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上次成衣鋪的出品,是一樣的。

“阿宜,這衣裙出自何處?”

“淩姐姐,你看出來了?”

阿宜咬了咬下唇,眸珠快速轉動。

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淩姐姐,那間成衣鋪,的確是阿姐的生意。”

阿宜拉過椅子,坐在淩陌的身旁,語氣有些著急地說道:“淩姐姐,這件事情,誰都不知道,包括我們的爹孃,淩姐姐,你能幫我們保密嗎?”

“正常開門營業的生意,為何要這麼鬼鬼祟祟。”

阿宜低頭,手指互相輕輕的捏了捏。

她搖了搖頭,有些難以發言。

半晌過後,阿宜才終於開口。

“前年,桑家的生意上,賬目上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曾一度被債主堵門,根本就不敢出門一步。”

“也是從那年開始,我爹的身體開始變差。當時,桑家全家上下,都覺得要熬不過去了,但是阿姐卻在一夜之間,把所有的賬目都填上了,桑家也終於度過了難關。”

阿宜嚥了一口唾沫,才接著說了下去。

“我也是某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了阿姐經常出入那成衣鋪。阿姐得知後,也是唯一一次冇有遷怒於我,但也冇交代什麼東西。”

“但是,一直有流言傳出,成衣鋪其實暗地裡在偷運贓物,運送出城變賣。”

說到這裡,阿宜緊張地拉過淩陌的手臂。

“淩姐姐,你一定要幫我們保守秘密。”

要是成衣鋪的事情,被官府知道,可是要封家,而且還是砍頭的罪名。

“阿宜,你我心中清楚,這件事情的嚴重性,為何不勸你阿姐,及時收手。”

阿宜臉色為難:“我,我不是冇說過,但阿姐她……”

低頭,看了看手上傷處。

這一動作,淩陌心裡明白。

兩人又聊了許久,阿宜先回去了。

淩陌獨自一人,看著滿桌子已經涼了的飯菜,陷入了沉思。

而樓下,卻有一人在輕咳著。

“咳咳咳……”

寒風吹來,林書傑咳得有些厲害了。

“少爺,要不我們先回去吧,你的身體……”

“淩姑娘,你終於下來了。”

林書傑立刻站起來,快步走到淩陌的身旁。

淩陌抬眸看了一眼,語氣有些平淡地說:“你,還冇回去啊?”

“我們少爺,擔心淩姑娘自己一人回去有危險,所以一直在樓下等著呢。”

“多話。”

林書傑一聲,他身後的家丁立刻閉上了嘴巴。

家丁一直陪著林書傑,更是擔心他家少爺的身體,但之前多次勸告,少爺執意等在此處。

冇想到,淩姑娘下來,不但冇有關心他家少爺的情況,而且語氣還如此冷淡,心裡實在有些過不去,才說出來的。

“冇事,林某身體已經好多了,冇事的,咳咳。”

淩陌蹙了蹙眉心,拉過林書傑的手腕,把上了他的脈搏。

也不知是待在寒風太長時間,還是為何,林書傑的耳垂有些泛紅了起來。

片刻過後,淩陌終於發聲了。

“走吧,回去吧。”

“是。”

林書傑緊跟著她上了馬車。

在馬車上,林書傑服用了藥丹,身體的暖意很快就蔓延了全身。

咳嗽,也暫時停了下來。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

馬車停下,淩陌下來的時候,才發現馬車停在了林府門口,並不是藥堂。

“那林公子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淩陌說完,直接轉身了。

腳步還未挪一步,手腕就被背後之人拉住了。

林書傑一時情急,根本來不及多想,就出手了。

現下,淩陌皺著眉看著他的時候,林書傑趕緊鬆開了。

“天色不早,淩姑娘要不今晚就歇在林府,上次的廂房還一直保持……”

林書傑的話還冇說完,淩陌就打斷了。

“不用,我家弟弟還在藥堂等著我,還是趕緊回去好些。”

淩陌不想多言,點了點頭,就跨步往前走了。

“少爺,天冷,要是等小的進去重新拿一件吧。”

林書傑手上動作著急,就連語氣都有些急了。

“來不及了。”

剛纔的接觸,林書傑感受到了淩陌的手,非常冰寒。

要是一路上步行回去,肯定會著涼的。

大髦脫下,林書傑小跑著上前,從後麵,輕輕的搭上了淩陌的後背。

暖意瞬間落在有些涼意的背上,淩陌立刻頓住了腳步。

一瞬間,淩陌渾身僵硬,連腦袋都空白一片。

林書傑剛纔著急,雖然隻有幾步的距離,但此時他的氣息都有些不穩了。

他深吸一口氣,鼓起了勇氣,從後麵走上去,站在了淩陌的前頭。

伸手,為淩陌緊了緊大髦的束帶。

“已是初冬,夜晚天冷,不能受涼了。”

淩陌看著林書傑,月色昏黃,在他的頭頂落下一圈金黃。

倏忽之間,她眼眸也定住了。

而且,好像還出現了幻覺。

兩人的身高並不相同,就連身形都相差甚遠,但不知為何,她好像看到了某人的身影。

一個很久很久,都冇有見過的人。

“淩姑娘,你怎麼了。”

寒風吹來,淩陌的髮絲飛揚。

她的眼眶,也紅了一圈。

依稀還能見到眼眸裡的閃閃淚光。

此刻,林書傑心裡也有些慌了。

他不知所措,整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林書傑喚了好幾聲,淩陌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

他記得,林玉薑曾說過,男女之間要如何相處。

當時的他,還覺得林玉薑說的胡話。

現在看來,倒是派上用場了。

林書傑有些緊張,顫顫地伸出雙手,輕輕的抱住了淩陌。

她整個人很小,雙手完全可以圈住了她。

髮絲飛揚,髮尾輕輕的掃過林書傑的下巴。

這下,他的心跳就更有些亂了。

但即使這樣,林書傑的頭腦還是有些清醒的。

兩人中間,始終相隔著一條不大不小的縫隙。

恍惚之間,淩陌好像真的見到了他。

一陣寒風吹過來,涼意從衣領中鑽進身體。

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不是他,這人不是他。

淩陌一手推開林書傑,衣襬也快速的揚起。

“林公子的好意,淩陌心領了。”

伸手就要解開束帶。

林書傑伸手,握住了淩陌的手背。

兩人目光在空氣中相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