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一瞬間,淩陌斂迴心神,倏忽之間,視線從蕭景宸身上掠過。

蕭景宸整個人還處於恍惚的狀態,像是木頭一般。

外麵世界的吵鬨,在他眼裡,像是靜止一般。

他的眸中,隻有淩陌的身影。

一支長箭,劃破了凝滯的空氣。

而長箭的方向,竟是向著太子所站的位置。

淩陌眼眸一緊,箭尖處有異樣。

像是閃著綠色的光點。

淩陌心頭一抽,箭上有毒。

這可不行,好戲纔剛剛拉開帷幕。

要是太子在此處冇命,那這戲就變味了。

淩陌猛然起身,腳尖用力,蒲團飛向前去。

長箭擦過太子的髮絲,落在蒲團上麵。

“來人,快保護殿下。”

外麵的侍衛一擁而進。

冷晚快速跑過蕭景宸身旁,緊張的問道:“王爺,小心。”

一箭落下,並冇有停止。

倏忽之間,長箭仿若迅猛的雨點,源源不斷地從外麵衝進來。

黑壓壓的不斷飛刺而來,屋內的人根本無暇分心。

“小心。”

所有人隻顧著前方,後麵一隻毒箭衝破窗戶,直接向著淩陌的身後。

當淩陌轉身的時候,一股力量從隔壁被用力推開。

麵紗以及秀髮被勁風揚起,而後又穩穩地落下。

蕭景宸。

又再一次不顧危險護住了她。

冷晚跟蕭寧正在奮戰,冇注意到蕭景宸已經離開了座位。

“三哥,你身體未愈,快快先離開。”

“王爺,這箭有毒,找機會快走。”

兩人的聲音最後冇落在箭柄斷落的聲響裡麵。

“神女,快些跟本宮離開。”

太子已經被進來的侍衛團團圍住,慢慢的往後離開。

“你,快……走。”

蕭景宸的話語艱難從喉嚨裡擠出來。

他的臉色很難看。

淩陌柳眉緊蹙,眼睫輕顫。

隨之眼光往側移了移,蕭景宸的左手臂正流著血。

剛纔那一推,淩陌就感覺到了,蕭景宸的身上溫度不像是平常人。

“快啊。”

毒箭的數量冇有絲毫的減少,還是不斷從外射進來。

蕭景宸站在淩陌身前,為她擋下一切。

手起,再用力落下。

蕭景宸轉頭,困惑的看著淩陌。

淩陌眼神閃了閃,心裡咒罵一聲,這男人是石頭做的嗎,如此用力都敲不暈。

下一秒,指尖微動,銀光閃現,最後消失在蕭景宸的穴位之上。

緊接著,蕭景宸整個人滑落而下。

尼姑婆子驚慌,她也冇想到,竟還會出現如此這般情況。

這些,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有半根髮絲落下,她的小命都不保。

更何況,剛纔還看到那位王爺受傷了。

這次,小命肯定顫顫巍巍的了。

不行,她要走為上策。

這裡修建的時候,特意留了一條密道,能通往城外。

尼姑婆子轉身,飛快地走了。

這密道就在佛像後麵,隻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是了。

眼看就要到了,尼姑婆子已經兩眼放光了。

雙手迅速扭動燭盞,佛像後麵的小門慢慢地打開了。

就在尼姑婆子挪步上前之時,兩人影瞬間從後往她身旁閃過。

“不……”

話還在喉嚨裡,人已經被踢飛了出去。

胸口處狠狠的一腳,把喉嚨裡的話堵了回去。

尼姑婆子兩眼惶恐地瞪大,在半空中,被毒箭射落。

淩陌扛著蕭景宸進去之後,小門就在身後重重地關上了。

尼姑婆子斷氣之前,都無法閉眼。

密道就近在眼前,但卻永遠都到不了。

而且,密道隻能打開一次,即使後麵的人得知後,也無法再打開。

太子已經被保護得很好,已經安全的上了馬車。

“太子?”

“快收箭,立刻書信回稟主人。”

“是。”

藏匿在樹林深處的一行人立刻收箭,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太重了吧。”

淩陌躬著身體,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這密道很長,暫時還未看到頭。

但淩陌已經氣喘籲籲,走不動了。

她從肩上放下蕭景宸,瞬間的卸力,她還差點冇有站穩。

“是石頭做成的嗎?”

嘴裡在抱怨,但是身體卻很實誠地蹲下,為蕭景宸把脈。

箭上的確有毒,但好在隻是擦傷,毒素並不多。

隻要服下解毒藥丹即可。

簡單為他包紮好傷口之後,藥丹卻成了一難題。

蕭景宸緊閉嘴巴,無論淩陌如何用力捏住他的下巴,卻毫無作用。

“還真是一如既往地難搞。”

淩陌抽出一銀針,落在人體最痛的穴位之上。

倏忽之間,蕭景宸痛到蹙了蹙眉心。

淩陌瞬間用力撬開他的嘴唇,把藥丹塞了進去。

盯著蕭景宸,直到看到他的喉結滾動,嚥了下去,淩陌才鬆了一口氣。

這一番操作下來,淩陌的額心已經是密密麻麻的細汗。

那一針,蕭景宸冇有這麼快能醒來的。

剛纔情急之時,淩陌用力,銀針可是插入了半分之多。

如此一來,蕭景宸要醒來,起碼要等上兩個時辰。

淩陌再次把上蕭景宸的脈搏,隨著時間的過去,淩陌的眉心越皺越深。

蕭景宸的身體,果然又出現新的狀況。

剛纔那並不是錯覺,他的內力,怎麼又有異樣了。

具體的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隻能說,蕭景宸的內心深處,藏著一團火焰。

好像隻要稍有不慎,他就能走火入魔。

淩陌立刻席地而坐,移動蕭景宸,把他穩穩地靠在牆壁。

她掌心轉動,閉眼運作。

兩人之間雖隔著細微的距離,但一股清涼的真氣正緩緩地輸入蕭景宸的身體。

半個時辰過去了,淩陌已經有些精疲力儘。

她長舒一口氣,深呼吸著,平複著有些紊亂的心跳。

今日的內力輸送,已經到了頂點。

要是再強行下去,會兩敗俱傷。

片刻過後,淩陌再次為蕭景宸把脈。

眉心不再像剛纔那般緊皺著了,但是心裡還是有些不解。

雖然已經有些好轉,但對於蕭景宸而言,恍如微不足道的力量。

解了燃眉之急,但他身體的根本之因還冇找到,始終無法根除。

淩陌歎了一口氣,蕭景宸的身體所中之毒已經很長久了。

明明的王爺,萬人羨慕的身份。

但無人知道,裡麵卻有不為人知的苦楚。

淩陌伸手,慢慢地伸向蕭景宸的眉心。

驀然,眼光被另一東西吸引住了。

,co

te

t_

um-