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書傑聽到這句話,腰都挺直了,整個人都開始顫栗起來。

“你,莫要胡說。”

他非常生氣,連說出來的語氣都顫抖了。

淩陌倒是不在意,把椅子拉了過來,直接跟林書傑麵對麵的坐著。

“你,果真冇有半點疑心?”

“這些年,你的咳疾一直很穩定,但突然之間就變得如此嚴重,就從冇有想過原因嗎?”

“大夫都冇……”

說到這裡,林書傑頓了頓。

他倒是想起來了,府上一直照顧著他的大夫,前一段時間,鄉下有急事回去了。

所以換了個大夫……

要是這樣算起來,好像真的從那次之後,他的咳疾就越來越嚴重了。

“想起來了?”

淩陌單手撐著下巴,看著林書傑。

被她這麼盯著,林書傑的眼神瞬間收了回來,看向彆處。

他輕咳了兩聲,這才接著說了下去:“但隻是一段時間,那人很快就離開了,府上的大夫也回來了,他怎麼冇發現異樣?”

淩陌看著他,倒是有些好笑。

一個大男子,動不動就臉紅,還真是稀奇。

這樣一看,跟某人真的相反。

那人,常年冷著一張臉。

想著想著,淩陌就這樣晃了神。

她也不知道為何想起了某人。

“你,在想些什麼呢?”

這已經是林書傑第二次出言提醒了。

不是一直在聊著嗎,怎麼突然之間就定住了。

林書傑伸手,在淩陌的麵前晃了晃。

“誒,你還好嗎?”

淩陌眼睫動了動,斂迴心神。

“怎麼了?”

看著她回過神來,林書傑鬆了一口氣。

“是你突然間怎麼了?”

“冇有啊。”

林書傑歎了一口氣,不想與她爭辯如此無趣之事。

“本公子可以確定,府上的這位大夫不會陷害於我。”

“我何時說是他了?”

“那你剛纔……”

林書傑對上她的眼眸,頓了頓神。

暖陽落在屋內的地麵上,對映出她眼眸裡細碎的光芒。

原來她不懟人的時候,竟是這般的好看。

倒是有了幾分小家碧玉的感覺。

“算了,你這智商,應該跟你家林玉薑相差無幾,想不出的了。”

淩陌失望的搖了搖頭。

林書傑還冇回過神來,冇有細聽淩陌的話。

“是你現在蓋著的棉被。”

淩陌歎氣,等著林書傑的反應。

半晌,冇有任何的聲響。

淩陌抬眸,看到林書傑還是愣著。

“你,該不會被嚇怕了吧?”

“嗯?”

林書傑從喉嚨處發出一聲。

“林書傑,你有冇有聽啊?”

淩陌雙手叉腰,瞪著林書傑。

她這麼辛苦地幫他,竟然還忽視她。

這口氣,倒是有些不順。

“你……我……”

看到她這個有些生氣的模樣,林書傑又愣住了。

女子,還真是多變。

“你這張棉被,是入秋才新換的吧?”

“自然,我們林家一向如此。”

“那就是這次病情的問題所在。”

林書傑陷入沉思,這點小事,他的確冇有留意。

“兄長,淩姑娘,玉薑可以進來嗎?”

林書傑看了一眼淩陌。

“進來吧。”

很快,林玉薑就匆匆忙忙地進來了。

她的氣息,還有些不穩。

“兄長,淩姑娘,玉薑的確查到了蛛絲馬跡了。”

“玉薑,先坐下,休息片刻,再慢慢道來。”

淩陌拉過另一張椅子過來。

林玉薑點頭道謝,坐下了。

隻是一會,林玉薑的氣息已經順了些。

“剛纔玉薑詢問了些下人,果然查到了些訊息。”

“今年購入的棉被,的確不同了。”

一直以來,林家仆人眾多,但負責不同事務,都是固定的人。

而且都是老人,都是可靠之人。

但就在前一段準備入秋的時間,府上一直負責林書傑的大夫,還有負責購入物品的老婦,都是突然事情,回去了鄉下。

“冇想到,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這次的棉被,的確跟以往的相比,不同了。”

林玉薑短短的時間,隻查到了那間店鋪,但還冇來得及出去詢問。

這件事情,並不是小事,所以林玉薑不敢耽擱,趕緊過來告訴兄長。

這些年,林老爺年紀大了些,身體也不比以前健朗了。

所以林玉薑嫁入顏府之後,林老爺就把林府上下所有的事務都交給了兄長林書傑管理。

這不,林玉薑就趕緊過來稟告了。

“那這樣,我出去那店鋪問問吧。”

淩陌站起身來。

“不用。”

“不用。”

林書傑還有林玉薑同時說出口。

“為何?”

淩陌有些不解,她是個陌生的臉孔,照理來說不是更好嗎?

林玉薑跟林書傑,一時之間都不知如何回答。

林書傑是怕此事危險,怕淩陌獨自一人會受傷。

而林玉薑則覺得,要是什麼事情都交給淩陌,她會生氣,然後把之前的事情都說出來。

所以她這次做事情才如此積極。

就是為了讓淩陌心裡舒坦些。

林書傑清了清喉嚨,嚥了一口唾沫,纔開口。

“一個女孩子家出門,會有危險的。”

淩陌目瞪口呆。

不至於吧。

不過,她很快就想通了。

林家這麼多人,所以他們出門的時候,會有很多家丁跟著吧。

也難怪林書傑會有這樣的想法。

“冇事,我跟寒水出去就行。”

淩陌說完,直接往門口出去了。

“你……”

林書傑話都還冇說出口,淩陌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不見了。

林玉薑看了一眼,也冇有再理會剛纔那件事情。

“兄長,你冇事了吧?”

林書傑冇有回答。

林玉薑歪頭看了看,她的兄長怎麼了。

很少見到他會有發呆的時候。

林家的生意,全交在林書傑的手上。

一開始,林書傑根本應接不暇。

而且,因為當時林玉薑堅持嫁入顏府,而林家長子並未成親。

當時,有了不少的流言蜚語。

礙於他們林家的地位,留言很快就冇了。

但是也是因為這樣,林家的門檻都快被媒人踏破了。

但林書傑卻一個都冇有中意的。

林玉薑覺得,她兄長是因為林府的生意而忙碌,根本冇有心思放在這邊。

但爹孃年紀已大,但心裡都希望長子能快些成親。

“兄長,是玉薑不好,耽誤了兄長的終身大事。”

“玉薑,你知道寒水是什麼人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