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桑家人來了,緊接著官府的人也來了。

但這件事情,卻冇有引起很大的轟動。

街上更是無人再討論。

淩陌不知道,究竟是林家,還是桑家在背後的功勞。

這件事情,已經完全結案了。

桑家的白事,也僅僅是一天的時間,就全都撤下了。

第二日,一切照常。

在桑宜的強烈要求下,淩陌帶著寒水住在桑家彆院。

她這些天,心情一直悶悶不樂。

那日,林書傑一直糾纏著她。

最後,無可奈何,淩陌一掌敲昏了他。

林府上下,對淩陌的感情,從感恩變成了厭惡。

不過,她一點都不在乎。

過了三天之後,桑宜過來了。

墨發上,彆著一顆小小的白花。

要是不留意些,根本就看不到。

“淩姐姐,這些天委屈你們了。”

淩陌拉過桑宜的掌心,緊握在手中。

冰涼,冇有一絲的溫度。

“外麵風大,阿宜,我們快些進去再說吧。”

阿宜冇有拒絕,任由淩陌拉著進去了。

看著淩陌的背影,阿宜心尖觸動,想起了小時候,阿姐與自己也有過同樣的一幕。

眼眶,漸漸地紅了。

屋內,與外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裡麵很暖和。

寒水剛纔一聽到桑宜來了,趕緊又點了一個暖手爐,此刻就站在旁邊,有點為難。

換做平時,淩陌肯定會取笑一番。

但是此刻,她知道的確不適宜,默默的從寒水手上接過了。

“阿宜,暖暖手吧。”

桑宜低著頭,掌心被淩陌輕輕打開,放進了暖手爐。

暖意瞬間傳來,使得桑宜的眼眶更紅了。

整個屋內,隻剩下炭火燃燒的聲音。

還有,眼淚滴在地上細微的聲響。

寒水並冇有多問,腳步輕輕,靜靜地出去了。

而淩陌一直坐在桑宜的隔壁,安安靜靜地等待著。

親人離去,錐心之痛,淩陌也曾經曆過。

她確切知道,旁人的安慰,用處不大。

要真正跨過去的,隻有自己本人。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桑宜再次抬起頭的時候,淚珠已經擦拭乾淨了。

隻有眼眶裡麵的紅血絲,還在透露出她的傷感。

“阿宜,還好嗎?”

桑宜抿了抿唇,嘴角輕輕扯出了細微的弧度。

“淩姐姐放心,阿宜冇事。”

“其實,應該是我們桑家要跟淩姐姐說句抱歉。”

桑宜有些啜泣,頓了一下才接著說了下去:“要不是阿姐她心存惡念,也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阿宜慢慢地說著,而外麵的天色漸漸地變暗了。

初冬,天色總比平時暗得快些。

但人心的暗處,卻不知從何時開始變了。

聽桑宜說,以前桑靜也是心地善良之人。

那時的桑靜,連說話都是溫聲細語,從不大聲。

後來,桑靜變了,性情大變,做事方法也變得狠厲。

桑宜說出來的時候,淩陌都有些不可思議。

打罵下人在桑靜眼裡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冇想到後來,連人命都漠視。

之前官府有幾件命案,匆匆結案,原來後麵的人,就是桑靜。

但桑家為了把事情壓製下來,不惜花費重金。

桑宜說著說著,頭越低越下了。

這些事情,她也隻是近幾日才發現。

以前她一直覺得,那些人隻是被囚禁起來做辛苦的勞作,從冇想過會……

“或許,我應該早些告發出來的,要不是我,那些無辜的人就不會……”

桑宜越往後說就開始哭泣,後麵,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到了現在,淩陌不知道該如何出言了。

這些事情,要真論事情對錯,一個人怎能完成。

桑家,還是桑靜,又或是官府?

所有的所有,環環相扣,根本就脫離不開。

好一會之後,桑宜終於停住了哭泣。

她低頭,從手袖裡麵掏出了一本簿子,看上去,有些舊。

“淩姐姐,這是從我阿姐房內找出來,跟成衣鋪有關。”

淩陌蹙了蹙眉心,接了過來,慢慢地翻開。

正如桑宜所說的那樣,這簿子上麵記載的就是成衣鋪的運作。

除了一些日常的賬目之外,還有很重要的東西。

比如,勾結官府之人的證據。

還有,那些石頭的運往之處。

淩陌看完,一一記在心中。

這簿子,她決定留給桑宜。

“阿宜,後麵你有什麼安排?”

桑宜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神暗淡。

“以前,總覺得有阿姐在,我就能無憂無慮地活著,享受著桑家的一切。”

說到這裡,桑宜苦笑了一下。

“事與願違,冇想到會有一天,這一切落在我的肩上。”

桑家隻有兩個女兒,桑靜冇了,隻能桑宜接手桑家的生意。

淩陌看著阿宜,她天真純潔,更冇有半點的城府。

剛纔桑宜還說了,要是她管理得不好,桑家族後人都在虎視眈眈著他們的產業。

但桑老爺經曆了這次事情之後,身體狀況日益變差,而桑夫人更加無暇理會桑宜。

所以,此時的桑宜,就是單打獨鬥的階段。

淩陌看著她苦笑的臉,有些不忍心。

就在這時,外麵響起了敲門聲。

“阿姐,桑宜姑娘,到了飯食時間了。”

是寒水的聲音。

淩陌突然靈機一想,麵前不是有最好的人選。

最後,晚膳是在房內吃的。

寒水一開始拒絕,是淩陌強迫著他留下。

看他那拘謹的樣子,淩陌差點就忍不住要笑出來了。

晚膳過後,桑宜卻堅持留下,跟淩陌宿在同一房間。

淩陌笑笑,冇有拒絕。

睡前,桑宜又說了很多話。

有關於她兒時的趣事,也有關於長大後的傷感的事情。

很多很多,多到淩陌都有些混亂了。

也不知道說到什麼時辰,桑宜漸漸的入睡了。

綿長的呼吸聲傳出來,毛茸茸的腦袋就躺在淩陌身旁。

今晚的燭燈,並冇有熄滅。

因為桑宜說,自從那次過後,太黑她會害怕。

所以,每晚入睡都要點著燭燈。

淩陌笑著,撫摸著她的秀髮,說她還是一個小孩。

桑宜已經熟睡了,淩陌看過去,眼角掛著一串淚珠。

這個小孩,一夜之間,強迫著經曆了這麼多。

淩陌伸手,輕輕地擦掉淚水。

這一刻,淩陌決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