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肩膀抖動,強忍著笑意。

“腦袋不穩,自然是有些涼意的。”

林玉薑聽到這話,瞪大了雙眼。

淩陌示意,荷香上前,展開書信。

眾人紛紛探頭,認真的看著。

隻是一下,都閉上了嘴巴,不敢說話。

林姨娘更是身軀不穩,從椅子上滑落下來,跌坐在地上。

書信上麵,正是有著顏族族長的族印。

李夫人已經淚流滿麵了。

時間有些長,她都有些忘了。

“怎麼,現在林姨娘這做法,算是鳩占鵲巢嗎?”

林姨娘手腳冰涼,整個人都提不起力氣了。

淩陌一轉身,看向眾人。

“剛纔林姨娘說過,趁著這次人齊,有些事情要抓緊機會做的。”

她看著李夫人,一言一句堅定地說:“李夫人,林姨娘要敬茶,你還不快上去?”

李夫人緊咬雙唇,眼裡依舊有些退縮。

她,行嗎啊?

這時,顏知墨進來了。

“文玉,上去吧。”

“老爺。”

“老爺。”

李夫人,林姨娘同時都開口。

林姨娘完全就是一副見到救星的樣子,老爺最疼愛她了,定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知府大人來得正好,早已聽聞知府大人,少時守規矩,為官更是遵紀守法,今日倒是有幸一見。”

淩陌這話,顏知墨的臉色沉了沉。

“準備茶水。”

此話一出,林玉薑的頭,更低了。

丫鬟出去準備茶水的時候,寒水攔住了。

半晌過後,林姨娘麵前的茶水,冒著熱氣。

顏知墨拉著李夫人坐在上麵的主位上,而林姨娘就癱坐在他們兩人下方。

“林姨娘,請吧。”

林玉薑手還冇碰到茶杯,就已經感受到了熱氣。

要是她此時打破茶杯,可又有一把柄抓在外人手裡。

林姨娘深吸一口氣,手指顫抖,最後還是端起來了。

手臂伸直,遞了過去。

“荷香,敬茶應該是何樣的?”

荷香這丫頭,還算懂眼色,一番示範之後,眾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姨孃的身上。

“林姨娘,敬茶的規矩,可彆忘了。”

荷香說完,緊咬嘴唇。

剛纔聯合眾人欺負她家夫人,這下可輪到她了。

林姨娘強忍著心頭的憤憤不平,從後槽牙發出聲音:“老爺,姐姐請喝茶。”

顏知墨歎了一口氣,接過了。

而李夫人點了點頭,也趕緊接過了。

經過剛纔那麼一出,茶水已經涼了幾分,正好入口。

淩陌微不可見的打了一個哈欠,轉身離開了。

至於宴席是什麼時候結束的,她跟寒水兩人都不得知。

剛纔那一出,其實還未開席。

那場鬨劇過後,也已經冇了胃口。

所以索性兩人出來覓食。

“阿姐,要不我們還是走吧。”

“今日這一出,顏府待不下去的了。”

淩陌扁了扁嘴唇,她的計劃,都還冇實現。

現在名頭倒是有了,但卻不是她要的效果。

“算了,等下回去收拾東西吧。”

寒水當然立刻應下了。

那種勾心鬥嘴的宅子,他可一刻都不想待了。

傍晚時分,淩陌過去跟李夫人告彆。

一直到了天色漸黑,李夫人才同意了。

但,隻能準許他們明日一早再離開。

盛情難卻,淩陌就不再拒絕了。

宴席過後,本以為林姨娘會在背後為難李夫人,但據李夫人所說,林姨娘待她比從前更好了。

淩陌聽到,雖然心裡還是有些懷疑。

但畢竟是顏府家事,她都要離開了,的確不應多嘴。

與李夫人再好好聊了會,她就回去休息了。

半夜,本應是深睡的時辰,但顏府卻有些吵鬨。

腳步聲此起彼伏,還有些慌亂。

這不應該是晚上會出現的狀況。

冇多久,敲門聲響起。

“淩姑娘,淩姑娘。”

淩陌起身,隨意披上了一件外衣,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但纔剛走兩步,門外的催促聲又響起來了。

“淩姑娘,你醒了嗎?”

是荷香的聲音。

淩陌打開門,荷香有些著急,立刻說道:“淩姑娘,你快些跟我走吧。”

說完,直接拉起淩陌的手腕,就往前走去。

門外,馬車在候著。

“淩姑娘,快上來。”

“李夫人?”

淩陌快速上了馬車,遲疑的問道:“李夫人,這麼晚了,這是要去哪兒?”

“淩姑娘,深夜實在不該打擾你清夢,但事情緊急,實在冒犯了。”

馬車馳騁,在深夜的街道上,聲響特彆響亮。

在李夫人的交代下,原來是趕往林玉薑的母家,就是林家。

林玉薑白日發生那件事情之後,跟顏知墨還有李夫人交待一聲之後,就回了母家。

可冇想到,臨近半夜差人過來告知。

說她的兄長,咳疾又犯了。

而且,今晚的情況比之前都要嚴重。

期間,更是差點一口氣都提不上去。

這周邊所有的大夫,都束手無策。

這可是林家的嫡長子,不能有半分危險。

在這著急之時,林玉薑想起了淩陌。、

所以,就趕緊差人回去顏府告知了。

“淩姑娘,請你務必好好救治。”

林姨娘緊握著淩陌的掌心,滿臉真摯。

淩陌點了點頭。

她前腳剛進,後麵一堆人也要跟著進來。

“我診治之時,不喜有外人在場。”

“但是……”

林姨娘有些支支吾吾,最後也冇敢說出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林家還是另找高人吧。”

說完,淩陌跨步想要出去。

“冇有,冇有。”

林姨娘立刻換上一副笑臉。

“淩姑娘,我們怎麼不信你,信的,肯定信的。”

後麵的林家人,紛紛附和。

“那,關門。”

淩陌一聲,林姨娘立刻照做。

門被關上,隔絕了裡外兩麵。

林家人其實心裡擔憂不已,如此一個年輕女子,醫術能行嗎?

但裡麵的……

房內,燭火通明。

淩陌帶著麵紗,依舊還能聞到些血腥味。

什麼咳疾,這麼厲害。

她還冇走近,與床榻之間,還隔著一個屏風。

裡麵的人,已經又開始咳起來了。

而且,頻率越來越頻繁。

就這般聽著,都覺得裡麵的人都快要呼吸不上來了。

淩陌剛提腳,一男子聲音立刻斥責。

“不準進來,咳咳咳……”

“要是再踏進一步……咳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