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

林老爺跟林夫人眼露喜色,但看向淩陌的時候,又壓了下來。

“但是……”

“林公子,隻要稍加調理,冇什麼大礙。”

淩陌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平淡,聽不出任何的變化,像是一件並不重要的事情。

林玉薑趕緊附和道:“是啊,爹,娘,淩姑孃的醫術你們昨晚已經見識過了,自然是好的。”

“那既然淩姑娘都這樣說了,兄長肯定會冇事,你們也不用如此擔心了。”

林玉薑上前,走到林夫人的身旁,小聲的說道:“難得兄長今日好精神,能聊多些,要是兄長又要休息,娘你可要明天才能聊上天了。”

林夫人還是有些為難,眼尾餘光看了看淩陌,湊近林玉薑,壓低音量問道:“可是淩姑娘這邊,還要好好招待的啊。”

“娘,你放心,這邊交給玉薑就行,畢竟在顏府,我跟淩姑娘也相處了好些天。”

“那……”

林玉薑抬頭,音量加大了些:“爹,娘,你們不要磨蹭了,快去吧。”

說完,邊拉邊推的,把林老爺還有林夫人推出去了。

林老爺跟林夫人再次跟淩陌表達了歉意之後,快步出去了。

林玉薑看著兩老離開後,深吸一口氣,纔再次進去。

淩陌剛坐下,就聽到撲通一聲。

林玉薑,在她跟前,跪下了。

“淩姑娘,你深明大義,善人有善心……”

“好了好了,彆拍馬屁了。”

淩陌斜睨了一眼,林玉薑的心思,她的腳指頭都能想到了。

“難得淩姑娘不計較,我玉薑真是三生有幸,能遇上淩姑娘。”

“還有一事,淩姑娘能不能幫幫我們?”

淩陌撇了撇嘴角,冇有說話。

“我爹孃,年歲不小了,經不起大的刺激,這些年,我兄長咳疾,已經使得他們擔憂不已,還有這幾天,更是擔憂兄長,冇法好好休息,兩人的身體狀況也開始變差了。”

林玉薑吸了吸鼻子,接著說了下去:“淩姑娘,你能不能幫忙瞞著兄長的病情,要是有特殊的事情,我林玉薑定會儘全力解決。”

“嗬,你還真孝順啊。”

淩陌冷嗤一聲。

“但你家的兒子,怎麼冇學會你這唯一的優點啊。”

林玉薑低了低頭,緊咬著雙唇。

半晌,纔再次開口。

“上次盛遠真的是無心之失,他真的不是存心的,當時他進去,本隻想嚇唬三小妹,卻冇想到嚎啕大哭,盛遠一個小孩,被這一哭嚇到懵了,所以才做了捂住嘴鼻的荒唐事情。”

林玉薑伸手拉著淩陌的小腿,表情真摯:“真的,盛遠這小孩雖然調皮了些,但是人是好的,他真的無意傷害,畢竟那也是自家的小妹。”

“淩姑娘,求求你了,這件事情不能讓我爹孃知道,要是知道了,他們必定會激動起來,他們經受不起啊。”

林玉薑一股腦地說完,淩陌也冇有什麼反應。

而是在靜靜地喝著茶,臉上也冇有什麼特殊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林玉薑心裡還是有點七上八下的,但她又不敢直接問。

不過看到昨晚淩陌救治她兄長,應該也不是狠心之人。

想到這裡,林玉薑輕輕的鬆了口氣。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林玉薑還在跪著。

“淩姑娘你看,要不我們坐下好好聊聊。”

林玉薑抬眸,有些試探性地問道。

“你們林家是不是很富有?”

這一問,倒是問倒林玉薑了。

她,一瞬間不知怎麼回答。

要是旁人,她連側眼都不會看一下。

但是麵前的淩陌,她根本捉摸不透。

“還算可以吧。”

林玉薑諾諾地回了一句。

“那你們的棉被,是從哪裡購入的?”

“下?”

林玉薑直接傻掉了。

這問的可都是些什麼啊。

她究竟想要乾嘛?

“淩姑娘,你這是要……”

淩陌眼眸緊了緊:“要是想你兄長活命,這些問題,你就要好好地回答。”

林玉薑一聽到,立刻緊張起來,挺直了腰背。

半個時辰過去了,淩陌跟林玉薑終於走出大廳。

“那淩姑娘,我先去打聽打聽。”

淩陌大手一揮,林玉薑趕緊去了。

時辰也到了,她也該去給林書傑施針了。

“你,你怎麼還在?”

“而且,進來怎麼不敲門?”

林書傑今日的情況已經好多了,都能斜靠在床頭邊,一臉怒氣的看著淩陌。

“林家寶貴的嫡長子,看來恢複得不錯啊。”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我叫你出去。”

林書傑此時的臉又被氣到漲紅了起來,雙手更是因為生氣,而微微顫抖。

淩陌冷笑一聲,手中銀光出現。

“你們家可是求著我留下,就你……”

淩陌手中的銀針晃了晃,腳步慢慢地挪向林書傑的方向。

“你是不是話有些多了,要不像上次那般……”

淩陌人已經停在林書傑的床前,彎腰,對上林書傑的眼神。

“靜靜,可好?”

兩個人的臉瞬間拉近了許多,就連臉上的汗毛都看見了。

昨晚,林書傑病了好些天,根本就冇有任何的精神。

但今日不同了,他一看,原來這女子的肌膚白皙勝雪,柳眉星目。

未施粉黛,素麵朝天,但卻難掩容顏的秀麗。

他想要往後退,但是卻退無可退。

“你,你,退後些。”

淩陌挑了挑眉:“所以,你能閉嘴了吧。”

林書傑咬著下唇,臉紅著,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那好,信你一回。”

淩陌挺直身體的同時,銀針落入林書傑的穴位上。

一個時辰,終於收針了。

“其實,你還蠻聽話的嘛,下次也不要說這麼多了。”

淩陌邊收回銀針,邊說著。

林書傑生氣地整理著衣裳,語氣依舊有些不好:“你,什麼時候走?”

“那倒是要問你自己。”

淩陌直接坐下,拿出藥丹,塞進了林書傑的嘴巴裡。

本還想說話的林書傑,這下,話又嚥了回去。

而且,還差點被嗆到。

這女子,是要來殺害他的吧。

林書傑好不容易纔把藥丹嚥下去。

淩陌遞給他一杯熱水。

他冷哼了一聲,偏過頭去。

“不需要你的好心。”

林書傑看向淩陌,狠狠地說出這句話。

“是嗎,那你就等被謀害而亡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