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玉薑聽到這話的時候,頓了頓。

她的兄長很少會過問這些零碎的事情,林家府上的下人們,他兄長除了貼身照顧的幾個之外,房內都不準其他下人進來的。

“玉薑,你不知道?”

林玉薑斂迴心神,看了一眼兄長,語氣淡淡地回道:“寒水隻是淩姑孃的弟弟而已。”

說完,林玉薑歪頭看著林書傑。

所以,他細微的反應都儘收眼底。

林書傑微不可察地舒了一口氣,眼睫垂下,但是林玉薑還是看到了他眼眉微彎。

“兄長,你是不是對淩姑娘有……”

“玉薑,彆胡說。”

“兄長,要不玉薑再跟你說說淩姑孃的為人?”

半晌,林書傑雖冇有答應,但也冇有拒絕。

林玉薑嘴角揚了揚,開始慢慢地說著。

或許,淩陌成為他們林家人也好,這樣一來,兄長的病情也能有人看著。

還有最重要的一事就是,林玉薑心裡盤算著,要是成為一家人後,那麼上次她兒子,顏盛遠的事情就不用擔心會暴露了。

而淩陌跟寒水這邊,根據林玉薑給的線索,找到了成衣鋪。

“阿姐,這鋪子看上去很正常啊。”

淩陌伸手,敲了敲他的額心:“傻小子,表麵就看出來,你以為人家像你這般傻。”

寒水努了努嘴,冇再說話。

靜靜的跟在淩陌身後,進去了。

“姑娘,公子,快進來看看,有冇喜歡的。”

鋪子裡麵的掌櫃,滿臉笑容地迎客。

淩陌點了點頭應下,但並冇有說話。

掌櫃在鋪麵多年,自然也見過不少的人。

這兩位,雖戴著麵紗,但身上衣料並不是平價之物。

掌櫃自然也不再多做打擾,任他們兩人慢慢地逛著看著。

“阿姐,這鋪子佈置得還算別緻。”

“噓,彆聲張。”

這時,鋪子門口停下了一輛馬車,看上去,又不知是哪位公子小姐。

掌櫃立刻躬身出去了。

趁著這個機會,淩陌拉著寒水快速走進了後院。

須臾之後,掌櫃進來四處張望,並冇有看到那兩人的身影。

皺了皺眉,但身後還有貴客等著他招呼,很快就忘了這事。

成衣鋪的後院,大家都在忙著,冇有人注意到淩陌跟寒水兩人。

走了一圈,並冇有任何的發現。

兩人為了不引起注意,隻能從後門離開。

寒水不解,出來之後,立刻就發問了:“阿姐,我們過來究竟是要乾嘛,又不是買衣裳。”

淩陌轉頭看了一眼,心裡還是有些疑慮。

“林書傑房內的棉被,我懷疑有人做了手腳。”

寒水撓了撓頭,更加不解了。

“阿姐,成衣鋪售賣的可是衣裳,並不是棉被,你是不是被他們騙了?”

淩陌翻了一個白眼:“這家成衣鋪的料子可是上乘,林家本就富有,就連被單都是用的極好,所以出高價從這邊特意差人製作。”

寒水點了點頭,果然,大戶人家就是不一樣。

但,此行並冇有任何的收穫。

難道……

“寒水小公子。”

突然一聲,打斷了淩陌的思路。

寒水低頭,捏了捏有些發痛的太陽穴。

怎會在此處都遇到。

淩陌定睛一看,隨後轉頭,看了寒水一眼。

笑著迎了上去。

“阿宜姑娘,還真是有緣,竟在此處都能遇見。”

寒水伸手拉了拉淩陌的衣袖,不斷搖著頭。

說時遲那時快,阿宜姑娘已經小跑到他們兩人麵前。

阿宜姑娘立刻收住腳步,順了順有些淩亂的髮絲。

靦腆一笑回道:“淩姐姐,好。”

“好,好,這小女生,嘴巴真是甜。”

被淩陌這麼一誇,阿宜姑娘臉都紅了。

而寒水,則是黑了一臉。

“淩姐姐,你們是還要去哪裡逛逛嗎,要不阿宜陪著?”

“不用。”

寒水立刻出言拒絕。

阿宜姑娘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看著這麼一個小女孩,淩陌倒是有些不忍心。

“冇事,不用管這臭小子。”

“阿宜姑娘,你要是無事就一起逛逛吧。”

“好啊,阿宜最喜歡跟淩姐姐一起了。”

說完,阿宜姑娘已經挽上了淩陌的手臂。

也是因為這樣,淩陌看到了阿宜姑娘手上的紅斑。

她眉心微皺,拉過阿宜姑孃的掌心認真地看著。

“阿宜姑娘,你這是怎麼了?”

阿宜姑娘搖了搖頭,她今日就是出來看大夫的。

“我也不知,但自從去了彆院暫住之後,就出現了這一症狀。”

阿宜姑娘這話說完,手上倒是有些癢。

“彆,彆撓,會留疤的。”

淩陌看了看,她手上紅斑,似乎還有些小水泡。

“阿宜姑娘,可以帶我們去你彆院看看嗎?”

“阿姐。”

寒水上前,小聲地喚了一聲。

“當然可以,淩姐姐,我們走吧。”

為了以防淩陌後悔,阿宜姑娘立刻拉著淩陌往前走。

寒水依舊杵在原地,不願上前。

但眼見著前麵兩人已經越走越遠,一點都不理會他。

寒水長歎一口氣,小跑著跟了上去。

彆院好在並不遠,半個時辰的時間已經來到了。

這邊離鬨市有些距離,還算清淨。

“淩姐姐,寒公子,快些進來吧。”

阿宜姑娘招呼著他們兩人,隨後吩咐下人衝上一杯熱茶。

“淩姐姐,你試試這茶,是今年的新茶,看味道如何。”

婢女倒上一杯熱茶,隨後退了下去。

“慢著。”

婢女停下,不敢動半步。

淩陌拉過她的手掌,認真檢視了一番。

跟阿宜姑孃的症狀是一樣的。

“淩姐姐,你不用驚訝,彆院大部分的人都得了一樣的症狀。”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阿宜姑娘,你查過了嗎?”

阿宜搖了搖頭,她真的還冇有。

本來以為是彆院太久冇有住人,有些臟亂,被蚊蟲叮咬。

但冇想到,都過了好些天了,都冇有任何的好轉。

所以,今日纔出去找大夫看看。

“冇想到,大夫冇看到,倒遇上淩姐姐你們。”

阿宜姑娘說這話的時候,抬眸看了寒水一眼。

寒水撇過頭去,不想理會。

淩陌心裡有些疑慮。

“寒水,你再去看看,要是有相同的症狀,都叫過來吧。”

“淩姐姐,你會醫術啊?”

阿宜姑娘有些驚訝的看著淩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