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陌點了點頭。

“阿宜姑娘要是不介意,我可以……”

“當然不介意。”

阿宜看到寒水已經出去,她湊上前,在淩陌耳邊小聲地說:“淩姐姐會醫術,那寒水公子應該也會吧。”

淩陌看著她,好像知道了她心裡的打的小算盤,笑著點了點頭。

“那淩姐姐,可不可以讓寒水公子幫阿宜看病啊?”

“要是阿宜姑娘不介意,我當然不介意。”

“自然不介意的。”

阿宜說這話的時候,眼眸裡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芒。

“淩姐姐,你以後喚我阿宜就行,熟稔些。”

“行。”

說完,寒水領著幾個婢女進來了。

“阿姐,就這些人了。”

“好。”

“你們在這裡稍等。”

淩陌走到側廳後麵,手腕微動,掌心出現藥膏。

隨手就放進了腰包裡麵。

然後,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

阿宜的眼光鎖在寒水的身上,根本就冇注意到淩陌這邊。

淩陌走過去,從腰包掏出一貼藥膏,放在寒水的掌心中。

“好好為阿宜看看。”

“阿姐。”

寒水正想挪步,卻被阿宜一把拉住了。

“寒水公子,淩姐姐剛纔說了,讓你幫我看看。”

“我,不行。”

“阿姐。”

寒水再次喚道,語氣有些求助般。

但淩陌頭也冇抬,直接說:“寒水,我這邊很忙,你就當幫阿姐了。”

“是啊,寒水公子,淩姐姐可要幫好幾個人看呢。”

寒水冇有辦法,隻好應下了。

“其實冇什麼,藥膏你就自己塗吧。”

寒水打開藥膏的蓋子,放在了阿宜的前麵,則轉過身去。

阿宜笑了一聲,也冇有再糾纏下去。

畢竟,這次寒水的反應可比上次好多了。

慢慢來,總會越來越熟悉的。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所有相同症狀的人,淩陌都認真看了。

要是她冇有猜想錯誤的話,是某一種藥物所引起的。

這想法,很快得到了證實。

經過淩陌跟寒水在彆院的一番查證,終於發現了端倪。

這症狀,並不是出自於阿宜的彆院。

經過詢問,原來是一名婢女染上回來的。

原來,彆院一直都甚少有人居住,所以下人們偷摸出去,賺取多份工錢。

據這位婢女交代,上次在成衣鋪那邊當差了一個月的時間。

“聽聞阿宜小姐要過來彆院居住,我就立刻回來了。”

婢女磕下頭求饒:“阿宜小姐,小的知道錯了,彆把趕出去。”

阿宜歎了一口氣,其實對於這件事情,她也冇什麼想法。

畢竟也冇影響到她什麼。

“算了,下不為例。”

“謝謝小姐,謝謝小姐。”

阿宜覺得有些心煩,看著淩陌問道:“淩姐姐,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淩陌點了點頭。

她還冇有問清楚呢。

又一炷香的時間過去,淩陌終於問出來了。

原來之前,這婢女在成衣鋪就是負責修整棉花之工序,而那次的成品棉被,就是林家的訂單。

婢女還說,當時她就覺得奇怪,為何棉花會散發出一股奇怪的味道,而且濕度還很大。

但礙於她隻是當差,不敢過問。

婢女還說,由於這差事她臨時不當了,成衣鋪一開始答應的工錢,並冇有給足她。

她心裡不悅,所以偷偷摸摸拿了些棉花回來,以抵缺少的工錢。

淩陌神色有些緊張:“那些棉花,在何處?”

“有一些已經做成帕子,這段時間,就是用了這些帕子擦手,所以纔出現了這些症狀。”

阿宜眉心緊皺,原來並不是蚊蟲啊。

“那還有一些呢?”

淩陌追問下去,要是還有,她應該能查出是何種藥物所引起的。

婢女皺眉尋思,一時間想不起來。

半晌之後,終於記起了些。

淩陌立刻吩咐她過去拿過來。

看著婢女出去,寒水上前問道:“阿姐,要準備些什麼嗎?”

“一盆水,試驗一下就一清二楚了。”

寒水自然懂淩陌話中的意思,他們醫仙穀還有一絕活,隻要少許內力,就能驗毒。

現在淩陌不方便,所以自然要寒水代勞了。

一盞茶過後,婢女帶著棉花回來了。

而寒水,也緊跟隨後進來了。

棉花落水,完全浸泡在清水當中。

自然,在外人眼裡看來是一盆清水。

但在淩陌跟寒水的眼中,就不是清水這麼簡單了。

眨眼之間,水麵浮出了一些粉末。

淩陌用銀針挑起粉末,驀地,銀針變黑。

“果然。”

阿宜捂住嘴巴,詫異萬分。

“這,居然有毒。”

“那林家公子……”

後麵的話,阿宜冇有再說下去。

淩陌轉頭,看著阿宜:“阿宜,這件事情,能否先幫忙保密?”

阿宜點了點頭。

她一向不是多嘴多事之人,並不會輕易說出去的。

更何況,是淩姐姐吩咐的。

淩姐姐的意思,也就是寒水公子的意思。

她,自然是會守諾的。

很快,淩陌與寒水,跟阿宜告辭之後,趕往林家。

兩人腳步加速,很快就回到了。

纔剛踏進林家大門,立刻有人匆忙迎了上來。

“淩姑娘,你回來得正好,我家大公子又發病了。”

下人說完,已經走在前麵。

“淩姑娘,快隨下人去吧。”

才進到林書傑的房間,淩陌的怒氣就上來了。

她明明交代,不能再用此棉被,怎麼還是冇換。

“不是說了嗎,這棉被不能要,你們當耳邊風嗎?”

林書傑劇烈地咳嗽,攤開掌心一看,又是一灘鮮血。

眾人驚慌,跪在地上。

淩陌著急的把銀針拿出來,轉頭,那些人居然還在跪著,還冇換下。

心裡怒火更加上升起來了。

“你們,是想要看著你們家林公子冇命吧?”

淩陌這話,嚇得下人們立刻磕頭。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啊。”

“不敢,還不快撤掉。”

“是。”

下人們慌慌張張站起來,手腳發抖的拿走了所有的棉被。

林書傑臉色蒼白,冇有一點血色看向淩陌。

冇想到,她竟如此這般擔心緊張自己。

淩陌上前,一手扯開林書傑胸前的衣裳。

銀針快速落入穴位,緊接著第二針,第三針……

隻過了一小會,林書傑又開始咳嗽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