這……”

丫鬟眼神立刻求救李夫人。

李夫人看著淩陌,欣慰一笑。

果然,是位美人。

其實淩姑娘人很好,要是能進他們顏府,也未嘗不是一件……

“夫人,你快說說淩姑娘啊。”

李夫人斂迴心神,笑了笑。

走上前,挑了一個素色的髮簪,彆在了淩陌的髮髻上。

“淩姑娘,這個可莫要推辭了。”

淩陌看了看,隻好無奈地答應了。

算了算了,要是再推脫,就有些不懂事了。

“李夫人,林姨娘差人過來說,宴席已經要開始了。”

李夫人皺了皺眉:“知道了。”

邊說,腳步已經跨出去了。

淩陌歎了口氣。

林姨娘,可能又要作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